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二百四十九章囂張的傢伙

第二千二百四十九章囂張的傢伙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呵呵,冠冕堂皇罷了。」想不到林要風絲毫不給葉老大面子,的塞出一句能噎死葉同志的話來。

「對不起葉書記,他這人習氣了。自持有點本事,往常難有幾人能入他的法眼。其實是夜郎自大罷了,時下早就不是拳頭大就能打天下的時代了。即使是有點手身,但在槍彈面前也顯得有些脆弱有力了。」包毅一臉尷尬,滿懷歉意,講道。

「手身,看這師弟的口吻,估量這拳頭還不是普通的大吧。時下雖早不是拳頭打天下的時代,但拳頭大就是硬道理。

異樣的道理,拳頭大,假設槍還握在手中,那的殺傷力比普通人強了十倍不止。

兩相對比,拳頭大點還是好!」葉凡淡笑道,倒也不生氣。而且,倒想試試這傢伙到底有多少能量。不然,他就是狂妄了。

假設真有能量,支出下倒也不是個不錯的選擇。隨著陳軍參加了A組,李強一個人曾經忙不過去了。

葉老大有時感覺身邊人不夠用了。雖在同嶺市還有著齊天相助,但是,齊天有軍職在身,總不如李強這種自在身運用起來襯手。

「拳頭大當然就是硬道理,這個,誰不知道。也不勞葉書記再囉嗦一大堆了。」林要風並不賣葉凡的賬,以為葉凡如此的講還有點阿諛奉承的嫌疑。

「呵呵,年青人,自以為拳頭有多大?」葉凡淡淡笑著看了林要風一眼。

「不大不,跟一些硬把子的老長輩相比,要風還nèn著點了。但在如我如此年輕一輩人中,除了華夏四秀以外,要風來真沒服過人。」林要風的自決計還真是強悍。

「見過華夏四秀?」葉凡問道。

「沒有,傳他們個個年輕。三十歲左右曾經是八段位的高手。要風自詡假設論歲數算段位,要風並不落後於他們多少。只不過要論工夫上,要風還得過幾年了。」林要風居然嘆了口。似乎生不逢時很絕望。

「這話我聽不懂?」葉凡成心道。

「是不懂,我們那個圈子跟們根本就是風馬牛不相及。人家商圈充滿銅氣,官場充滿詐氣,我們那個圈子就是充滿霸氣。霸氣懂嗎,這是不同於們那個環境的另一種勢氣。這事,跟講也沒用,永遠也體會不到。」林要風哼道,語氣中居然略顯譏諷。

「呵呵呵。目前我正需求人幫我做些sī事了。既然充滿霸氣

這樣吧,在大學裡我最喜歡掰手段了。號稱海江大學中『最大的腕』。

假設能掰倒我這右手,從此後假設掰不倒,打哪裡來滾回哪裡去,本人不屑於用狂妄而又有才能偉大之輩。」葉老大漏了點霸氣出來。

那話一出。差點氣得林要風一佛升天二佛出世了。

他是冷笑了十幾聲才停下了笑,道:「掰過輕爾易舉,本人也一樣,根本就不屑於跟連手段都掰不過我的同志做事。

要想使喚我林要風,來,拿出吃奶的力氣來,先把本人掰倒在。

不然,一切只能歸於狂妄而無絲毫本質性的意義。嘴皮子這個論不上功夫,本人不喜歡淺薄之輩。

而且。官員在體制中彷彿很上檔次,但在我林要風眼裡,狗屁不是?」

林要風還真是有些直拗了。

葉老大心裡暗喜,知道這子入了本人圈套。剛才那話可是反著的,林要風年少氣盛,果真中計了。

「來吧年青人,讓我看看的實力再論。這嘴皮子耍再多也是白費。」葉凡右手在桌子上悄然的一磕豎了起來。

「呵呵。」林要風輕蔑的掃了葉凡一眼。轉頭沖包毅這個師兄聳了聳肩,道,「等下師兄可別講我這個師弟毛手毛腳的沒給人面子。」

「唉,下手留點情。」包毅無法的嘆了口吻。

兩隻手緊緊相握。

「預備好了沒有葉書記?」林要風大條的笑問道,一臉的戲耍味兒。

「沒事。要不要做一下預備運動?」葉老大表現得比他更狂。

「不需求,我喊一二三。到三我就要使力了。」林要風哼道,嘴裡念叨著一二三,到第三時嘴裡很自然的順著就喊道,「下去吧!」

不過,令林要風師兄弟倆大跌眼鏡的就是。葉凡的手段還是正合理應的豎著,沒有絲毫下傾之勢,連個顫慄都沒打。

包毅還以為是師弟手下留情在給葉書記留面子。一時心裡也是大定,心本人這個師弟沒白去全國逛幾圈,還懂得人之常情。

「噢?」葉凡裝著一臉訝然樣子看了看林要風,道,「年輕人,使點力使點力,別看師兄面子要給我這個滿身詐氣的官員留面子。」

葉老大在持續刺jī,打壓林要風。對於這種人,就要表現得比他更狂更霸氣才行。

猶如訓馬普通,烈馬由於是良駒而不服人。只需能訓服他的人,一旦認主,烈馬就變成了最忠心的千里馬。

「哼!」果真,林要風怒了,五分力氣使出,他要讓葉凡狠狠的丟回面子。

不但要把手段掰下,而且,要讓這傢伙痛上一段工夫,當場痛得喊媽出糗才行。

包毅的眼皮子不由得跳了幾下,心裡叫聲『苦了』。想不到葉書記也是如此的年青氣盛,這下子惹出了師弟的真火怎樣了得?

不過,包毅震驚的發現。葉書記的手段還是原封不動的豎著,彷彿沒人跟他掰只拿個花架子似的。

還是師弟懂事,真懂事了……包毅在心裡又輕鬆了起來。

不過,他漸漸的發現似乎有些不對勁。由於,師弟的呼吸彷彿變得有些短促了起來。

而且,半分鐘當時,發現師弟的額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