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一百七十五章童家來了幫手

第二千一百七十五章童家來了幫手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二千一百七十五章童家來了幫手

再加上刺繡的束身花腰帶,正宗的瓜子臉,使得這女子充滿了一種怪異的苗家女子的那種野性美,跟城裡姑娘截然不同。..此女,就是湘西排幫如今的掌舵人魚彩雲姑娘。

「童館主,查到砸館人的下落沒有?」魚天峰喝了口茶,伸手在童榮的手掌心上摸捏了一把淡淡的問道。

老傢伙如今也算得上是童家武館的『半子』了,因為,童榮為了報復那天晚上王仁磅砸館之仇。

已經答應跟魚天峰訂婚了。一個才30出頭的姑娘家,而且是童家財團的掌舵人,而要嫁給一個快六十歲的老古董老頭子,著實令童榮心裡不甘。可是老爺都為此事下跪了,童榮沒辦法。

「沒查到,燕京城有著上千萬人口。要查一個人,而且一點苗頭都沒人,著實很難。我們都請了公安的朋友相助調查,不過,直到現在也沒查出什麼來地。」童一鐵一臉陰沉的講道。

童家武館被砸,使得童家武館的聲譽是一落千丈。而跟童家武館有些業務上對頭的一些別家武館當然趁機造謠。

說什麼童家武館惹著了一個超級仇人,誰如果再去的話沒準兒什麼時候那仇人出現就要殺人什麼的。

人家先是砸館,下一步就要人命了什麼滴。反正最近一段時間是搞得沸沸揚揚的,童家武館是人心惶惶。

就連交了學費的弟子也退學了十來個。你武館都給人家砸了說明童家人那點小武術根本就抵不上屁用,那我們還學什麼武,那不是等抽嗎?這股風一起,好多學生都要求退學費了。

「那天不是聽說還有個叫葉凡的什麼主任有講過這種大話,我想,這事是不是跟他有些關聯了?」這時,魚彩雲輕輕拿起碗蓋颳了一下茶葉淡淡的講道。

「應該不會,當時葉主任是講過這話。我想,不過能那位高人就跟葉主任有關係,這個也太碰巧了。

葉主任講三天內要讓童家武館關門,無非是使的是政府一塊的手段。比如,叫稅務的人來查稅,叫公安來檢查什麼設施。

這些是政府官員慣用的一些敲打人的手段。葉主任一個文官,他又不會武?」這時,童家老三童松趕緊說道。

因為,這貨其實是害怕童家再去招惹葉凡。這尊神哪裡是童家惹得起的主兒。

到時葉凡一怒之下,奈何不了童家其它人。可是童松卻是在良橋區任副書記,那還不得被人家拿捏死去。

「是啊,葉凡是政府官員,中辦督查室主任。怎麼可能能認識那種絕世的高人?

那些人,說白了,就是你們所講的江湖上行走的人。我想那樓上打了童丁的高人也絕不會跟葉主任有什麼瓜葛。」這時,四妹童榮也趕緊說道。因為童榮是混商業圈子的。當然曉得政府官員對商人的重要性。

「現在什麼線索都沒有,辜切去找找葉凡也好。沒準兒,看似沒有關聯的事,沒準兒就隱藏著關聯。而且,我們也不可能長時間呆在京城,家裡還有許多事要處理。」這時,魚彩雲說道。

「就這麼定了,明天就去。試探一下也行,咱們把葉凡暗中抓來。即便是沒有什麼關聯。

不過,這小子也太囂張了。居然敢揚言三天內讓童家武館關門,不痛打一頓還行嗎?

打殘就是了,不要打死了。」魚天峰那是相當然的大條,手一揮哼聲道。好像這天下,就是他魚天峰的天下了。

「打殘,千萬別,痛打一頓就是了。就怕到時會查到咱們童家武館來就麻煩了。」童鬆手一抖,差點把手中拿著的茶碗給弄掉在地下了。

「三弟,你什麼時候這麼膽小了。..好歹你也是良橋區區委副書記,怕他一個破主任幹什麼?

再說了,魚前輩剛才也講了是暗中動手。他們這種高人動手不要講公安查不出來,就是叫港九龍的飛虎隊來也沒屁用。」老二童牛清也是一武夫,從來信奉拳頭大就是硬道理這句至理名言,他是兇巴巴的講道。

「人家是中辦主任,就是咱們良橋區的鄭明水書記都惹不起的主兒。我看,還是算啦。跟他計較什麼?到時節外生枝就麻煩了。」童松還是硬著頭皮勸道。

嘭……

桌子終於被魚天峰一巴掌拍得茶水四濺,這老傢伙哼道:「怕這怕哪的還報什麼仇。小榮,我們回去,真沒勁!」

「三弟,別亂講了。就這麼定了,按魚前輩的話去做就是了。只要這事咱們童家武館的人不出面。

他葉凡即便是今後想報復也找不到證據是不是?再說了,這京城,一個正廳級的小幹部也不能說是支手遮天了。」童一鐵趕緊說道,就怕這老傢伙一氣之下甩袖而去。

眼見的靠山又跑了,而妹子還**了,那不是賠了妹子又失財,真是虧大發了。

第二天晚上,葉凡又開著車子直奔寒潭而去。

剛下了高速,車子盤旋在半山之間時,前方突然亮來了刺耳的燈光。一看,好像是兩輛大貨車都壞了,把整條路都給堵死了。

葉凡減速後輕輕的停下了車子,正想上車時,車窗戶突然被什麼重砸了一下。一道非常粗猛的聲音喊道:「下車,下車!」

陳嘯天那眉頭一皺就在出手,不過,葉凡向他使了個眼神。兩人打開了車門,發現六七個穿著苗族服飾的人正冷冷的站在車旁。

「把他們倆帶那邊去。」一個全身苗族繡花衣服的女子手一揮哼道。

「幹嘛,你們是什麼人?」葉凡故意裝著有點慌張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