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一百六十五章到肖家說媒去

第二千一百六十五章到肖家說媒去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我曉得錯了,我會注意的。叔,我錯了!」張一棟低下了頭,眼中卻是閃著的卻是狼樣的憤怒光芒。

「暫時你不要去管葉凡的事了,你現在跟他斗,根本就不在一個級數上面。這次我也是好不容易才保下你了。

以著葉凡現在的特殊位置,如果真惹著他了把材料往那邊的一擱,就是我也保不了你。

幸好,那小子也有所忌憚只是遞給了田江。估計這種結局他也預料到了。

不然,你早完蛋了。好好的休心一段時間,要拿捏他,有的是機會。我不相信他會永遠呆在唐那邊的辦公室。

一旦虎離開了『森林,到了地方,他就是一隻可憐的犬。地方上的事就好辦得多了。」張向東教訓道。

「趙家也真是,居然看著我倒霉都不站出來說一聲。」張一棟有些不滿的嘟了下嘴。

「你要人家怎麼講?就是趙家的虎威就夠了。回去好好的琢磨一下,把腦子放在正經工作上去。一個記大過處分,不用過於擔心什麼。在適當的機會下,比如你立功了,還是可以消除的是不是?這處分是人給你記上的,當然也可以消除嘛!」張向東拍了拍侄兒肩膀給打打氣。

「師伯,你傷還沒全好,不能使太大力了?」葉凡下到費家地庫,發現費青山正光著膀子在賣力的擊水踢石,身上那老青筋是根根畢露。那汗珠子像下雨一般的直往下淌。

「唉,不使力行嗎,我急啊。」費青山皺起了眉頭。

「師伯,您看看這個。」葉凡從手腕上把『幹將,取了下來。

「一個銀鐲子有什麼好看的。

」費青山接過來瞄了一眼,說道。

「你再看看。」葉凡內勁一使,成圓環狀的幹將突然從費青山手中彈了出來。

淡淡肉眼難以見到的銀光一閃,咔嚓一聲·遠隔三十來米的一株花頓時慘遭葉老大毒手。幹將虛影一晃又回到了葉老大手腕上成了一個圓環手鐲。

「以氣控劍,好小子·有得你的。」費青山居然展開了笑容,追著叫葉凡把幹將拿出來他要好生瞧瞧。葉凡沒辦法,又從腕上拿了下來。費青山在手中把玩了良久也沒找到一點門道。

「這個,應該不是方成教給你的控劍法門吧。我們費家沒有這種極端的秘術。」費青山遞還了幹將,問道。

「不是,當時挖一批藥材,藥材沒挖到倒是給挖出來這個來了。」葉凡說道。

「你小子·運道不是一般的好。」費青山眼中居然閃過一線羨慕。

「師伯·這種控劍的法子叫『內息御氣術,,其實就是用內息之氣控物的一種法門。我把這方法給你,你自己琢磨就是了。」葉凡很慎重的一邊說著,一邊從皮包里把法門拿了出來。

如果費青山能在短期時掌控這法子,那對於跟日本橫斷家的比試把握方面又加了一層。這事·費青山為自己的事而傷著了,葉凡心裡有愧。

「唉,好孩子······」費青山愣神了一下看著葉凡,像這種秘術就是兄長肯不肯傳給弟弟都難,不要講一個外人了。費青山有些感動了。

「拿去吧師伯,具體怎麼操作我也說不上。如果琢磨不出來那就是廢紙一張。不過·我希望師伯記下來後把紙給燒了。」葉凡講道。硬是把紙片塞給了費青山。

「那師伯我就厚臉皮了。」費青山痴迷於武功,當然喜歡這種絕世秘術了。

也就沒再矯情的接過後馬上看了起來,不久,閉目想了一陣子立即雙手一搓,那寫有秘術的紙頓化成了碎沙樣廢紙屑隨地庫的暗波流走了。

「果然法門高深,估計一時想掌控很難。」費青山說道,看了葉凡一眼·講道,「如果能練到極至之處,估計,百米甚至千米外取人首級如探囊取物般容易了。好厲害,厲害!」

「師伯·那天我還遇上一件事……」葉凡把幹將飛出去不久返回來的事講了一遍下來。

「肯定遇上絕世高人了。」想不到費青山比葉凡還要激動,整個人站了起來·大聲的講道。

「難道那人功底子比師伯您還要高?」葉凡講道。

「勿用置疑,此人絕對突破十段位了。你的幹將飛走了,就是被此人用雄厚內息之氣給硬性奪走了。

此人如果稱不上高人,你那幹將應該是回不來了,而且,就連你都有生命危險。

此人在幹將這樣的絕世寶劍面前能不貪,那此人非我等可比了。剛才就是師伯我看到你這幹將心裡都閃過了一絲貪念。

葉凡,這就是武學的品德。大凡各行各業都有自己的行品,不顧行品的人上不了什麼道的。」費青山說道。

「可惜他不肯見我。」葉老大也是嘆息不已。

「呵呵,有緣自有見面日。人哪,講究的就是個緣份」費青山倒也豁達,並且馬上說道,「你回去吧,我要專心的研究一下這種『內息控氣術,。如果有心得的話我叫你過來。」

對於費青山的急切態度,葉凡用腳指頭也能想到。

轉眼間到了五月初,剛好遇上五一放假,白天轉眼就過去了,晚上,龔開河來了電話,叫葉凡一起去防務部部長肖鐵峰家裡走一趟。

葉老大雖說極不想去,不過,現在,兩人綁一條船上螞蚱,誰也甭想脫身。因為,這是唐主席拍板的事。

「我說龔頭兒,你自已去去就行了,何必還要掛上一個沒用的。」在車裡,葉凡笑道。

「沒用,你說哪個沒用?」龔開河轉頭問道。

「當然指本人了,你是主帥,我去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