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二百零八章搬走四尊神

第二千二百零八章搬走四尊神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二千二百零八章

搬走四尊神

「我如果能想到辦法的話也不用坐現在這個副秘書長位置了,而且……」米月講了半句不講了,而是故意的還用眼神在葉老大的位置上瞅了瞅。

「呵呵呵,這事就這麼定了,放車進來!」葉凡突然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那氣勢,倒是令得米月這女子無來由的呆了一呆。心裡突然涌顯出一股子莫名的情緒來,倒不明講不清楚。好像塵封了多年的心突然被什麼東東撞擊了一下。2208

晚上。

先葉凡一步到達的市委常委、同嶺下屬的縣級市章河市市委書記王龍東同志提著兩瓶茅台進了葉凡的一號家屬樓。

「坐坐坐。」葉凡一臉熱情的打著招呼,笑道,「老同學,最近過得挺滋潤的嘛,看你這氣『色』不錯。身體也唄兒棒的。」

「呵呵,能跟老同學你一起共事,當然滋潤了。這事,我先得謝過老同學你了。這職位上去了,級別也上去了。」

說起來我還有些雲里霧裡的,開始聽說自己被交流到了晉嶺省心裡還有些情緒。

畢竟咱們南福省海東市是個好地方,而且,我的事業也正順風順水的。

想不到結果卻是落下了個香餑餑。我曉得老同學你要給我一個驚喜,不過,這驚喜也太震憾人心了。」王龍東一臉喜『色』,滿臉感激著講道。

「呵呵,龍東,咱們還講這個幹嘛?」葉凡隨口笑道,因為整座樓就葉老大一個人住,王龍東也就麻溜的泡起茶來。

一邊煮著茶兩人拉開了話匣子。

「你了解到了什麼?」葉凡問道,臉『色』恢復了平靜。

「聽到的不多,不過,葉書記你今後的日子估計有些難熬。」王龍東臉上掛上了一絲憂『色』。

「我早有心理準備,年齡擺在這裡,人家心裡不服氣。聽說高成同志在同嶺呆了不少時間了。」

本來以為這市委書記應該板上釘釘是他的了,想不到我這個程咬金突然『殺』出來攪了他的美夢,他心裡自然不會舒坦著了。」葉凡淡淡的哼了一聲說道。

「這是一點,高成這個市長心裡肯定不服氣。此人一向霸道,我懷疑原來的老書記張宏東下台就跟他有些關係。不過,到底他玩了什麼手段這個我就不清楚了。只不過旁敲側擊之後有些想法罷了。」王龍東說道。

「在常委裡頭什麼人跟高成的關係較好?」葉凡問道。

「我不是十分的清楚,不過,你沒來這段時間高成這個代書記也招集過幾次常委會議。」

我發現組織部長陶居禮跟宣傳部長鳳水玲跟高成走得較近。幾次常委會中他們倆個配合很默契。

我想,如果沒有長期的圈子交往合計下來,不可能會如此默契的。至於其它的,我沒有什麼發現。

但是,黨群書記孔端這個人我也看不透明。此人面相平和,看上去好像什麼事也不管似的。2208

不過,我是聽說此人不簡單,好像高市長對他也有些忌憚。到底是什麼原因,我不清楚。」王龍東說道。

「孔端這個人也是土生土長的本地幹部,自從參加工作以來,好像此人一直在同嶺市工作。」

從一個村幹部到鎮長、縣長、再至副市長直到現在的市委副書記。而且,此人有著多年的組織部門工作的經驗。

我想,在他擔任組織工作的那些年裡,多多少少經他手提拔的幹部可不在少數。

這些人平時倒沒什麼,其實,早就把自己當成了孔端的門生。他們形成了一個無形的圈子。

我想,高成是不是忌憚這個了。」葉凡講道,「而組織部長陶居禮跟著高成混,這對於我今後將要展開的人事調整工作相當的不利。」

如果再加上一個黨群書記孔端從中作梗的話,我想有大動作就兩面受制於人了。

畢竟,帽子的調整還需要他們倆個配合著才能具體的實施下去。如果從中讓利太多,那我這個一把手不是幹得太窩囊。

所以,把倆人擊破,或者是爭取到某位同志過來那才是重點。」

「這個是必須的,不然,你提個帽子,人家囉哩囉嗦半天這人事調整工作還怎麼進行下去。」

不管去什麼地方,一把手是主抓『帽子工程』的。而組織部長就是一個相當重要的角『色』了。

具體的執行官不聽話,那就得敲打他。如果繼續不聽話,那就得堅決果斷的踢掉才行。

不然,你這個家長還怎麼當下去。目前來講,葉書記你剛來,在常委裡頭除了我之外估計還沒有其它的什麼同盟。

這段時間行事是不是得低調一行為好。等我們掌握了全部動向,採取了一定的措施,覺得可以下手了再搞一些事出來。」王龍東當起了參謀角『色』。

「低調不了啦,今天上午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就發生了一起車禍。刺紅的鮮血告訴我不能再讓新龍街這樣下去了,那可是一屍兩命,某些同志能做到視而不見,但是我葉凡不行。……」葉凡把早上發生的車禍跟王龍東講了一遍。

「葉書記,這事能不能先緩一緩。暫時可以先要求公安部門多安排些交警到新龍街執行任務。」

我想,有他們在維持秩序可以大大的緩解新龍街的交通壓力。第二,把市政建設跟***門的負責人找來,看看能不能重新規劃建設一道街道。

如果能找到一條不通過新龍街就能通過的道路把車流分流出去,那不等於有力的解放了新龍街。

到時,根本就不用跟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