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一百八十五章完勝

第二千一百八十五章完勝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想一個人扛過兩個人,那是絕不可能有翻盤的機會。e^看家這一伙人心裡都有些悲涼。李嘯峰的眼圈有些紅了,但是,他還是定定的望著葉凡。

就是少林的智野大師也是一臉略顯悲壯的看著葉凡,這老和尚,他是恨不得自己捋胳膊上陣大打一場。

不過,他心裡已經做好了葉凡敗了後,智野將向橫斷家提出明年再戰的心理準備。

同時有這個心思的還有費青山的幾個九段好友們。2185

「啊……」想不到葉凡跟橫斷久賀,三個人居然同時叫了一聲,三隻拳頭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嘭……

葉凡倒退了十幾步才穩定住身子,這是必然結果。而橫斷久賀兩人只是退了三步就停住了。兩人對望了一眼,心裡雖說也是一驚。但同時,兩人心裡也是一喜。

他們可以肯定,葉凡最多九段開源之階。這下子兩人放心了。拿下葉凡,那是鐵定的了。

兩人都存了等下子要好好戲nong這年青人一把的心思。而且,兩人暗中打了個手勢,意思是,今天一定要把葉凡這位年輕的九段留在這擂台上。華夏人的jing英,絕對要儘早消滅在擂台上。

「華夏葉凡,你可敢跟我們倆定下生死契約!」橫斷久賀突然出聲喊道,中氣十足,全場都聽得見。

這個,老傢伙是明擺著今天要讓葉凡下不了擂台了。而且,老傢伙很yin,叫葉凡就叫葉凡嘛,居然在前面還要加上一個『華夏』兩個字。

這個,含意可就深刻了。意思是你不應戰就代表著華夏敗了。你現在已經不是代表個人,而是代表華夏。老傢伙在

i葉凡上勾。

「橫斷小狗,你丫的這麼yin,葉鷹王,不要同意。不要同意!」華夏這邊人全叫了起來。

大家都曉得了橫斷家的yin謀,當然不願意看到葉凡不小心頭腦發熱應戰而永遠倒在龜島的擂台上。

「葉凡不可!」就連費青山都趕緊叫了一聲,他又噴了一口血。

「葉哥哥,不能!」費蝶舞急得哭著大叫道。

「凡仔,不可,你還要跟我一起等著方成回來。我不想方成回來見不到你。」師母蘇留芳眼圈紅著喊道。

「鷹王,不可!」就連先前跟葉凡較過勁的胡道長扯著他那破鑼嗓mén也叫了起來。較真歸較真,但有關國家的時候,咱們華夏人全是同一條心的。

「鷹王,留得青山在,明年再戰。」有人喊道。

「東亞病夫又冒頭了,哈哈哈……」橫斷小田郎猖狂的大笑開了。

東亞病夫。

東亞病夫……2185

這時,這喊聲,一làng高過一làng,橫斷家的助威團的聲音倒是蓋過了華夏助威團了。

「簽!」葉凡的聲音突然在擂台中央響起,全場頓時震驚了,現場安靜得很。

大家都獃獃的看著葉凡,就是橫斷家人也發愣了。心說怎麼可能,這不是傻子嗎?

「葉凡,你要考慮好了!」這時,智野大師的聲音如宏鍾一般響起,他是施展了佛家的獅子吼想叫醒葉凡,他認為葉凡有些頭腦發熱了。

「想好了,簽!」葉凡表情平靜,掃了全場一眼,說道,「拿契約來!」

智野大師無奈的點了點頭,智野大師跟頓田五十二作為證人也在契約上籤了字。

「年輕人,我頓田有些佩服你了!你,當得起華夏兒郎這稱號。費家的新鷹王,果然有氣概。」頓田五十二居然講了這麼一句話出來。不過,大家曉得,也許,今後,再也見不到這位驚才yànyàn的天才了。今天,他,鐵定倒在龜島的擂台上。

葉凡簽完字後突然哈哈哈狂笑三聲,把那筆往空中一拋,笑道:「我葉凡的家人就jiāo待給你們了。」

「放心,你葉凡的家人就是我們所有人的家人!」胡道長居然搶先喊了一聲,接著,所有華夏人都叫開了這句話。

「好!」葉凡大叫一聲,突然念到——

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ji烈。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壯志飢餐胡虜

ou,笑談渴飲匈奴血。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隨著葉凡的誦詩聲傳來,華夏所有人都跟著節拍誦讀起了岳飛的《滿江紅》。而智野大師的聲音最響亮,因為他功底子最高,氣勢如宏。

而費青山念叨一句後就會噴一口鮮血,不過,他拒絕任何人為他擦巴鮮血,李嘯峰的念叨聲最悲愴,而李強躲在遠處一邊叫著一邊冒淚。這個鐵血漢子,居然也哭了。

費蝶舞跟蘇留芳全都在一邊流淚一邊唱著,那聲音,形成一股音暴直擊長空而去。樹葉沙沙響著,它顫慄了,害怕了……

「來吧,今天我葉凡要讓小倭國來的橫斷家了斷在這擂台上!小倭,在我面前,算個屁!東亞病夫,讓你們自己留著吧。來吧!來吧!」葉凡彈身而起,費家的虎鷹功施展到了極至,在空中彈起足有四米之高。他一tui踢向了橫斷久賀。

「哼!」橫斷久賀一聲冷哼,雙眼頓時如狼般的狠礪,跟橫斷小田郎一起,兩拳直擊葉凡的大tui。

轟隆一聲。

葉凡被兩人的反擊之力砸得向後翻騰了三周半落在了四五十米開外。

手腕一動,山寨版的血滴子從左手腕上彈開如一條天外兇器攻擊向了橫斷小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