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二百四十七章劫財還是劫色

第二千二百四十七章劫財還是劫色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收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說得也是,血濃於水。」鳳溪河點了點頭。

凌晨四點。

因為是冬天了,而晉嶺這邊天也較冷。南方人們還穿著單衣,可是晉嶺這邊早就是茄克毛衣,有錢人就是裘皮了,而且,天黑得早而亮得晚。

當然,葉老大的房間里有空調,倒也不感覺到冷。

這貨睡得有些迷迷糊糊時一聲輕微到普通人的耳朵無法感覺到的聲音傳來。葉凡頓時豎起耳朵,鷹眼跟蝠耳通術融合著張開了。而且,氣波探測也施展開了。

果然有動靜。

應該是幾個高手進來了,在鷹眼下,葉凡發現有三個人。打頭的那個好像是個姑娘,那身手,就是葉老大都暗暗稱奇。因為,那女子的輕身提縱術施展開來落地如無物般的輕柔。

她進到葉老大卧室外間一個小會客廳時先是一腳輕踮在門口的椅子上一彈就滑到了桌子旁。

隨著屁股就坐下去了,沒有發出絲毫聲音來。而後面的兩個那就遜色得多了。憑著葉老大多項功能目測的結果,後頭兩個估計就四段五段左右身手。

見那姑娘坐下後並沒有其它動作,葉老大倒也饒有興趣的關注著三個高手毛衣賊到底想幹些什麼?是劫財還是劫『色,,那正好了。

後頭兩個跟那姑娘打了個手勢,姑娘點了點頭。

兩個人大膽的打開了手電筒,在房間里一找找到了電燈開關開起了電燈。

這夥人還真是大膽,深夜摸進市委書記房間居然沒有掩飾身份。絲毫化妝都沒有。

還是本來面目,只見一個留著小鬍子的年青人幾步到了葉凡的床前,兇巴巴的伸手就把葉凡的被子一把給掀開,嘴裡叫道:「起來起來!我們姑娘來了,你他嗎的還窩在被窩裡裝死不成?」

「你······你們什麼人?」葉凡裝著略顯慌亂樣子從床上坐了起來。略顯恐懼的盯著那姑娘。

頓時·葉老大愣住了。

因為這姑娘葉老大見過,根本就是兩年前的2月份葉凡在伊犁河嶽支山下的碧雲灘玩耍時遇上的那個釣了黃魚的姑娘·當時聽她村裡人叫她『阿四,。

而且就在前段時間在咖啡館還見過這姑娘就坐在隔壁桌的,雙方還微微的點了點頭。

「怎麼是你?」阿四也是一愣,盯著葉凡看了一眼,問道。

「姑娘,咱們又見面了。不過,這次見面可是有些詭異了。你深夜到訪有什麼事?這個,你一個姑娘家·怕不方便吧?」葉凡表情輕鬆了下來·問道。並且,臉上溢出一絲玩味似的微笑。

就是跟著阿四來的兩個跟班也發愣了一下。

「你怎麼會認識四姑娘?」留有小鬍子的傢伙問道。

「四姑娘,這名字不錯。」葉凡不答嘴裡念叨著的卻是這個。

「你嗎的找死啊不答老子的話?」小鬍子火大了,一巴掌掄起往葉老大臉上招呼了過去。

「慢著鳳雷。」四姑娘擺了擺手,看了鳳雷一眼·說道,「兩年前我在一河灘釣魚偶遇上的。想不到他居然到這裡來當市委書記了,這地球,還真是小了點。」

葉凡鷹眼發現,小鬍子年青人的手臂上果然有一隻鳳凰。跟包毅講的那個高手估計是同一個人。

葉老大瞬間就明白了,敢情這夥人就是鳳草天請來的高手了。而且。四姑娘稱呼小鬍子叫鳳雷·而鳳草天也姓鳳,這就很值得推敲了。

另外一個光頭的年青人很麻溜的給四姑娘泡上了茶。

「給他也來一杯。」四姑娘說道。

「你們還真不客氣,這是我的家。要泡茶也是本人來才對。」葉凡感覺有些好笑。這幾個傢伙還真不是一般的大條。

「少囉嗦,我家四姑娘問你話你就回答,沒問時你他娘的少囉嗦。不然,你雷爺的巴掌可不是吃素的。」鳳雷兇巴巴的講道。

「中啊,四姑娘深夜來估計不是找葉凡敘舊的吧?」葉凡看了阿四一眼·淡淡的問道。

「見到你,我突然改了主意。很簡單,天木礦業集團是我們鳳家的產業。從現在起,你不但不能再去惹天木礦業集團,還得利用你手中的權力扶持它更上一個新台階。你能做到嗎?」阿四盯著葉凡′表情平淡的問道。

「四姑娘,這個·可是二爺……」鳳雷剛想插話,叭地一聲脆響,這貨挨了一個清脆的耳刮子。葉凡發現,那五指印很清晰,看來,這巴掌甩得不輕。

「我講話時什麼時候輪到你來插嘴了?看來,鳳雷,你在外混得久了,是不是忘了鳳家的規矩?」阿四收回了手,一臉嚴肅的哼道。

「是······是······」鳳雷居然不敢還嘴,捂著嘴退到了一側。看來,這位阿四姑娘很有威信。

「如果本人不肯呢?你們是不是要殺害市委書記了?」葉凡淡淡的哼聲道。

「殺你,不會。」阿四搖了搖頭。

「那你們想怎麼樣?」葉凡倒是來了興緻,饒有興趣的瞄了阿四一眼,發現,雖說二年過去了。

這姑娘卻是一點都沒變。還是那身村姑打扮。不過,跟前段時間比,她今天換成了淺紅大花色的衣服。

人顯得樸素,長想也不是那種像喬大小姐一樣的一見面就能顛倒眾生相。

不過,她倒也彼有一股子另類的風味。給人一種吃久了都不嫌膩歪的感覺。

「呵呵,小子,我們家姑娘有一千種法子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這時,那個光頭笑道。

「噢,本人倒真想聽聽如何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