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二百二十八章米月的邀請

第二千二百二十八章米月的邀請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二千二百二十八章米月的約請

早晨的工夫,開過慶升宴後曾經11點了,葉凡接到了米月電話,道:「葉書記,能不能賞個臉?」

「呵呵,還沒喝醉?」葉凡笑道。由友上傳==

「半醉了,剛才我是控制住了。再,我是一個女的,大家總得照顧點是不是?」米月笑道。

「這麼晚了還是好好休息怎樣樣?」葉凡道。

「魚子縣有個紅水池,富含對人體有益的礦物質。很是特別,我一個親戚在哪邊,葉書記要不要去見識一下?」米月道,不過,葉老大電話筒里都能感覺到此刻的她臉蛋兒一定有些發熱。

「這麼晚了,魚子縣離我們同嶺本市估量還有二個時車程吧?」葉凡有些猶疑。由於,這貨不想再惹風流債了。更何況,市裡某些有心人盯得緊。

本來米月坐上市委秘書長地位人家心裡就不直爽了。這個時分還得避避嫌。要是給有心人惦念上也是一件費事事。什麼市委書記跟市委秘書長搞在一塊什麼什麼的,那桃色可是相當紅的了。

「怕那就算啦?我並沒別的意思。」米月突然聲響有點冷,她覺得本人被輕視了。

「怕什麼,去!我開車來接,在哪裡等就是了。」葉凡也有些惱了,覺得本人最近是不是太『軟』了一些。自從當上這個書記後有些畏手畏尾怕這怕哪的顧忌太多,很不直爽著。

不久,在一個不顯眼的地方。葉老大開著從齊天哪裡搞來的軍吉直奔魚子縣而去。

「這吉普不錯,跟真的軍吉差不多。」坐上副駕後米月環顧了一下子車裡,不由得笑道。那月芽眉很彎很美麗,在月亮下,相當的yòu人。

本來就是真的,而且檔次還不低。葉老大在心裡暗笑了一聲,嘴裡道:「呵呵,這是軍事驢友們給改裝的。我也是借來拉風一下,其實,還是山寨版本的。」

「呂叔那車都沒這好。」米月有些疑惑的講道。

那當然,這是響虎師團的首長車,呂林算個屁?葉凡心裡講著,嘴裡卻是謙遜的道:「那些驢友們可是捨得花錢,這車光是改裝費就是幾十萬。全按軍隊標準改裝的,自然差不多了。」

「還真有錢。」米月不由得有些動容了。那挺拔的胸峰子不由得顫慄了幾下。葉老大目光不經意間就滑了過去。

發現米月今早晨穿得並不厚,外面罩著一件藍色帶夾羽的披風。內里是一件薄máo衣,máo衣的確很薄,似乎半鏤空,薄到彷彿快能看見外頭的胸罩子了。

不過,當葉老大發揮開鷹眼一瞧,登時差點走神而讓方向盤拐彎車子撞向山壁了。

由於,米月今早晨居然沒有戴胸罩。一點點ròu色從悄然鏤空的薄máo衣透了出來。

當然這是由於葉老大的鷹眼好使,在這月色下普通人是絕瞧不見的。估量米月也是失算了,自以為沒人瞧得見,沒想到遇上了葉老大這個變態的動物。

「葉書記,可是走神了,這山路可是不好開。」米月似笑非笑的講道,估量是感覺到了一點什麼。女子都相當的敏感,她的臉蛋上悄然的爬上了一朵紅雲。不知道是半醉的緣故還是感覺到了什麼?

「唉,美女在旁,不想走神都難!」葉凡嘆了口吻,逗得米月像老母jī下蛋樣的咯咯笑了起來。

那胸脯一鼓一鼓的,ròu色更是分明了許多,在有些朦朧的月色反照下,葉老大心境也有些dàng漾開了。這車,可是開得特別的愉快著了。人逢喪事肉體爽嘛!

二個時後車子到了魚子縣,曾經快清晨一點了。

紅水池在一個山坳外頭,旁邊山兩旁種了許多的果樹。不過,沒見到人家寓居的痕迹。

「我一個遠房堂叔承包的,這紅水池也在承包範圍內。如今果子都摘了,我叔也不在。往常有果子時他就住在一個草棚里守山

兩人下了車子一邊走一邊講著,不久到了紅水池。

「想不到還是溫泉?」葉凡看了看紅水池道。

「這池並不大,方圓就三四十米左右範圍,水是從岩壁里流出來的。

整個山岩都呈顯白色,也不知道是什麼礦物質形成的。不過,我來這裡洗過幾次,發現這淡淡的白色池水居然能殺菌止癢。

所以,每年都會來幾次洗一把。而且,即使是大冬天的,這池水也不冰涼,水濕適中

「我到那邊草棚去換衣服。」米月著往草棚跑去,葉凡察看了周圍幾眼也脫了衣服就剩下一條短kù正預備往池裡試水遊戲一番。

良久沒在寒潭練功了,葉老大有些思念跟雪紅一同練功的日子。嘴裡嘀咕著也不知道那丫頭有沒跟喬圓圓整一塊去。

「……」一聲驚叫傳來,把正想試水的葉凡給嚇了一跳,趕緊一掂腳,費家的虎鷹功發揮出來,幾秒鐘就到了草棚前。發現米月拿的手電筒掉在了地下。而米月人也給嚇得摔倒在草叢裡。

見葉凡過去,米月一下子從地下撲了下去,指著一旁抖瑟著聲響道:「蛇,蛇……」

葉老大一下子感覺到了胸脯前那飽滿的壓力,才發現米月曾經脫了衣服換上了泳裝。

只不過這泳裝卻是低胸,而且是半透明的。兩個胸峰子鼓鼓的往外張著,在鷹眼下ròu色很是分明明晰著。就連那yòu人的草莓都粒粒清楚。

「這冷天了還有什麼蛇?應該都冬眠了吧。」葉凡有些疑惑,往地下看了看,啞色失笑,指著地下道,「一截繩子也會把我們的米大秘書長嚇成這個樣子,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