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二百六十一章三少將還扛不了一少將

第二千二百六十一章三少將還扛不了一少將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敢情這事是人家反間諜局的張雄局長在搗鬼了,而宋定飛只是一『前鋒打手』罷了。

今天要擺平這事,就得先擺平了張雄這位同志才行。不然,宋定飛給他十個腦袋也不敢背著張雄這個頂頭上司放人的。

張嘯雲頭有些大了,張雄這個人從來強勢,會不會賣自己面子,那就難講了。不過,這事既然老朋友拜託的事,不出手絕對是不行。

第二天早上9點左右,宋定飛等人正在繼續審理時。部紀檢監察一處處長楊林同志帶著幾個紀檢人員匆匆趕到。

指名道姓的把宋定飛的兩個得力手下陳松,崔才生給帶走了。給的理由說是有人舉報兩人什麼什麼要調查云云。

楊林等人一走,宋定飛進了張雄的辦公室。

「他們明擺著找事欺負人嘛?肯定是昨天紅葉堡軍科所的事。變著法門來整人了,麻痹的,張嘯雲那個老東西乾的好事。」宋定飛一臉憤怒。

「欺負什麼人,清者自清,濁者就濁。不要管別人,你們接著繼續審理,要把丁勝強等人到紅葉堡的事查清楚。辦成鐵案,而且,要一查到底。丁勝強等人到紅葉堡軍科所亂來是誰主使的。不管涉及到什麼人,一查到底。」張雄把手中的鋼筆往桌上一扔,聲音很冷很冰。

「張局,這事,還真要磕下去?這個,往上。不是鄭天濤了嗎,這個可是有些不妥當?」宋定飛有些猶豫。

「定飛,如果你辦不好,我是不是要換個同志來辦了。紅葉堡軍科所不是一個普通的軍科所。

是防務部下屬。由軍委委員、軍委顧問兼防務部副部長的龔開河同志親自牽頭搞的。而且是龔將軍親自領導負責的。

某些同志亂來,我相信龔將軍是不會置之不理的。」張雄站了起來,親親的拍了拍宋定飛的肩膀。

「張局,我並不是怕事。我是擔心你,既然張局決定了,我堅決完成任務。」宋定飛一個立正,轉身大步而去。

「鐵部,想不到鄭天濤居然搬出了張嘯雲來。」張雄打了電話給鐵占雄。

「呵呵。紀委有紀檢的手段,你頂不住啦?」鐵占雄笑著說道。

「有啥頂不住的,葉凡是咱們圈子的頭。咱們這些當下屬的就是全部陣亡也得頂到最後。

我曉得,張嘯雲在變著法門警告我。要求我把丁大勝等人放了。不過。既然他們敢直接對我的手下下手,那我也不客氣了。

乾脆要捅就捅到天上去,鄭天濤又怎麼樣?一個少將就能把天捅破了,我張雄也是少將。

你老鐵也是曾經的少將,葉大帥更不用講了。我軍最年輕的少將。咱們三少將還打不敗一個少將,那咱們真成孬種了。」張雄豪氣大生。

「哈哈哈……」鐵占雄爽朗的大笑開了,說道,「知道這樣了還擔心什麼。鄭天濤又怎麼樣,我相信。最終的結果是他必須低頭。

葉凡再不濟還有個喬家大院。而且,你忘了。張嘯雲不過是中紀委駐國安部的紀檢幹部罷了。

紀檢最大的頭在費家。張嘯雲又算得了什麼東西。他如果真曉得了葉凡跟費家的關係的話,估計,這老傢伙那腿肚子都會抽搐的。還強出頭,出個屁頭。

更何況,雪紅的情況你不是不清楚。拋開別的不講,就是雪家也不是好惹的主兒。

鄭天濤鄭家這次攤上了雪紅這個刁蠻女,那是活該他們要倒霉。而且,雪紅這丫頭雖說狠是狠了些,但從其自身來講並沒有做錯什麼?

人家都拿著硫酸鐵棍要毀了她殘了她了,她還不反抗,那不是自尋死路了。

從法律層面來講,葉凡正乾的事是正義抵抗不正當的事。鄭家兄弟倆利用手中的權力不但開除了雪紅,還妄想把雪紅滅在大牢。這邪,絕不可能勝正的。」

「雪紅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他們運氣太背,居然攤上了葉凡。這世上,跟誰作對不好,幹嘛要跟葉老大過不去。

鐵部,你看到沒有,那傢伙什麼時候倒霉過。即便是有時時運不大好暫時倒霉一下,但最終的結果總是正義戰勝『歪斜』。

更何況,葉凡憑著他的人格魅力深得喬橫山,趙括,龔開河、李嘯峰等軍隊高級將領們的喜歡和欣賞。

在這些軍界巨頭面前,昔年的顧天龍這樣的大帥級人物不是照樣被葉老大給『扁了』。

一個鄭家兄弟又算得了什麼?我倒是蠻期待的,不曉得這次鄭家兄弟會被葉老大整成什麼?」張雄講到最後居然笑了起來。

「他們糾由自取的。」鐵占雄冷冷的哼道。

「那當然,葉老大現在已經成長起來了。就是憑他自身的力量也是可怕的。咱們這個圈子,也不是軟環了。」張雄說道。

「呵呵呵,那當然,圈子的力量是無窮的。而且,輻射反照出去的能量更大。」鐵占雄爽朗的笑了,老鐵很開心啊。

同一時間,葉老大在王朝陪同下匆匆進了燕大校園,直奔陳白候校長辦公室而去。

不過,在辦公室外間卻是遭到了陳白候的秘書蔡陽的阻攔。說是陳校長沒空云云,就是不見葉凡這個所謂的雪紅同學的『家長』了。

「你嗎的滾一邊去。」王朝火氣很重,隨手一擱就把眼鏡秘書蔡陽給擱到了牆壁上。

葉凡叩門後不管裡頭有沒答應就旋門而進。因為,內門辦公室的門倒是沒有鎖。

蔡陽一看,臉色頓變,想溜出去找保衛處的同志來。不過,被王朝虎視眈眈著按在了茶几旁的椅子上,根本就沒給他機會。

「放心,葉書記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