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一百六十一章陰龔頭兒一把再說

第二千一百六十一章陰龔頭兒一把再說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二千一百六十一章陰龔頭兒一把再說

第二千一百六十一章陰龔頭兒一把再說

王仁磅這傢伙還真會搞,一次迷亂中的『辦事』居然搞出一雙包胎來,而且,不是龍鳳胎,是兩男孩。

「記住,從現在起,不能再束肚了,肯定對胎兒有影響的。如果不方便,你盡量少回家就是了。」葉凡交待道。

「嗯嗯!謝謝您葉哥。」肖十六妹從來沒有這樣幸福過,而且,對葉老大那是充滿了感激。

「葉哥,這事,我要不要跟仁磅講講?」肖十六妹說道。

「這事,當然得講。不過,得等我去王家去過一趟再說。」葉凡講道。

「謝謝您葉哥,這事又得麻煩你了。」肖十六妹臉蛋兒一紅,還以為葉老大到王家就是為自己的事。

「我跟仁磅是兄弟,你們的事不能再拖了,總得解決掉是不是?」葉凡說道,其實這貨心裡還微微有愧的。

晚上,葉凡提了兩瓶酒直奔王家而谷而去。

王家人還是相當熱情的,王仁磅的堂弟王魅在路口等著葉凡。這對王家來講就是最高規格的迎客禮了。

當然,一個原因是因為葉凡拚力救過王老。二來就是因為葉凡的能力也不得不讓王家谷刮目相看。

雙方客氣的寒暄過後坐了下來。

王仁磅的父親王成澤手中還是提著一火籠,儘管葉凡心裡怪異極了,但也不好去問人家的事。

「王老,顧懷興等一干胡來的同志全被雙規了。這事,龔頭兒委託我向你們表示歉意。對於這些同志,一定會嚴肅處理的。」葉凡拉開了話匣子。

「事都過去了還講這些幹什麼,而且,仁磅也是有錯在先。..這小子有時就欠揍。

喝點『貓尿』就伸拳頭。這次的事也讓他受點教訓也好。不然,真還以為國家都管不了他了是不是?」王老輕輕的擺了擺手,看了葉凡一眼,說道,「龔組長後面這樣處理是不是有些欠妥了。

仁磅一個普通人,無職無權的怎麼能住進軍醫總院,而且還是高幹病房?這樣子做,會讓人嚼舌頭根子的。」

「呵呵,其實,一點都不欠妥。」葉凡心裡頓時大喜,這話頭的切入點可是來了。

「小葉主任講這話我這老頭子可是不理解啊。」王老說道。

「這個……」葉凡裝著臉上有些難為情樣子,看了王成澤一眼,說道,「王老,王叔,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有什麼話不能講的,到我們家隨便點。再說,你跟仁磅可是好兄弟。就當這裡是自個兒的家就是了。」王成澤突然笑了一笑。

「這個,後頭處理掉顧懷興後讓仁磅去軍醫總院接受治療。他是住在副國級病幹部的病房裡的。這樣,能有力的保障仁磅能接受最好的治療。」葉凡說道。

「副國級,以前我還沒退休前仁磅沾點邊還行。現在,不行了,人老了,退了。可不能讓人講閑話了。」王老臉一正,說道,「明天就讓他轉院到地方醫院去。」

「王老,您看。龔頭兒的意思是能不能聘請成澤同志入隊,實際上就是接替您的位置。

而且,關於這事,唐主席有親口跟我說過。成澤同志如果肯入隊,在名面上將掛著主席顧問的頭銜。

一切參照副國級標準享受各種福利待遇。而且,主席顧問本來就是經過國家正式認可的副國級幹部。」葉凡終於拋出話題來了。

「呵呵,開河同志還真是用心了。」王老淡淡的笑了笑,並沒有表示自己的看法。

「王老您的意思呢?」葉凡只好硬著頭皮逼了過去。(..最穩定,

「這事,成澤,你看呢?」王老看了兒子一眼,問道。

「爸如果同意我就參加。」王成澤居然講出這話來,把主動權又拋給了王老。

「小葉主任,你這『說客』可是當得好啊。」王老呵呵笑道。

「唉,我這命就是苦。我也是被龔頭兒逼的,不然,不來的話又得給扣上一頂不關心a組建設,不關心國家,不賣力工作的帽子。這年月,難啊……」葉凡苦瓜著臉了,自然這貨是在裝了。

「哈哈哈……」想不到王老跟王成澤同志爽笑開了。

「開河同志可是不敢逼你,你要是發脾氣了,估計開河同志還得緩緩是不是?」王老說道。

這時,王仁磅的母親胡梅菊端茶上來了。

「這是羅浮宮特製的宮茶,小葉主任嘗嘗。」王老說道。

「行行,在嘗茶前我想先給王老、王叔,還有阿姨道道喜了。」葉凡雙手一抱拳頭一臉笑容說道。

「喜,仁磅都給打成那樣子了,我傷心還來不及,何來的喜?」胡梅菊略顯憤怒的講道。

「阿姨,這事都過去了。不過,還真有喜事。」葉凡一臉正經講道。

「噢,說來聽聽?」王老好像也來了興趣。

「仁磅就快當爹了。」葉凡突然出嘴,這句話還真有震憾效果。王家幾個人頓時就呆了。

「你說什麼?」胡梅菊首先忍不住了。

「十六妹有了,五個月了。而且懷的還是一對雙包胎,兩個帶把的。

王老,肖十六妹的家庭你可能也了解了一些了。他父親肖鐵峰是防務部部長,軍界大腕級人物。

而肖家原本的意思是想跟謝家聯親。這事,十六當然不肯了。所對,就惹出了檔子事。

王老,您想啊。如果王叔不擔當『顧問』這個職務。要把十六妹迎回王家谷來,有些難度了。

雖說已經是現代社會了,提倡的是男女平戀愛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