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二百四十五章把水攪混

第二千二百四十五章把水攪混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哼,他們也敢反天不成?這同嶺市還是黨的天下。我們軍隊就堅決反對同嶺市委的決議。

只需有需求,我們隨時可以派人去。一個黑惡集團就能嚇著我們了。

笑話!我呂林在這裡擱下話來。葉書記這指揮棒往哪指,我呂林跟上。」軍分區司令呂林同志堅決、強硬的表了態跟著葉凡。

「他們的確做得太過份了,有意見可以到市委市政府提嘛。或許可以向省里申訴。

怎樣能採取這種不明智的行為,太過激了一些。處理一定要處理了,不處理還怎樣能表現政府的威信?

不過,我們也要思索到一些實踐狀況,換一個角度來講,站他們立場下去講。

估量他們也以為本人有一定的理由。是不是先由天木礦業集團的指導層派出人來跟我們商談一下。

首先,調查組成員的醫藥費用就得他們擔任。二來,增強勾通,合理處理也是必要的。」任信天道,這貨的話可是有些令人隱晦。

「是,只不過一件普通打架事情。只不過過激了一些,聽他們曾經向省里申訴過了。

省里曾經把材料轉到了同嶺市政府。而且,省里的於省長也很關注這件事。

想不到在這個節骨眼上就發生了這種事。唉,假設能早拿出一些合理辦法來也許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

還是短少勾通!我想,多勾通,就不會發生。」宣傳部長鳳水玲嘆了口吻,道。

明擺著不贊同葉凡把下午的事情定性為黑惡事情了。而且,似乎有指摘葉凡在成心的不勾通,不處理省里轉來的材料的意思了。

「增強勾通,合理處理應然是可行的。但是,我想提示任書記跟鳳部長。

早上鳳草天不是到過葉書記辦公室,又是拍桌子又是翹腿的,這難道就是天木礦業集團所謂的勾通方法?

動聽點。這是他們在炫耀拳頭大,炫耀權利強。這是公然的在要挾市委,逼迫市委按他們的思緒去處理。

市委派出結合調查組是完全符合程序的。難道能看到有人攔車喊冤而不故。

更何況,那對母子攔的還是加拿大來的王市長的車子。讓本國冤家看到這種狀況,影響極端的壞。

估量,就是如今,王市長還在關注著那對母子。這個,也是他們跟我們締結敵對城市的一個條件。

假設連這點事我們同嶺市委市政府都處理不了。人家還怎樣能置信我們?

所以。這事不是缺了勾通,而是勾通要放在對等的根底上。看他們那咄咄逼人的架勢,根本就不想要勾通。而是到市委市政府來下命令的。」米秘書長一臉憤然,講道。

「對!這種行為就要嚴肅處理,嚴峻打擊本末倒置,一個帶有黑惡行徑的企業居然妄想著要控制和要挾我們同嶺市委市政府,這叫什麼?

這簡直是狂妄。我想,調查組還得持續組建,而且,級別要更高,實力要更強。不能局限于海山煤礦,我建議可以擴展到整個天木礦業集團。

就是鳳草天,也是我們調查組要調查的對象。我們要堅決的打冇壓下有些不良企業的囂張氣焰。

充分的顯示我們市委市政府的決計和力氣。黨的指導絕不能撼動。任何人都不行。

我們同嶺市委市政府不是軟蛋子,是黨指導下的政府。」這時,市委副書記、紀委書記李韋也堅決的表了態支持嚴肅處理。

「擴展到整個天木礦業集團,這個相對不妥當。」常務副市長畢雲理啟齒就表示反對,他看了李韋一眼,道,「李書記。我們要充分思索到實踐狀況。

不要講別的,天木礦業集團一年所交的稅收佔了我們全市的十幾分之一。

沒有了天木礦業的稅收,我們估量全市連工資都發不下去了。們也別講我畢雲理怎樣,沒辦法,我是協助高市長管市政府的。

全市幾百萬人民的吃喝拉撒都跟我們有關係。不當家不知道柴米貴。沒有了錢,市政府根本就過不下去。

海山煤礦的某些人是有些過激了。這事一定要處理我支持。不過,即使是要處理,那也僅僅是針對那些圍攻調查組的一些人。

而不是海山煤礦全部。海山煤礦是章河市第一大企業。們可以問問龍東同志,假設沒有了海山煤礦,估量章河市的經濟指數將下降10個百分點。

就是要求海山煤礦停業整理,我覺得市裡也要慎重思索。要充分的思索到這件事對海山煤礦的影響。

停產一天上去,作為海山煤礦這樣的大企業,損失都是以幾百萬來計算的。他們損失幾百萬,我們財政方面也得損失幾十萬。

而且,由此帶來的一系列影響也在往外沿延伸拉開。比如,需求海山煤礦提供煤碳的一些企業,像發電廠等。

假設沒有了海山煤礦的煤,那發電廠不就得停了。而發電廠一停,沒有了電,我們市裡好多企業不得因此而停產。

這樣越來越大,範圍越來越寬。估量,遭到波及的就不止一個海山煤礦,這是一個動作鏈。

不斷算下去,估量遭到影響的人數不下幾萬,甚至上十萬都有能夠。

這可是一股可怕的力氣。真過激的刺激了他們,幾萬人發動起來,到時,我們市委市政府頭就大了。我想,高市長估量跟我有同感吧。也許,感覺更劇烈一些。」

畢雲理是站在本人作為常務副市長立場站出來講話的,倒不是講畢雲理想怎樣樣去幫襯,罩著天木礦業集團。

由於,老畢同志跟高成根本就尿不到一個壺裡。這次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