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二百四十四章再拿下一個常副

第二千二百四十四章再拿下一個常副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報告葉書記,我們馬上就採取了舉動。「域名請大家熟知」」寧滿一個立正,一臉正色的道。

「們夠迅速的,跟們同駐在同嶺本市的武警同志們和我到了海山煤礦,市公安局的幹警兩個時後才到的。就們這個辦事效率,下邊的黃花菜都涼了。」葉凡一臉嚴肅的講道。

「我的確是馬上就召集了幹警,這個,葉書記,總得給我們一些工夫是不是?再,武警部隊執行的是軍事化管理。公安局稍微慢了半拍也正常。」寧滿還在狡賴。

「慢了半拍,我看是慢了幾十拍。不要講了,我代表市委市政府宣布,寧滿同志,被複職了,回家去深入反省本人的行為。包局長暫時還在醫院治療。市公安局的工作就由衛強同志暫時代理掌管一下。」葉凡大手一揮直接下了命令。

「葉書記,我寧滿並沒有絲毫錯誤,憑什麼停我的職?」寧滿大聲的反駁道。

「就憑我葉凡是同嶺市市委書記,代表同嶺人民,所做的一切,我就叫待給遲浩強同志調查處理。」葉凡市政法委書記遲浩強道。

「堅決完成義務。」遲浩強聲響也相當的響亮,這老子一向跟寧滿不對付。

兩人又不是同一個圈子的,這下子借葉老大之手逮到一時機,那還不整死寧滿。所以,自然答覆得響亮乾脆。

「我要向省里申訴,申訴!」寧滿嘴chún抖瑟著,神色發黑著大聲的叫道。

「這是的合理權益。」葉凡冷冷的哼了一聲,轉身去了醫院探望受傷的調查組成員。

不過,在反省包毅的傷勢時卻是大吃一驚。由於,葉老大發現,包毅受的並不是普通的傷。在內息之術探查之下,發現是有高手在包毅的身上動了手腳。

內息所經過的經絡之處有多個地方被阻隔了,包毅有著四段身手。能在他身上下手的絕不會下於六段。

難道是鳳草天請來的保鏢?葉凡暗暗警覺,鳳草天能請到如此高手,那此人不簡直。絕不像他表面上所看到的如此的草莽。

葉凡支開了人,拿出了銀針,在內息之術相jī之下進入了包毅的經絡之中。

整整三個時當時,包毅醒轉了過去。

「葉書記,我……我沒能完成義務。」一睜眼看見葉凡,包毅滿臉的慚愧,想掙扎著站起來。

「別動,傷剛好一些。」葉凡伸手悄然的按住了包毅,問道,「當時怎樣回事?在打鬥中有沒發現什麼異常的狀況?」

「我是感覺有些奇異,末尾時那些人雖相當的多,不過,身手都不咋的。我包毅自信以一人之力相對能撩倒十幾個。

而且,結合調查組是由市公安局和檢察院的同志組成的。全是chōu調的是精兵強將,每個人對付三四個肇事者應該不難。

不過,後來hún出去三個人。身手著實了得。我跟一個長著鬍子的年青人猛對了一掌。

發現手掌彷彿擊在了石頭上似的,登時就發麻發痛。當時我還不信這個邪,第二拳昴足了全部力氣干過去。

當場我就被他打得退了七八步,而且,喉頭一震就噴血了。那人拳頭重似泰山,反震之力太大了。

我連耳朵都嗡鳴震響,差點就暈了過去。」包毅皺了下眉頭又講道,「葉書記,那幾個一定是鳳草天請來的高手。

像這些礦業大老闆,身邊都請得有高手。葉書記還得心一點,明天發生了這種事,一定是鳳草天成心為之。

而且,本來我是想試探一下海山煤礦,所以直奔7號洞井而去。顯然,觸及到了他們的軟肋。所以,才jī發了矛盾。」

「有沒聽見那個鬍子叫什麼名字?」葉凡問道。

「不清楚,當時我本人曾經恍恍惚惚的了

「以前在鳳草天身邊有發現那個鬍子嗎?」葉凡問道。

「彷彿沒有,此人估量往常是不lù面的。而且,我在跟他打鬥中發現,引人手臂處紋著一條鳳凰。倒是奇異,女子紋這個幹嘛?」包毅有些疑惑。

「難道是hún黑的?」葉凡問道。

「有這個能夠,而且,還不普通的黑把頭。葉書記,我感覺好多了。」包毅著,倒真的站了起來。剛才經絡被葉凡疏理了一番之後其實好了一大半。

「寧滿曾經被我復職了,如今市公安局由衛強副局長在暫時代理著。就安心在醫院養著,我知道曾經能站起來了。

不過,還得養著,別落下什麼後遺症。而且,我還要拿做文章。膽大包天了,連公安局長都敢打成這樣。

我估量,他們那個鬍子高人暗中對的經絡下手之後就是給人形成一種傷不重,而其實又很重,一時站不起來的現象。

我們將計就計,暗中幹些事就是了。不過,要留意安全。既然他們那邊有高手,也不能掃除他們對下陰手的能夠

「這個節骨眼上應該不會,假設我死了,他們的責任不是更大了。」包毅搖了搖頭。

「凡事都得心點,我看那個鳳草天什麼事都幹得出來。到時折騰出個醫療事故來也有能夠。而且,他們也分明的感覺到了的要挾。7號洞井曾經讓他們坐不住了。我會叫待市局多派些人來跟一同。」葉凡安排道。

「隨意叫個把人陪我就是了,還請葉書記放心,我會有辦法保護我本人的。

而且,我也置信,我包毅就是一隻打不死的蟑螂,倒是葉書記,如今封了海山煤礦。

他們的下一個目的很能夠會針對。倒是要心著了。最近這段工夫,我還是安排兩個便衣警察隨時跟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