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一百六十章你有了

第二千一百六十章你有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二千一百六十章

你有了

「呵呵,脾氣太沖有時著實不大好。""

彈窗廣

告是要改,不過,也不能把本質都改了,那樣也不是你葉凡同志的本『性』了。2160

就拿硬來講吧,該強硬的時候也不能軟了是不是?所以,葉凡同志的建議相當的好。

某些同志,是該明白點什麼了。這樣吧,這事,就由葉凡同志去王家谷走一趟,跟王老說叨一下。

解釋一下咱們a組以及上級領導的態度是絕不手軟。」龔開河又扯到這邊來了。

「這事,如果龔頭兒去說和一下不是更有力度。a組領導出馬,那個,態度是不是很明顯。」葉凡也不賴,倒擊在了龔開河身上。

唐浩東同志倒也微微一愣,突然哈哈笑了幾聲還瞄了龔開河一眼,他也不作聲,好像等著看戲似的。

「葉凡同志,你看,我這老臉真沒地兒擱去了。最好還是你去走一趟較合適。再說了,就憑你跟王仁磅的私人感情。還有王老對你的欣賞。講起話來也隨便些。」龔開河乾脆挑明了講了。

「好了,就這麼定了。葉凡同志,你是a組副組長,a組的興衰也有你的一份責任。

目前a組的狀況你是最清楚了,咱們缺少頂尖的高端人才。王成澤同志就是咱們一定要爭取的對象。

你這次去王家谷就肩負著說動王成澤同志入隊的重任。這事沒得商量,只能成功,沒有不可能。」講到後頭,唐『主席』口氣很是嚴厲,根本就沒有商量的口吻了。

「我一定努力。」葉凡站了起來,行了個標準軍禮。

「不是努力,是一定要辦到。」唐『主席』又強調了這一句,把葉老大的路子全堵死了。

「一定辦到,辦不到我搬床棉被就在王老家打地鋪了。」葉凡聲音大了不少。

「行!行!只要能成功,你幹什麼都行!」想不到龔開河同志居然也講出這麼一句有些無賴的話來。

唉,又中套了,葉老大在心裡苦『逼』的嘆了口氣。

「還有,『主席』的意思是準備讓王成澤同志兼一個『主席』顧問的身份。這是他擺在明面上的身份,參照副國級標準享受一切待遇。」龔開河又補充了一句。

「那好,我跟他講明白。百

索快速進入本站」葉凡點了點頭。

「來來來,吃魚蛋,味道不錯。」龔開河事辦成了,一時心情大好。拿起湯匙差點把一大碗魚蛋全塞葉凡的碗里了。唐『主席』也是一臉微笑的看著。

就這一碗什麼魚蛋,老子得磨破嘴皮子了,估計還得遭人白眼,倒霉!怎麼會攤上這檔子事,某人在心裡鬱悶的喊了一句。2160

飯吃過後葉凡直接又去了軍醫總院。

發現病房裡就王仁磅跟肖十六妹倆人,親密得那是不行了。葉凡偷偷的推門進去,聽了許久,發現一個老婆一個老公的叫著,聽得葉老大都有些頭皮發麻,滿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唉,世風日下啊,還沒結婚就這樣叫了,肉麻得很呀。」葉凡陰陽怪氣的說道。

這傢伙施展開鷹眼卻是在隱晦的瞄著肖十六妹的肚皮。發現不是很明顯的有凸起,不過,好像是有些凸起。光憑這個是不可能就能斷定肖十六妹懷孕是否。

「是啊,是世風日下啊。某人跟某女天天窩在紅葉堡,聽說還沒領證呢?這叫什麼來著老婆?」王仁磅看了葉老大一眼,故意的問肖十六妹道。

「未婚同居唄!」肖十六妹也很配合,雙雙聯手反擊起了葉老大了。

「咱們是明媒定婚的,按理講也是半個夫妻了。古代沒有結婚證領,不都是這樣著了。不像某些人,好像這事還沒定下來吧。叫得如此的肉麻,以後,有麻煩了。」葉凡故意的刺激起肖十六妹來。

估計,肖十六妹跟王仁磅想真正的走在一起,估計還有大麻煩的。首先的麻煩肯定就是肖鐵峰那邊了。

肖家跟謝家是世交,雙方父母都希望十六妹跟謝水東兩人能走在一起。王仁磅在他們眼中就變成第三者『插』足的搗『亂』份子了。

而且,這貨又拳打腳踢的鬧騰出這麼一齣戲來。估計,在肖家人的眼中早把他跟地痞牛氓之流擱一起了。

反過來說,王家只是初步對肖十六妹有點印象。如果肖家要拿擺,王家肯定也會惱了。

果然,肖十六妹那臉一暗,嘴唇動了動沒講出話來。而王仁磅卻是狠狠的瞪了葉凡一眼,還拚命向他擠眼球,意思兄弟你不能哪壺不開提哪壺了。

「仁磅,伯母呢?」葉凡問道。

「她早回家了。」王仁磅說道,看了肖十六妹一眼,說道,「都是我的小老婆在照顧著我,很好的。」王仁磅當然是想逗肖十六妹開心起來,故意如此的講。

「你還有大的?」肖十六妹突然瞪圓了眼盯著王仁磅。

「哪敢,咱這輩子只有小老婆沒有大的。」王仁磅趕緊解釋了一聲。

「十六,你跟我來一下,我有點小事要問一下你。」葉凡突然說道。肖十六妹點了點頭跟著葉凡到了外間的會客間。

因為王仁磅住的是高幹病房,這種病房其實就是套房形式的病房地。有正宗的病房,有家屬住的房間,側面還有一個會客室。

主要是給高幹們接待來探病的客人談事兒的地方。高幹們都是高級幹部嘛,就是生病了都得在病房指揮著外邊的工作嘛!革命工作天天干!

見葉凡盯著自己半天沒講話,肖十六妹那臉突然微微有些紅了。她『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