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二百一十七章你怎麼看葉書記

第二千二百一十七章你怎麼看葉書記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呂林那傢伙。」米修林隨口答道,很自然,葉凡可以肯定,他不是做作的。

「是軍分區的呂司令員,以前他跟我小叔是同一個戰壕出來的。而且,我小叔當時還是呂司令的領導。

小叔是連長,呂司令是指導員。不過,後來我小叔為了救一個戰友這腿殘了。

後來雖說治好了,不過,不能幹太重的體力活,現在這腿也有些跛了。

不過,呂司令員很尊重我小叔。他也經常過來下棋。你看,這破棋盤經常拉這裡。

呂司令員一來他們就開戰了。不過,我小叔天天在這館裡琢磨棋盤,每一次都把呂司令殺得丟盔棄甲。」米月解釋了一下,倒也沒藏著掖著。

葉凡一聽,心裡頓時喜上來了。正想跟呂林勾通一下,這米修林不是座橋樑嗎?

「呵呵呵,人家是司令了,我只是一個看塔的。在其它地方沒法跟他比了,不過,能在棋盤上讓他那樣,我高興著了。」米修林爽朗的笑開了,臉上也露出少有的得瑟來。

「老米,你又講我壞話了。別吹,這次來保准不讓你得瑟太久。不曉得我最近正在精研棋術嗎?哈哈哈……」這時,外邊傳來一道更這宏亮的笑聲。

「呂叔,你也來了。」米月笑眯眯的叫著迎了出去。不過,剛挪步子就發現呂司令員早跨進來了。

不過,他看見正坐竹椅子上喝茶的葉凡後頓時一愣,緊走上前伸雙手說道:「想不到葉書記也在這裡,倒是稀客啊。」

「葉書記,這個,米月,你不講他是你領導嗎?」米修林脫口而出。

「呵呵,葉書記不光是米月的領導。也是我呂林的領導。」呂林笑道。看著米修林臉上發愣的神情,呂林曉得這傢伙想歪了,說道,「葉書記是新到的市委書記,老米,你估計是想岔了吧?」

「我……我還以為是市委秘書長,真想岔了。想不到啊,葉書如此的年輕。我都感覺自己真是老了。」米修林嘆了口氣,眼神在葉凡跟米月倆人臉上滑過。老傢伙估計有些小想法了。

「老米,快把你的想法說出來。葉書記在這裡,正好了。」呂司令員也是說道。

「就你摳門了,我想葉書記肯定比你大方得多是不是?」米修林這老傢伙也不笨,先拿話套住葉凡。

今天你不放血都不行了。剛才米修林講了,呂司令給了三萬他還講他摳門,那你葉凡怎麼滴也得超過三萬塊了。

「嗯,修林同志。你想建紀念館的事我支持。咱們的江山都是這些革命先輩們打下來的。

沒有他們怎麼能有我們共和國的今天。這事。我看這樣吧,你打個詳細的報告,叫米月拿過來。

多不敢講,30萬以內還是行的。修林同志可千萬別講我摳門就是了。」葉凡笑道,一拋30萬,當然是為了增進感情,能把呂司令拉過來就更好了。

「30萬,謝謝。謝謝!」米修林樂得嘴巴一張,瞪了呂司令一眼,哼道,「看到沒,人家葉書記就是大方。一出手就是你的10倍。小呂同志,你再怎麼說也得再給點。」

「老米,我哪能跟葉書記比?人家是書記。是咱們同嶺市幾百萬人口的大書記。我們軍分區可是一個窮單位,唉,最近我還為建民兵訓練基地的事發愁呢?」呂司令員那臉皮還真是不薄,硬是給頂住了不再加錢。

不過,葉凡曉得,呂司令估計也盯上自己這個『唐僧』了。自然也想割一塊肉走。不過,葉老大不上當,坐一旁品起茶來不作應答。

「倒也是,我也曉得你不富裕,不然,三萬塊休想打發了我。」米修林說道,看了米月一眼,說道,「不過,民兵訓練基地的事好像也屬於地方上的事。按理講市財政應該能開一筆錢是不是?」

「別講這個了,我老早找了市財政局的萬局長。這傢伙比我還摳門,我還沒開口,他倒是先哭窮了。

最後我好說歹說的給了10萬,10萬拿來幹什麼,就是把訓練場整平都難。

我一氣之下不要了,直接找到了畢市長,唉,他多給了10萬。還是沒用,最後我真急了,找到高成。

他七推八擋的,什麼市裡有市裡的困難。什麼什麼的反正羅列了一大堆困難出來,好像應該叫我給他幾百萬才對。

結果,叫我去省軍區多爭取一些。那邊的錢是一文不給加了,真他娘的憋屈得很。」呂司令發牢騷了。

「奇怪了,萬富才局長以前跟高市長好像並不怎麼對付。有時就是高市長批些錢款萬富才找著法門都要擱點事出來。

倒是畢副市長的批條在他面前好使兒了。除了畢副市長的,其它人要錢就得看他臉色了。」米月說著,葉凡一聽就明白了其中玄機。估計萬富才這個市財政局長是畢雲理一個圈子的。米月這是在隱晦的提點自己市裡的各方關係。

「不會吧,市財政局是為市政府服務的。高市長作為市政府一把手,他的批條不好使了還有萬局長的好果子吃?」葉凡淡淡的問道。

「呵呵,畢雲理跟孔端是同學嘛!孔端在市裡還是相當有份量的,加上個畢雲理,萬富才背靠這兩座大山,當然有些底氣了。

有好幾次高成都想找個機會整治一下萬富才,或者說是拿下他。不過,都被孔端跟畢雲理等人聯手給攔住了。

這樣的份量圈子,就是以前的老市委書記張宏東同志也得惦量惦量著是不是?」想不到呂司令貌似無意的插了一句話。

這句話,倒是更加明晰的把畢雲理的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