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二百六十二章直擊燕大校長

第二千二百六十二章直擊燕大校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陳校長,你口口聲聲,左一個校黨委,右一個校黨委。(最穩定,我想問一下,你們開除雪紅同學是憑什麼標準?

我們講她打殘了人,這個,有公安機關出示的證明嗎?我是雪紅同學的監護人,你可以翻看雪紅同學的檔案記錄。

我這個監護人有權看看證明吧?你們總不能空口說白話,想開除學生就開除學生吧?

共和國是法制社會,你也講過,沒有規矩不成方圓。你們有你們的規矩,但是,我們也有我們的道理。

開除對一個從農村苦苦掙扎到大學的學生來講那是一個無法承受的打擊。

這是對她人生之路一輩子抹不開的污點。將影響到她一輩子的事。」葉凡手一伸說道。

「證明,當然有,是市公安局刑偵隊開具的。沒有證明我們怎麼可能胡亂處理這件事。每件事的處理都有一套複雜而嚴謹的程序。學校不可能胡亂開除任何一個學生,對任何一個學生,學校對待他們都是公平不偏的。」陳候白皺緊了眉頭,覺得這傢伙還真有些難纏了。

「放屁!」啪地一聲響,桌子終於被葉老大輕敲了一下,不過,那聲音還是傳到了外間,嚇得蔡秘書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想進去。不過,一雙大手穩健的按住了他。

「別急,只是敲下桌子。估計是茶杯磕得重了一些,放心。陳校長沒事的,咱們都是文明人。」王朝一臉淡定的說道。

「王……王局長,這事,你可得提醒一下那位葉書記了。這裡是燕大校長辦公室。

陳校長不但是燕大校長。他也是教育部部委委員,兩院院土,享受政務院特殊津貼的特級專家。

而且,從這所學校走出去的高官沒有上萬也能上千了。甚至,有的學生現在已經坐上了國家領導人位置。(最穩定,

希望你們能慎重點,別因此帶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地。」蔡秘書板著個臉,搬出這個來想壓人了。

「高官,我好怕啊!」王朝聳了聳肩。看了蔡秘書一眼,哼道,「有理天下行,無理寸步難行。這個跟高官沒關係。咱們還是耐心喝茶,喝茶。嗯,這茶還不錯,龍井茶,我也偶爾喝過幾次地。」

王朝一邊講著。一邊還當起了泡茶工。

「葉凡同志,希望你講話文明點。這裡是燕大領導辦公室!」陳候白略顯激動了,嘴唇微微有點顫慄。

「文明,我葉凡從來文明。但也要看針對什麼人。你們就這樣草率行事。你們幹了文明事嗎?

你們一群披著文明外衣的所謂的專家學者,校領導們都幹了什麼?

就拿你們所講的證明來講吧。市公安局憑什麼在還沒調查取證的基礎上就開出證明。

他們問過雪紅了嗎?雪紅自從那件事發生後一直就住在紅葉堡我的家中,沒有離開半步。

市公安局憑什麼開俱所謂的證明。你們拿著這種虛假而不靠譜的證明。拿著雞毛當令箭,不負責任的開除一名從農村苦熬到大校的莘莘學子。

你們良心何在,你們這幫班子成員,良心給狗吃了是不是?別以為我不曉得。

是不是鄭上明跟你們做了什麼交易,是他下的命令是不是?」葉凡越講越激動了,人也站了起來。虎視眈眈著陳校長。

就在這時候,門微微一響,燕大常務副校長武光中輕輕的走了進來。說道:「葉凡同志,你千萬別激動。這件事,其實,陳校長也是沒辦法。影響太大了,而且,市公安局既然開俱了證明,已經證明了雪紅同學打殘人的事屬於事實。燕大又能怎麼樣,對於這樣市公安局已經認可的罪犯,我們學校還能包庇嗎?」

「武校長,你帶走,跟他好好說說,別在這裡胡攪蠻纏了。(最穩定,我還要工作。叫保衛處的同志過來。這還要不要人工作?」陳候白見來了援軍,一下子又端起了校長架子。

武光中心說聲要糟,正想解釋一下。不過,葉老大卻是冷冷的盯著陳候白哼道:「想動武是不是?真好了,俺就好這口子。

陳校長,我可以打電話,馬上把保衛處的同志叫來,咱們好好的擺在檯面上論論這事。

你們抗不住部里給你們的壓力胡亂的開除了雪紅同學,居然還有理了是不是?

今天要講就擱檯面上講,我葉凡不但要把這事擱這裡講,還要跟報社的同志講,還要跟央視的記者講。我還真不信了,這天下就沒有說理的地方了。」

「陳校長,這位是雪紅同學的監護人葉凡書記。他也是剛從中辦督查室調任晉嶺省同嶺市任市委書記一職。

在中辦時還兼著唐主席辦公室副主任一職。這次咱們學校開除雪紅,其開除的標準就是市公安局開俱的證明。

不過,有一點沒處理好,那就是沒跟葉凡這個監護人通通氣。這個是我工作上的失誤,請領導批評。」武光中可是曉得一點葉凡的能量的,就連衛生部副部長張瑩月以及燕京市委組織部部長金樹洋這樣的人物人家都能給搬出來。

要說葉凡會怵一個燕大校長,武光中用腳指頭想也能想出來那是不可能的。如果陳校長真惹火了這位年輕的權貴。

就怕到時弄出什麼來無法收場那就麻煩了。從學校大局出發,所以,武光中趕緊挑明了葉凡的身份。

一個也是在提醒陳候白講話時要注意分寸,對待這位學生家長不能像對待普通人那樣。

果然,這個提醒微微收效了。

陳候白明顯的一愣之後,老傢伙臉色有些陰沉,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