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二百章故意整事兒

第二千二百章故意整事兒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葉哥,講這些還有什麼用。他們不讓你下去,就是晉嶺省也不敢接納你。」王朝說道,「喝酒喝酒,這樣也好,咱們也能隨時看見,常常喝酒,我倒也捨不得葉哥下去。」

「算啦,只能再干一年了。」葉凡無奈的點了點頭。

「這樣才好嘛,安心工作,中辦,也是你葉老大的另一個舞台嘛!」鐵占雄笑道。

「其實,我覺得也不是沒辦法,真要下去,乾脆搞事。要搞得中辦領導都煩你的地步,他們自個兒就讓你滾蛋了。」這時,王朝居然冒出一堆餿主意來,說者無心聽者可是有意了。

葉凡心裡一動,不過,鐵占雄卻是趕緊說道:「不可不可!真搞得田主任他們煩你了,你今後還有什麼活路。就是你暫時下去了,今後還想回來,或者在你的提拔路上人家隨便的打個『噴嚏』,那就夠你喝一壺的了。印象這個東西,一旦壞了想變好就難了。」

葉凡沒吭聲,鐵占雄心裡可是有些打鼓了。不過,他也曉得葉凡的性格,是不容易扭過來的。老鐵乾脆也不再囉嗦了,再囉嗦也惹人煩心。

火約桶終於被王朝那天晚上埋下的引線徹底點燃了。

9月15號那天,葉凡帶著三個督辦人員到了財政部督查一些賬面上的事。

剛巧遇上兩狗店裡那個周當林老闆的小舅子范宏華,此人是財政部副部長。

為了跟牛老闆表叔蔡震爭常務副部長一職。倆人支使著兩狗店展開了角逐。最後被張一棟利用還把葉凡捅到了內參上。

葉老大一看這老傢伙就來氣,於是,借著督查財目的機會一臉嚴厲的批評了這個老傢伙。

范宏華當即那臉就擱不下了,當然,葉老大的故意刺激他也是導火索之一。

范宏華實在忍不住了,一擺臉哼道:「如果是陳千和部長來,我范宏華還能接受。至於你。還不夠這格。什麼東西,在這裡亂叫亂嚷的?」

「不夠格,老子今天就要查你。看看我這個不夠格的來管管你這夠格的!麻痹的,什麼玩意兒?」葉老大是真火大了,一拍桌子哼聲道。當然,也是回擊范宏華的『什麼東西』這句話。

平時,范宏華作為共和國大財神爺之一,走到哪裡不是前呼後擁的。自然受不了葉凡這個廳級幹部的甩臉子。

督查室其實相當的雞肋。范宏華哪有不曉得的。老傢伙把茶杯重重的往桌上一腳,哼道:「馬上給我道謙,爾後滾蛋!

這裡是我的辦公室,不是你們督查室?你還罵我『什麼玩意兒』,今天我范宏華把話擱這裡了。

不道謙的話我范宏華直接找陳千和去。就是找到田主任那裡都得找!」

老傢伙嘴唇抖瑟著,指著葉凡瞪大了圓眼。

啪……

一道非常刺耳的耳光聲傳來。叭啦一聲響。范宏華副部長當場摔在了旁邊的沙發上。沙發雖說是軟的,但是,嘴裡牙齒卻是不小心給溜出去了兩顆。

「你敢行兇打我……你敢打我,我要你把牢底坐穿……」范宏華從沙發上掙扎著站了起來,因為突然掉了兩顆牙齒,所以,那慘痛的喊聲有些漏風,講話有些含糊。

不過,葉老大卻是聽清楚了。一個跨步上前。火氣大大的叫道:「打滴就是你,龜孫子的。亂批錢款不說,根本就不顧老百姓死活。該花錢的地方你不批,不該花的地方你亂來,屁的財神爺,我看你是財狼還差不多。所以,老子打你打定了,老子是替老百姓打你。」

說著,葉老大又揚起了巴掌。

「住手!」這時候。幾個保衛人員沖了過來。

「給我打死這混蛋!」范宏華嘴裡噴著血。指著葉凡罵道。

幾個保衛人員一看,馬上拿著警棍沖了上來往葉凡頭上劈去。督查室幾個同志趕緊上前想攔人。不過,被保安們幾棍劈得甩在了牆角。

「你嗎的,敢打老子的人!」葉老大火大了,上前就是一頓子拳腳下去,噼里啪啦幾聲轟響,還夾雜著桌椅裂開的凄涼聲音。

「住手!」一道宏亮的聲音響起,葉凡才住了手。轉頭一看,知道他就是現任財政部部長蘭學斌同志。

「成何體統,成何體統!葉主任,你是來督查的還是來打人的,不像話,太不像話了!」蘭部長氣得那老嘴唇絕對是在抖瑟。

「蘭部長,他打落了我兩顆門牙,這是犯罪,我要報案!報案!」范宏華大叫開了,一張嘴,露出了嘴裡帶血的兩個空洞。

「站一邊去,我自會處理。」蘭部長眉頭一皺,哼聲道。

不久,中辦副主任陳千和同志匆匆而來。這老傢伙心裡那是高興,貌似關切葉凡似的說道:「唉呀,葉凡同志,怎麼臉上有血。怎麼這麼不小心,這個,被人打了可是不好。督查室的工作還需要你去主持著。」

「是我被他打了陳部長。」這時,范副部長忍不住指著自己的嘴巴叫了一聲。

「奇怪,你不也把他打出血來了,扯平了扯平了!我看,這事就算啦算啦。」陳千和說道。

「算了,不可能。他臉上那是我的血。我要報案!」范宏華想想又來氣了,覺得今天不把葉凡送進大牢那這臉絕對沒地兒擱了。

最後,事越鬧越大。而張向東燕春來等人抓住機會在報紙上隱晦的批評某些黨員的粗暴作風,根本就是玩土匪那一套什麼什麼的。這樣的人還怎麼能主持督查工作,首先自身就不正地,不然,督查工作從何談起……

聽說某位副總理也出來批評了某些同志的不當舉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