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二百四十八章不會玩就不要玩

第二千二百四十八章不會玩就不要玩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收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呵呵,不會玩拳就別玩,免得丟了鳳家的臉面。」葉凡淡淡笑著,很是隨意的拿著茶杯的手就橫擱了過去。

「叭啦……」

一聲脆響過後,鳳雷早身子一撲早摔倒在了屋角。

「這是給你點小教訓,米月是市委秘書長,不是你等能隨便欺負之輩。」葉老大再次冷哼一聲,伸手突然往米月那麻袋子一招手。令鳳家三人跌破眼鏡的事發生了。

那遠隔葉凡三米距離的麻袋裹著米月那高挑的身子居然自動飛了起來,葉凡的手好像是有超級吸塵器,不帶任何風聲的就連人帶麻袋子給吸到了身邊。

滋啦一下。

麻袋子在葉凡手中如薄紙片一般頓時就裂開成了兩片。

「葉書記,我······」米月一臉興奮的站了起來。腳一軟,居然倒在了葉凡的懷裡。

「你先到我床上躺躺,可不能外漏了春光。咱們嘛,還得留著自個兒瞧是不是?」葉凡伸手輕輕的拍了拍米月的腰姿。

米月臉一紅,頓時風情萬種,她居然白了葉凡一眼,幾個跨步到了床前拿起被子把自己緊緊的裹了起來。

「葉書記請!」鳳四突然舉起茶杯往葉凡面前推去。雖說剛才著實令她震憾,但鳳四還是相信自己的判斷。

認為葉凡剛才那手隔空吸物肯定是什麼秘術。並不能代表著葉凡就是九段位的強者,能做到內勁處放的地步。

「謝謝鳳姑娘的茶!」見茶杯從空中平穩的飛來,葉凡伸手一擱,內氣發出,托著茶杯往自己身邊而來。鳳四臉蛋突然漲紅,內氣全部發出,推著茶杯如離弦之箭一般想砸向葉凡。

不過·她今天遇上了變態的葉老大。人家那是淡定自若的伸手接住了茶杯。

鳳四根本就不敢相信,她臉憋得更紅了·呈紫青色。一股巨大的內息之氣鼓注之下推著茶杯往前想走。

不過,葉老大太淡定了,好像握一普通茶杯一般隨手就操在了手中。而且,鳳四頓時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反震之力,心臟一陣子絞痛,知道受了點輕傷,估計·還是人家手下留情了。

葉老大還湊臭孔前聞了聞·贊道:「鳳姑娘喝過的茶杯居然余香裊裊。咱就不嘗了,免得奪了姑娘初吻!」

「你!」鳳四那臉一紅,她怒目瞪了某有些猥瑣的官員一眼,馬上站了起來,看了葉凡一眼後轉身就走。

「就這樣走了·麻煩你告訴一下鳳草天。咱們還是按法律辦事,別搞這些幺蛾子。不然,休怪我葉凡心狠手辣了。」葉凡突然冷冰冰的哼道,那聲音很冷。

指著米月講道,「米秘書方面,希望他經後收手·別再去作弄一個普通女子。不然,這就是榜樣!」

葉老大一講完,雙手往桌上輕輕一按。米月差點吞了舌頭。因為那茶杯整個都沒入了硬實的紅木傢具中。這需要多大的力氣,而且,茶碗怎麼沒有碎了。

「我會再回來的,到那個時候你再跟我談天木集團的事。不過,在我還沒回來之前·我二哥不會再找你麻煩。你要調查,你儘管去弄。不過,我想讓某些人明白,伊犁鳳家不是擺設。」鳳四冷哼一聲,轉身帶著兩個跟班走了。

「難道我葉老大是擺設?」葉凡冷冷的嘀咕了一句。

轉頭才發現床上的米月正裹著自己的被子·一臉粉絲相的盯著自己。

葉老大都有些尷尬了,笑道:「米月·你一個姑娘家這樣盯著一個年青人可是不禮貌的?更何況,孤男寡女的你又在床上,我可是有些把持不住自己。到時做出什麼人神共憤的事來就不妥當了。」

「那你有膽晚上就上了本姑娘。」想不到米月居然潑辣的甩出了這句話來,葉老大差點給噻住了。尷尬的笑了笑,說道,「算啦,這麼晚了你也回不去了。我到側間客房去睡,這裡讓給你了。這個,呵呵。」

這貨一講完,溜得比兔子還快。

「我又不是老虎,怕什麼……」米月沖著葉老大的後背嘀咕道。米姑娘還感覺有些鬱悶,有種被人輕視的感覺。姑娘嘛,別人真要弄她時會感覺到自己不被人尊重,別人真不弄她時,又感覺被人輕視。

「四姑娘,想不到政府官員中居然有如此高手,真沒想到。幸好你來了,不然,早幾天如果二爺要親自動手的話,也不曉得會造成什麼結果了。這些,想想都有些可怕。」鳳雷有些心有餘悸。

「此人,著實不簡直。一個如此高手居然能在政府官場混得風聲水起的,此人,不是常人之輩。鳳雷,給在同嶺的家裡人講一句,絕對不準去惹那個葉書記。不然,我鳳四的家法要伺候了。鳳四一臉寒霜,講道。

「可是人家並沒放過咱們家的公司,看架勢,那個葉書記是要下重手了。到時,難道咱們仲長脖子等著挨宰不成?」鳳雷有些不甘願。

「這事別跟我講,那是草天的事。叫他自己把屁股擦乾淨。別以為我不曉得,這些年下來,雖說公司是越做越大,錢也越賺越多了。但是,太黑心的錢咱們賺著心裡會發虛的。

今天葉書記就是個例子,人家拳頭硬,再加手頭上有權力,真要把同嶺的天木礦業滅了也完全有這能力。

不過,既然他曉得了天木礦業是伊犁鳳家開的,我相信他會改變一些主意的。

即便他是九段高手那又怎麼樣?咱們家有老祖宗。有什麼事擺不平。」鳳四冷哼著,滿身充滿了煞氣,跟平時所表現的村姑相判若兩

「四姑娘,那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