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一百六十二章唐的評價

第二千一百六十二章唐的評價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二千一百六十二章

唐的評價

「嗯,很順利,辦下來了

」葉凡臉上閃過一絲喜『色』,說道。soudu.org

「還是小葉同志辦事麻利,同志們都能這樣那咱們的國家不想富強都不行了。」唐『主席』讚賞的微微點頭。2162

「呵呵,我只是干好了本職工作罷了。」葉凡謙虛的說道。

「葉凡同志啥時也學會了謙虛嘛!」龔頭兒『插』了一句話出來,差點噻著葉老大了。

「謙虛,中華民族美德嘛,我一刻也不敢忘了。不過,就是人家有提出一個條件來。」葉凡收斂了笑,說道。

「噢,說來聽聽,只要咱們能滿足的,一定滿足。」龔開河微微一愣,問道。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成澤同志的大兒子王仁磅跟肖十六妹的婚事問題。王老的意思是想請龔組長作個大媒搓合一下這事兒。而且,當時王成澤同志可是一臉嚴肅的講了,仁磅跟肖十六妹結婚的那一天就是他入隊的那一天,正好來個雙喜臨門喜上加喜。」葉凡講道。

「這事容易嘛,開河同志,你這個大媒可是當得值了。到時,肖王兩家看不得都會感謝著你了。」唐『主席』一臉笑意,講道。

「主……『主席』,這事恐怕不容易。」龔開河一聽,那臉上的笑容都沒掉了,趕緊說道。

「不容易,有什麼不容易的。難道王仁磅只是單相思,那這樣的話還真不容易了。」唐『主席』說道。

「不是這個原因,他們倆個倒是好得不得了。王家既然叫我出面當這大媒,那王家一頭已經可以敲定了。就是肖家那一頭有些麻煩。」龔開河臉上閃過一絲苦味兒。

「肖家能有什麼麻煩?」唐『主席』居然也來了興趣,看著龔開河問道。

「肖十六妹是肖鐵峰同志的女兒,聽說原本是要跟政務院那邊的謝勝強同志的兒子配成一對的。

如果成澤同志先入隊,掛了顧問一職,那也可以講跟肖家門當戶對了是不是?

關鍵的問題是人家要等到結婚那一天才入隊。這個很明顯了,咱們國家,某些同志的思想還是停留在門當戶對的時代。

成澤同志不掛顧問一職,肖家又怎麼看得上一個普通老百姓之家。請牢記而且,鐵峰同志也是剛剛擔任防務部部長一職的。

關於王家的事他還不清楚。而王家又是共和國的最高秘密。即便是肖鐵峰同志都不宜知道這事。」龔開河講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其實這事,葉主任出面當這大媒倒是合適。」

「不行不行,這是人家王老的意思。我的份量還太輕了,我自已都還沒結婚,哪能當這大媒?

而且,既然想要拉王成澤同志入隊,那就得讓人家先舒坦著了才是。前次王仁磅影響肯定在王家落下了疙瘩。

如果不及時的消除這疙瘩,就怕這疙瘩長了根發芽了就更麻煩了。」葉凡趕緊說道。

「說起這事我還真想問問你了小葉同志,你個人的事可也不能拖太久了。隨著你的擔子加重,今後還要走向更重要的領導崗位。可是要把婚事也早點敲定下來。這對於你的工作、生活等各方面都有好處。」想不到唐『主席』居然講出這話來。2162

「對對,小葉同志也二十七八了,也到了結婚的年齡了。再爬上去就是大齡青年了。更何況,黨的高級幹部嘛,最好是先結婚比較好。有利於開展工作。」龔開河興哉樂禍的笑了笑說道。

「我抓緊,會儘快解決。」葉凡點頭講道。

「『主席』,您看,這大媒的事?」龔開河看了唐『主席』一眼,說道。

「呵呵,那是好事,開河同志。相信你會順利的完成任務的。這對於你來講就是完成任務了。婚事一敲定,就能為a組建設留來一位超級強者。有這樣的好事的話就是我唐浩東也想多做幾次媒了。」唐『主席』一臉輕鬆的笑開了。把這事敲定在了龔開河同志頭上。

老傢伙一臉苦瓜的點了點頭,說道:「請『主席』放心,保證完成任務。就是為了黨和國家,為了a組建設,我也得把這個大媒給保下來。」

「龔頭兒,給你這麼一講,好像這做大媒的喜事任務比去死亡謎宮執行任務更難似的。這個,太那個了是不是?」葉凡挪喻了一句,頓時逗來唐『主席』哈哈大笑開了。

「你小子,不難你去試試?」龔開河沒好氣的哼了一聲,連小子都給叫出來了,看來,老龔同志是真有些惱火了。不過,唐『主席』卻是在一旁似笑非笑的看著。

「我可是想做這大媒,做成了多有面子。不過,人家王老看不上俺,有啥辦法是不是?要不,咱們位置調個個頭試試?」葉凡說道。

「你小子也別想全脫了,過兩天我有空了去肖家時,你一起去。我正缺一個拎包的。」龔開河突然話鋒一轉,擱出一句話來差點讓葉老大要跳將起來了。

「這個,不妥吧。」葉凡說道。

「嗯,小葉同志去去也好。多一個人多一張嘴嘛!兩張嘴總比一張嘴厲害嘛!」想不到唐『主席』也幫腔了,葉凡還能有什麼話講。龔開河瞪了他一眼,意思你小子整的什麼事,現在咱們拴一條船上了。

「我只是跟班,給首長提包跑腿的。」葉凡講了一句,龔開河同志撇了下嘴差點給氣樂了。

看著葉凡的背影,唐『主席』淡淡笑道:「開河同志,經常有人跟你鬥鬥嘴也挺有樂趣的是不是?」

「經常,沒有,他很少跟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