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二百一十九章吹牛也要繳稅滴

第二千二百一十九章吹牛也要繳稅滴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我可沒那權力趕你們走,歡迎還來不及是不是?」葉凡喝了口湯贊了聲好湯後笑道。

「那你小子啥意思給攔著不給上酒?」齊天態度緩和一些。

「嘿嘿,師座。是這樣的,剛才兄弟們見你從葉書記的後備箱里搬了一箱好東東出來。

這酒還是我搬到你房間的,到時只瞄了一眼。雖說看不出啥名堂來。我想,葉書記送的酒應該不會太差。

不如,今天這五糧液留下送給葉書記,咱們嘗嘗葉書記的酒怎麼樣?」蔡同慶乾笑了兩聲說道。

「對對對!嘗嘗。」玉東跟勾象水等人馬上起鬨了起來,場面頓時熱鬧得很。

「你們……小子……打滴好主意。」齊天指著這伙損下級們真是沒話講了,差點給肉噻住了。

「怎麼,師座從來自認為是小孟嘗。孟嘗君可是好客的,再說了,葉書記送的好貨,師座總得讓我們這些下屬們嘗嘗是不是?不然,晚上回去都睡不著了。」玉東也跟著說道。

「那是我大哥送給我專用的,別看一箱子,可不多。而且,我大哥這個人也相當摳門。我也是求了好久他才給弄了一箱的。不過六瓶罷了。」齊天有些慌了,趕緊說道。

「噢,到底啥好貨,我也想嘗嘗。」這時,包廂門被人推開了,傳來話音的居然是陶古板同志。倒是令大家感覺到了很是意外。

「聽說同嶺的葉書記來了,陶前來遲了,還請恕罪!」想不到陶古板居然作了一個武者的抱拳抱歉禮。

而且,葉凡驚訝的發現。陶前大校行的禮雖說隱晦。但拇指等伸出的禮節可是特勤a組下級見上級的禮節。這種禮節只有a組的正式隊員曉得的。

葉凡也還之以一禮,心裡納悶。難道陶前政委是龔開河同志安排在響虎師團的特勤隊員?好像不對頭,響虎師團還不夠那資格安排一個特勤正式隊員作為暗中的監護。

再說了,a組哪有那麼多的正式隊員安排下去。一個大軍區有個把隊員下去就不錯了。

「好哇好哇,師座,快拿出來共享吧。要不,我去搬!」玉東站了起來,一臉的熱情著了。

「你小子!」齊天看了政委一眼,無奈的點了點頭。說道。「玉東,你去拿吧,不過。只准拿三瓶出來。就給我留三瓶吧,老子半夜有時酒蟲上來了也得泄泄火的。這個,老婆不在身邊。沒酒不行。」

玉東答著一溜煙的跑出去了,不久搬了三瓶回來。

這時,陶前坐在了葉凡右側。他湊近葉凡耳旁說道:「我是以前嚴組長的下屬,前次撒哈啦一戰,我受傷了退出了隊里。

以前我一直在軍隊工作,只是沒表露身份罷了。我實際上是a組的正式隊員。

這次倒真正的到了部隊了。唉,真想念隊里的兄弟們啊。可惜我這身體是回不去了。而且,嚴組……」

陶前的話語有些哽咽了。

「去就去了,咱們活著的人應該牢記嚴組的話。a組是永遠不會敗的。咱們要為嚴組長爭口氣。你放心在軍隊工作。革命工作天天干,在哪都一樣,都是為國嘛!」葉凡伸手在桌底下輕輕的拍了拍陶前的大腿,表示安慰。

不久,玉東回來了。

看著大家雙眼放彩的開著那五星茅台的蓋子。齊老大的心在滴血啊。

「果然好貨,香!」玉東猛吸了口酒氣,大嘆道。

「以前絕對沒喝過這種。哪來的茅台?」這時,蔡同慶也抽了抽鼻子,說道。

「你們嘗個屁!這是中辦的田江主任在葉哥臨下來時特殊待遇,送給他的。這是副國級領導才有資格享受的好貨色。你們以為我齊天這麼差,這種。是絕品。」齊天沒好氣的哼聲道地。

其實,這貨在故意的抬高葉凡。講完這話後還掃了玉東一眼。意思是告訴你。我哥葉老大後台硬紮實著。你叫你叔玉春風同志要緊跟葉哥步伐才對滴。

「啊,副國級特供。難怪了,咱們有口福了,來,先來一杯,喝著喝著。」蔡同慶早急不可耐了。

玉東以及勾象水,就是陶古板這個政委也來了興緻。一個個伸著軍隊的大牙杯等著接酒。

「給老子留點,別整個滿滿的一大鐵杯,你那一杯至少半斤。全部先倒半杯。慢點,慢點來,少點,少點……」齊天肉痛得直呲牙了。

「算啦,你小子也真是,小氣到這種地步。下回有機會再給你弄幾瓶。」葉凡看不過去了,擺了擺手說道地。

「大哥,你這可是講真的,咱們不玩虛的。今天大家兄弟都聽見了,陶政委可是證人滴。」齊天頓時笑眯眯的了,倒也不再心疼這三瓶酒,這個,還有賺頭,心疼啥了。

「不就幾瓶酒,你小子連我都不相信了?」葉凡沒好氣的哼道。

「相信,相信,大哥的話就是聖旨,我敢不相信嗎?」齊天是乾笑聲連連了。

「對了,玉東,你到我後備箱去。裡面還有四瓶,二瓶拿來給陶政委吧。剩下的二瓶給大家分了吧。這酒我就不喝了,我今天喝你們的五糧液。」葉凡把桌上那倒滿了的一牙杯酒往齊天身邊一推。

這貨想都沒想就挪過來了,嘴裡還說道,「也好,大哥是喝膩了,咱就替大哥把這『苦』給受了。」

「師座,我也想替葉書記『受受苦』?」這時,玉東雙眼盯著那足足半斤的五星茅台,差點流口水了。

「沒錯,這『苦』咱們都得替葉書記受了。再不這樣,我們替師座受受苦怎麼樣?」蔡同慶乾笑了一聲,盯著葉凡推給齊天的一大牙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