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二百五十八章給老子抓

第二千二百五十八章給老子抓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朴妹珠家是韓國很有名的大家族,聽說以混黑起家的。(最穩定,所以,家裡養的高手很多。

而且,朴家本身也是一武林之家。在韓國也相當有名氣,跟以前你去過的金家差不多底子。

而且,朴家有人在韓國政府工作,位置還挺高的,差不多跟咱們國家的正部級大員同個水準。

因為此事,人家已經向教育部提出了抗議,要求嚴懲兇手什麼的。不然,燕大校長也不會親自批示開除雪紅了。估計校長也是被逼的。」喬圓圓講道。

「當時的證據採集下來沒有?」葉凡問道。

「弄下來了,當時發生這事後我馬上給鐵占雄部長講了這事。他一聽馬上就安排王朝親自下來暗中調查了一番。所有的證據,人證物證都齊全。」喬圓圓講道。

「既然證據都齊全,怎麼雪紅還被開除了。王朝完全可以向學校出示調查證據。」葉凡哼道,眉頭皺了起來。

「出示過了,不過,學校說是他們已經報案。正在調查,而且講了一大堆廢話,什麼影響影響的,結果就給開除了。」喬圓圓講道,「無非是鄭天濤跟鄭上明兩人給學校施加了壓力。

再加上一個韓國朴家以國外影響想威脅,這事就複雜了。一邊是威名顯赫之豪門,一邊卻是農村出來的苦哈哈。

雖說雪紅的三級跳學校很欣賞。但在權勢之下,什麼能力都是虛的。」

「要調查是不是。那就調查到底。李管家,馬上打電話給王朝,叫他到紅葉堡來一趟。」葉凡交待一旁的李管家道。

半個小時後王朝趕了過來。

看過王朝提供的證據後葉凡沉思了一陣子問道:「王朝,就憑這些能不能搬倒他們?」

「憑這些完全可以抓捕鄭青跟朴妹珠。因為,是他們攻擊在前,並且手段惡劣,居然動用了硫酸和刀棍等殘人的東西。而雪紅完全是正當防衛。不過,這事很複雜。現在鄭家在盯著,而韓國的朴家也咄咄逼人。想翻盤過來,相當有難度。除非能找到壓制鄭家的東西。」王朝俱實講道。

「這事鐵哥怎麼看?」葉凡問道。

「鐵哥的意思是息事寧人,不要跟他們再硬下去。去找一個和事佬出來講和就是了。他還講了。目前先生你處於仕途的發展期,不宜於過多樹了像鄭家這樣的強勁對手。

不過,鐵部長也講了。這事即便是他出面效果不是很大。鄭天濤跟鄭上明不會賣面子給他的。

人家兩人級別都比鐵部長高。還有,鄭青的子孫根給踢壞了。估計,即便是能通過手術接起來也只能當尿管用,不能人道了。

而朴妹珠估計今後沒辦法再生孩子了。整個子宮都給切除了。這事想和解難度相當的高。

而且,除非能找到一個能讓鄭家跟朴家都忌憚的人出來才行。不然,這死敵估計要結定了。」王朝也是一臉凝重的講道。正講著時。這時,管家李成進來,說是外邊有個上校軍官求見。

「只是一個軍官嗎?」葉凡問道。

「不止,有五六個兇巴巴的軍人。還有一個一級警督和幾個警察。看架勢是來拿人的。」李成一臉凝重。講道。

「葉哥哥,你別管我的事了。我跟他們走就是了。大不了坐牢。」雪紅火大了,憤怒的嚷嚷嚷道。

「你到樓上去。囉嗦什麼。」葉凡輕磕了下剛換的新茶几,說道。雪紅嘟了幾下嘴巴上樓去了。不久,李成領進來一個大眼的上校和一個瘦臉的一級警督。

「你就是紅葉堡的主人葉凡?」上校口氣相當的大,環顧了四周一眼,眼神從左側的王朝臉上滑過,又看了看坐假龍榻上的葉凡一眼,冷冷哼聲道。

「嗯。」葉凡淡淡的應了一聲,既然上校無禮了,葉老大也沒必要對他客氣,說道,「我是,上校同志,有什麼事要找我嗎?」

「我是市公安局刑偵總隊總隊長蔡強,這是我的證件。雪紅在燕大校園內行兇殘人。

這個案子已經由燕大校內公安局移交給我們市公安局刑警總隊了。

今天我們來就是支會一下葉先生,雪紅聽說是借住在你們紅葉堡的……我們要帶她回局裡調查,這是逮捕證。」蔡強出示了證件及逮捕證。

「事情還在調查中,你們怎麼就能認定雪紅同學是兇手。我想強調一點,雪紅同學不但不是兇手,反倒是受害者。」葉凡表情平靜的講道。

「是不是兇手不是你葉先生就能決定的事,這事得由市公安局調查過後才能下定論。」蔡強的態度開始強硬了起來,口氣顯得**的。

「你們這樣氣勢洶洶的,顯然把雪紅同學當成兇手了。還什麼逮捕證,難道雪紅的案子已經由公安機關移交到檢察院了?」葉凡哼聲道。

「雪紅在校園內行兇打人致人傷殘,經市公安局鑒定,鄭青和朴青陽都屬於重傷。還有他們的幾位同學……

雪紅已經構成犯罪,由我們公安機關逮捕歸案純屬正常。葉先生難道想故意的阻攔公安機關執法?

葉先生這紅葉堡很大,不過,知法犯法,即便是紅葉堡再大,難道還真想跟國家想抗嗎?

我希望葉先生能明智一點,不然,如果你折騰得厲害,我們完全可以以包庇罪把你也一併帶走。」蔡強隊長一臉嚴肅的說道。

「蔡隊長,少跟他們囉嗦了。直接把人銬走就是了,何必跟他們浪費口水。」上校很不滿意蔡強的行事風格,認為他太軟了一些。

「放肆,你是那支部隊的。這裡是什麼地方,什麼時候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