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二百二十五章怎麼滴又撞槍口

第二千二百二十五章怎麼滴又撞槍口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張果都答應了,看來,還彼費了一番心機的。」齊振濤淡淡笑道。

「齊叔這話我不明白?」葉凡看著齊振濤,像一個求知的孩子等著教員解惑。

「張果這人根本上不管省委的事,就是開常委會也很難見到他。除非是極嚴重的事,普通觸及人事調整這方面,張果都會出席的。人家是軍隊一塊,對於人事指手劃腳,的確有些不適宜。而他肯為米月出頭,除非有著特殊關係

「那我們把張果拉過去,讓他支持齊叔的工作。」葉凡一聲乾笑。

「那是不能夠的,聽以前羅坎成都伸過多次橄欖枝了,結果還是沒能拉入他的圈子。張果此人個性也相當獨特,很有軍人風格。他的專註點在軍隊一塊。對於政府一塊的事務,他根本就不感興味。」齊振濤道,還搖了搖頭。

「羅天上仙都沒辦法了,看來還真是難度大了。」葉凡也彼為遺憾的搖了搖頭。

「羅天上仙?」齊振濤瞪了葉凡一眼。

「嘿嘿,這是人家給省委一號人物取的雅號

「子,這話要是傳到羅坎成耳里,有得子受的。」齊振濤不由得有些啞然失笑,轉爾,他有些兇巴巴的問道,「下邊人既然能給羅書記取外號,恐怕我這個省長也衰敗下吧。來聽聽,我齊振濤以前在南福省人家叫我齊大炮。在這晉嶺,他們叫我什麼?」

「地雷炮。」葉凡老實的道。

「地雷炮,那豈不是講我齊振濤還給升級了。」齊振濤居然笑了。

「嘿嘿,是有些。大炮可比地雷炮兇猛得多。不過,齊叔的規格可是拔高了。只是,在晉嶺,估量齊叔還沒有發揮出『大炮』的威力吧?」葉凡乾笑著道。

「好個子,居然敢埋汰起齊叔來。」齊振濤笑著。轉爾也是沉默了一陣子,道,「唉,這事,還真給中了。

以前在南福省呆得工夫長了,有一定的根基子。如今級別提了,地位變了。反倒有些縮頭縮腦了。

所以,別了。我比快來幾個月。這場面還是沒能打開!」

走出齊家後葉老大有些犯難了。

既然要找個適宜的引薦人。這人去啥地方找。

這貨坐車裡琢磨再三,眼前突然一亮。

打了電話給費一度,笑道:「兄弟,寧部長的事敲定上去了沒有?」

「還沒有,這種事是大事,不能夠一下子就能定上去。而且,這種事都是由上頭決議的。下邊人干著急也沒用

「我還沒感激寧部長,前次他把我老同窗王龍東調整到同嶺來。可是幫了我大忙。到時回京一定去拜訪寧部長。不,也許那個時分他曾經是某省的寧書記了

「沒有那麼快。我聽口風是估量還得半年左右工夫,也許更長。」費一度也沒瞞著葉凡。

費青山讓出費家的鷹王地位給了葉凡。費一度全然把葉凡這個新倔起的天賦當成真正的大哥了。

費一度置信,即使是葉凡跟費家再有些糾葛,也絕不會損傷到費家的根本的。

「有件事倒是奇異,我剛到晉嶺省報道時。晉嶺省省委組織部的朱天明部長對我很熱情。還親身送到我同嶺市報道,這事,難道是寧部長事前打了招呼?」葉凡問道。

「呵呵,他們倆個我倒是清楚。他們倆是老同窗,朱天明到京里時常常會到我姨丈家裡去坐坐。」費一度笑道,葉凡終於明白了朱天明的熱情來源於何方了。

心裡不由得很是感jī起寧志和來。人家不聲不響的就為本人找了個靠。而且到如古人家也沒暗示什麼。

當然,葉凡心裡也明白。寧志和如此的做,不能夠就是由於欣賞本人的才幹才暗中幫本人的。只不過還沒到要報答的時分罷了。

明白這預先葉老大又轉回了省委常委家眷園區。

這次葉凡出去就連門口站崗的武警都沒再攔他問詢了,由於,這貨短短的幾個時內連來了兩次。

人家早知道這貨是誰了。所以,一看葉凡這臉,想都沒想直接就讓他開車出來了。

找到了朱天明住的6號家眷樓,葉凡試著打了電話給朱天明。運氣還不是普通的好,朱天明正好在家。

而且,朱天明居然走到了正廳大門口來迎接葉凡。

兩人應酬當時進了客廳。

「葉書記下去還覺得方便吧?」朱天明笑著表示葉凡坐側面的沙發上。

「還行,我這人天生順應才能強,擱哪裡去行。」葉凡一臉輕鬆的笑道。

「那是,在面前,我感覺到本人有些老了。」朱天明一臉親和的笑道。

「哪裡的話,朱部長還正是年富力強的時分。一大把子的閱歷是我們後代們學習的榜樣。」葉凡也不妨拍一下老朱同志。其實,朱天明也不老,聽剛到50歲。

「哈哈哈,個葉書記,真會講話哄人。」朱天明沉悶的笑了,也不知是真笑還是假笑,反正葉老大的鷹眼都分析不出來。

不過,葉老大感覺有些尷尬。由於,他不斷想扯點話題出來把米月的事趁機拋出來,可是不斷都沒有找到話題的切入點。

假設直接講的話那相對不行。雖知道朱天明跟寧志和是老同窗,但朱天明跟本人並沒有絲毫關係。硬扯出話題的話太牽強,效果適得其反了。

「爸,我回來了。」隨著聲響,從門外走進一個一身英tǐng的少校軍官來。此人長相跟朱天明有三分相似,天庭也蠻飽滿,耳廊也很厚大。父子倆倒都長著一臉的好佛相。

旁邊還站著一個下身穿著藍色短式女子西裝,下身黑色厚裙的女子,估量是朱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