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二百四十二章你硬他就軟了

第二千二百四十二章你硬他就軟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嗯,葉凡這脾氣,的確有些沖。不過,我覺得此人也不是一個容易亂衝動的人。

此人的衝動好像每次都是有目的。估計於省長早打電話給他了,人家沒鳥錢,所以,於沒辦法,只好打給了高成。

高成沒辦法,總得給錢面子。所以,高只好去找了葉。最後估計是沒談妥。高成陰沉著臉出來了。

不過,這事,不可能就此善了。葉高兩人的暗中較量將進入一個新的小**之中。你們說說,是東風壓倒西風還是西風壓倒東風?」畢雲理說道。

「葉凡必輸,至少,辜且不講他在其它地方的能量。但,至少,同嶺市他不算什麼?一個剛來的外來戶居然想壓住霸地多年的土老虎,有難度。強龍難斗地虎怎麼說來著的。估計就要在葉高兩人身上展現出來。」遲浩強說道,一臉的興哉樂禍。

包毅的上台,徹底斷了老遲同志兼任市公安局長的打算。老遲,自然,對葉老大,他也是恨得牙痒痒的。

第二天中午,風雲樓8號包間。

「他嗎的,真把老子當病貓了是不是?」想不到一桌菜剛擺上桌,就被鳳草天給一腳踹得杯盤亂撞,湯水菜肴撒了一地都是。

「鳳總,消消火,消消火,彆氣壞了身子不值。」天木礦業集團副總經理鳳倍石趕緊勸道。

「消你嗎的火!」鳳草天狠狠的瞪了鳳倍石一眼,說道。「人家都騎老子頭上拉屎拉尿了還要消火,你說,這火還能消嗎?

再說,我鳳草天講過三個月內要把米月搞上床。難道我鳳草天是言而無信之輩。

你們去外頭問問,我道上,我鳳草天什麼時候講話不算過。嗎的,別以為一個市委書記就牛了。惹老子火大了,找人殘了他再說。」

「殘他都容易,大當家,你忘了出身了。(最穩定,不過,殘了一個市委書記。在這個節骨眼上,大家都曉得咱們天木礦業跟他有些矛盾,那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不妥當的大當家。」軍師程咬錢搖了搖手上的破蒲扇,還配合著搖了搖頭。

「出身……」鳳草天那狂態居然立即收斂了。好像對『出身』這個字眼很敏感,似乎有些忌憚這個似的。

「咬錢,正因為大當家出身正,咱們還用怕什麼?如果都由葉凡這樣搞下去,咱們的海山煤礦還要不要再出煤。

咬錢。你難道不清楚。咱們天木礦業有一半的收成是海山煤礦那煤洞子里來的。

這擱一天下來,損失都是以幾百萬計算的。看調查組的架勢,好像是要長期駐紮在海山了。

特別是那個組長包毅,奶奶他熊。這小子簡直就是一臭石頭疙瘩。比茅坑裡的臭得多。

整天板著個臉人五人六的,有事沒事時都要找茬。擺明了是要故意刁難咱們。

擺明了沒把鳳大當家看在眼中。這種人就要堅決打擊。而不是一直閃避。你越閃他越是囂張,你硬起來時估計他就軟蛋了。

一個剛坐上局長位置的公安局長就牛氣衝天了?笑話。不要講別的。咱們省廳有人,他算什麼東西?

聽說省里已經把材料轉給了市政府。不過,市裡一點反應都沒有。肯定是葉凡給壓下了沒當回事。

講得好聽,是為公。說句不中聽的話,葉凡根本就是在報復那天鳳大當家對米月所講的話。」鳳倍石在一旁賣力的煽風點火著。

「報復肯定是報復了,剛聽到的消息。聽說高市長去找過葉凡了,葉凡給硬壓下來了。不然,大當家不會這麼發火的。換了換了!」程咬錢沖剛進來收拾杯盤的服務員講道。

「葉凡,這是你他嗎的在逼老子!」鳳草天更是冒火,一把掃去。(最穩定,嘩啦一聲響,杯盤全給他搗鼓在了地下。倒是把收拾東西的女服員給嚇壞了,趕緊跑到包廂外面去了。

「大當家,乾脆從家裡請幾個人出來。」鳳倍石又出鎪主意道。

「把鳳雷叫出來。老子就不信,鳳雷這天雷還劈不倒包毅那肉疙瘩。」鳳草天一擺手,惡狠狠的講道。

「大當家,鳳雷聽說不是一直跟著四姑娘嗎?恐怕人家會不會鳥咱們都難說。」程咬錢有些遲疑,講道。

「小程,你這腦子有時好使有時就懂得犯渾。」鳳草天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鳳倍石等人也跟著大笑開了。

「笑啥,我真不明白你們這是什麼意思?」程咬錢一腦門子的迷糊。

「鳳雷是男人,你懂嗎?」鳳倍石笑眯眯的說著,臉上猥瑣一展無遺。

「噢,我倒是給忘了,他特別好這口子。」程咬錢恍然大悟,臉上不由得有點尷尬。

「哈哈哈,看到沒,咱們的程大軍師也會吃癟,這是罕見的事。以前,只能是咱們吃癟,想不到啊想不到,有味道!」保安部部長郝青指著程咬錢笑開了。

事情發展得還真是快。

晚上的時候,包毅趁黑閃進了葉凡的家裡。

「看你一臉喜氣,是不是有眉目了?」葉凡示意包毅坐下說。

「重大線索,人世上,還是有不怕死的。」包毅笑著說道。

「快講快講,別賣關子了?」早一步到達的王龍東同志早憋不住了催道。

「今天下午五點下班後,我正準備打道回市裡。車子開到市區時居然遇上一瘋子在公路上又跳又叫的。

總不能把人家給撞死了,所以,我叫車停了下來想把那瘋子拉開。想不到那瘋子力氣還真不小。

我這身手還不算差,那瘋子力氣不比我小。我們倆折騰了幾下後,他突然嘴裡瘋癲的叫道——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