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二百零八章早就洞穿一切

第二千二百零八章早就洞穿一切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這是高市長的事,不過,也是你這個書記的事。不過,高市長現在沒有看到這一點的危害『性』,或者說他早「洞穿,一切了。

只是被經濟發展的各項指標名頭『迷』花了雙眼。時下的考核只看成績不看過程,也造成了時下各地官員們全都盯著短期效益,不願意干長遠的事兒。

畢竟,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自己好不容易花了大力氣建起來的項目才起步又得拍屁股走人了,哪個人也不願意干這前人栽樹後人摘桃的傻事。

環境被破壞了,死者家屬在泣血,哪又管那些老闆跟領導們什麼事?

只要老闆能富,領導能升,昧著良心幹事,良心,現在劃丨分的標準好像我都有些看不清分不明了。」米月哼聲道。2208

從米月的談話中看來,同嶺市煤碳一塊著實需要花大力氣治理了。而且,葉老大看到了米月有一顆彼為正義的心。

只是,米月自己也是深感無力翻盤。現在無非是想借自己這個市委書記的能量來完成她的願望罷了。

不過,下班後發生的一件事讓葉老大深感冒火。

剛走出市委大院門口,發現不遠處的街道上警燈閃爍,只不過沒有放出警報聲來罷了。~肯定是發生什麼特大交通案件了,不然,不會如此狀況的。

既然這事發生在市委大院門口不遠處,而圍觀的群眾卻是不少,葉老大也就隨步走了過去。

用力擠進了人群,在警戒線外發現果然是交通事故。現場是血淋淋的一輛奧迪停在街道邊上,車身上濺滿了血。而且,面對街道的這一邊整個凹了進去『露』出了裡頭的皮椅子來。

而奧迪車凹進去的對面有一輛被撞得爛了車頭的豐田大霸王。兩車之間躺著一血肉模糊的人。

整個胸腹部好像都不見了,看不清楚了,血肉肉的十分的慘。看這狀況應該是那人被豐田大霸王整個撞得擠在了奧迪車的側而活活撞成了碎屍了。

這時圍觀者中一個穿黑『色』薄外套的年青人憤憤然指著奧迪車罵道:「都是這些官老爺乾的好事。」

「官老爺,跟官老爺什麼關係,這個,只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罷了。」葉凡心裡一動隨口問道。

「聽老弟口音應該不是本地人吧?」黑外套哼聲道。

「不是。」葉凡裝著一臉好奇的看著現場。

「這就對了,你看這新龍街,本來就十五六米寬度。再給兩邊停的車子一塞就剩下舊米左右了。

這新龍街可是交通要道,平時車輛可不少。而且,北面市委南邊市『政府』,來辦事的人很多,車又多全擠一塊了。

車子不要講全速行駛,稍微快點都得撞上人。交通事故可是發生了不少次了,平均一個月就要發生兩次左右。

就我黑三這半年時間就親眼看見死了五六個了。」黑三一臉憤怒的講道。

「這次的慘啊,還是個孕『婦』,聽說孩子都六個月了,一屍兩命。」這時,黑三旁邊一個老人家很心痛的嘆了口氣。

「不過這個好像跟官老爺也沒啥關係?」葉凡說道。

「怎麼沒關係,你看這街兩邊停的車子,全是當官的坐的車子。有的是市府兩院的領導有的卻是下邊來辦事的各地方官員們的車子。看到沒,奧迪最多下邊就是桑塔納了。所以,以我看,早就該把這破圍牆拆了,讓市委市『政府』都空出地兒來拓寬這街道才對。」老人家也是嘴唇抖縣著,憤憤然噴嘴道。2208

「老人家,你這話講了跟放屁差不多。」黑三哼了一聲。

「我曉得,這市委跟市『政府』是咱們同嶺市最大的兩座廟。想叫他們騰地兒,那是不可能的。

他們擔心什麼,吃飽喝足了有車坐,反正死的不是自己。這些當官的,良心全給狗吃了。

看到沒,交警過來辦案子連屁都不敢放,就怕觸了他們霉頭。咱們這些小老百姓能怎麼樣?惹得起這些當官的嗎?」老頭忍不住也罵了起來。

「當官的就了不起啦,這出事的不是老子的親戚,要是老子的親戚定不肯。就是捅也得找上上百號人把這兩府的破圍牆給砸了。什麼東西!」黑三惡狠狠的講道。

「兄弟,吹牛也不怕閃了你那舌頭。砸市府兩院,你上去試試。看到沒,門口站的是正宗的**。

估計你還沒下手早給人家送進了局子。到時你是攻擊『政府』,就是反革命,出不來了。」這時,旁側一個腰大膀圓的傢伙一臉不屑的哼道。

他指了指市委和市『政府』大門兩邊各蹲著的四蹲石頭獅子,說道,「看到那獅子沒有去年有個老弟開車不小心把獅子的座架給碰缺了一個小角。就拳頭大一小塊罷了,結果怎麼樣?」

「怎麼樣?」黑三鬥雞眼兒似的盯著那大漢。

「進局子整整關了三個月,而且,還被罰了三萬。

聽說為了打通關節讓那位倒霉蛋出來,家裡暗地裡已經花了十幾萬。」大漢說道。

「這個也太過火了吧兄弟,拳頭大一小、塊,那也是人家不小心給碰的。賠錢就不得了啦,還關了三個月。這什麼世道,難道真沒講理的地方。再說了,那不過一個石頭獅子,又不是金子造的。」黑三明擺著不信。

「你懂個屁,那兩尊獅子聽說是用來鎮府用的。而當時墊座基擴改這大門時省里某領導來鏟過土奠過基。你沒看見,獅子座基上還題得有那領導的名字和字。那倒霉蛋哥們一不小、心把人家領導的名字給撞得掉了一個字,這還了得。」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