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一百八十八章仁磅兄的風光訂

第二千一百八十八章仁磅兄的風光訂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那你就把我亮出來就是了。」葉凡冷冷的哼道。

「算啦,你也不容易。我不能再麻煩你了。」於建臣嘆了口氣。

「好了於哥,咱們閑話不說。你想不想坐勾鎮南的位置?」葉凡問道。

「想跟現實是不一樣的,這個,我根本就不敢想。」於建臣說道。

「想的話我給你爭取。」葉凡的話很慎重,於建臣心裡熱乎乎的,說道,2188

「謝謝,我曉得你是為了我好。不過,這事太難了。還是算啦,你在中辦的日子也不好過。個個領導都比你大,要是我早悶死了。」

「沒事,咱們去爭取。爭不爭得來以後再說,至少,咱們還是要爭的。」葉凡慫恿於建臣道。

「那,我聽老弟你的。」於建臣又恢復了雄風。

「既然許志強跟鍾輪是兩個對手,那咱們就找些事來把他兩個搞臭了再說。對手嘛,少一個更好,少二個更佳。」葉凡說道。

「如果真要搞他,倒有一個項目可以弄。」這時,於建臣好像也下了決心。今天,他也被『逼』無奈了,再不奮起反抗估計仕途就完了。

「說來聽聽?」葉凡說道。

「今年4月份蒼海市丘山區分局一座宿舍樓落成,這工程絕對有質量問題,我自己在暗中調查過。

所以,本來是不能通過的。不過,才幾天過後,鍾輪跟~許志強都簽了字。

後來我仔細琢磨調查過後再了解清楚。承包工程的建築公司叫「飛騰第五建築工程公司」負責人叫宋凱。

聽這名好像是國營的公司。其實公司的確是國營的,不過,幾年前就承包給了宋凱。算是彼著國營的外衣罷了。」於建臣講道。

「宋凱有來頭吧?」葉凡哼道。

「嗯,宋凱跟分管建設的張林雄副省長有親戚。」於建臣說道。

「你有沒有力的證據?」葉凡問道。

「有!」於建臣說得乾脆,轉爾停了一下又講道

「去年咱們幾個在水州聚會後你有提這事,所以,我就上了心了。而且,這件事發生的時候我正在中央黨校學習,倒是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既然建築質量有問題住這樓里的公安家屬們一點意見都沒有?」葉凡問道。

「當然有像滲水嚴重。剛建好的家屬樓那牆壁水泥標號嚴重不夠,甚至可以講全是『亂』來。

那牆壁有時用手一扒拉唰啦幾下成片的泥巴下來,用手都能扒到磚頭『露』面。

還有……公安家屬們當然擔心了,一個個、在背後講得很兇。也有人暗中寫過匿名信之類的東西但是,最後都給他們壓了下來。」於建臣說道。2188

「那就好!」葉凡說道。

8月6號晚上,對王仁磅這貨來講還是相當風光的。

王肖兩家的訂婚宴設在燕京大酒店。

不過,並沒有請多少賓朋。來的都是兩家最親最信得過的朋友。為了避免引起外國特勤組織的注意。所以,a組上得了檯面的領導全都沒『露』面。

最後,龔開河同志委託葉凡全權代表a組送了一份禮物給王家。而邱華副主任代表唐『主席』,還有政務院副秘書長代表康總理都送來的賀禮。這些人針對的對象當然是『主席』特別顧問的王成澤同志。

而肖家的來客主要是軍方一塊能坐得上桌的幾乎都是些將軍們。當然,年輕人也相當的多,都是這些人的後輩們跟著這長見識的。

而王仁磅的朋友們都到了。

「呵呵呵,小葉主任,咱們一起坐怎麼樣?」趙括將軍不避嫌,一到酒店首先跟葉凡打了個招呼,拉著他就要坐一起去。

「對不起了趙老哥今天我可能沒空。」葉凡微微搖頭,一臉含笑的拒絕了。

「你小子有啥沒空的?」這時,坐桌上一側的陳司令員聽到後沒好氣的哼道。

陳司令員可是開國大將的後代而且,人一向直爽。人家都稱呼小葉主任他就叫「小、子」葉凡對他倒也相當的尊重。

「今天人家是大媒人各位將軍們,您們說說,他還有空嗎?」這時,坐一旁的喬橫山同志居然笑了起來。

「媒婆,就你!」桌上十幾個將軍有好幾個一臉訝然的盯著葉凡,趙括將軍更是脫口而出。葉老大都給這些老家為盯得有些發『毛』了起來

「我,不像嗎?」不過,葉凡聳了聳肩,問道。

哈哈哈……

全體將軍們全樂開了。陳將軍的笑聲最響亮,指著葉凡說道:

「你小子自個兒的事還沒解決掉,居然當起媒婆來了,有意思。這天下啥道理來著了。」

「有啥辦法,誰叫王仁磅是我兄弟。不過,各位將軍大人們,我這個也是趕鴨子上架。這什麼媒婆,連個紅包都沒有。」葉凡裝得一臉的苦瓜了說道。

「啥時喝你的喜酒啊小葉主任?」趙括眨巴了一下眼睛,笑道。

「快了快了,到時一定先請趙老哥。」葉凡趕緊說著一轉身就想溜。

「難道就不請我老陳,是不是叫你一聲「小子,心裡不爽。不過,叫你小葉主任我老陳沒這習慣。在我面前,你就是小子。」陳司令員哼聲道。

「陳司令,你可能不曉得,這傢伙喜歡當老大。就是我喬橫山叫他一聲小子人家都不樂意。而且,也不知是哪根筋不對,就是圓圓的哥哥喬青陽也叫他「葉哥」你看看,這都什麼事?全搞反了。」這時,喬橫山『插』嘴笑道。2188

「唉,沒辦法,人家有點小能耐就翹到天了。就是我家那小子也叫他「葉哥」真是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