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二百六十五章你想好接班人了

第二千二百六十五章你想好接班人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能坐到這個地位的,那個副部長不是50出頭積聚了大把子閱歷的同志。

當然,張雄的工作才能勿用置疑了。不過,在華夏這個很注重資歷年齡閱歷的國度來講,即使是你有才能。

也很難一時就位居高位的。除非你的背後有著極強的『推手』,不然,想會上副部長地位只能講是空談。

杜月朋只能是帶你一程引你一程,真正要上位,還需求你本人多方努力才是。

張雄當然也有野心,誰不想坐上副部長地位♀個,張雄的把消全寄予在了葉老大身上了。

由於,國安部副部長的引薦a組居有很大的建議權。其實,國安部有點像是a組的業務下屬機構。但又沒有得到國度直接認可,只是往常的常規就是如此罷了。

到時葉老大能說動龔開河同志,有龔開河同志出面力推那就有了五五之數的把握了。

「沒事,剛才看久了材料有些煩。」杜月朋用了一個『煩』字,倒是令得張雄悄然一愣。老指導這個『煩』字可是有著暗表示思的。

為什麼煩?

為何事而煩?

自然指本人剛遞上去的材料了,那老指導既然煩了,那闡明這材料上的事想得到經過就有難度了。

往往指導高興時你的事就好辦,煩惱時你還想辦事,那只能等著挨抽了。

這還是老指導對你很上心時的提示,要是對你不上心,估量就不是一個『煩』字成績而是嚴峻的批判了。所以,一個『煩』字很有考究的。

「我知道,這事觸及軍方一塊就有費事。特別是觸及到燕京軍區的鄭天濤同志就更為費事了。不過,老指導。我們可是身系國度安全。即使這事再順手,也得去辦理是不是?」張雄解釋了一下。

「你打算怎樣干?」杜月朋睜開了眼。盯著張雄。

「我想。能不能問詢一下鄭天濤同志跟這事的關聯。假設沒事更好,有事那就另當別論了。」張雄試探性說道。

「相對不行!」想不到杜副部長態度非常堅決的否決了張雄的建議。他看了神色有些嚴肅的張雄一眼,講道,「張雄。你是我看著成長起來的。

我不消在我臨退之前鬧騰出什麼大事來。再說,我倒是沒什麼。反正一個快退的老頭子了。

只需站好最後一班崗就是了。我是擔心你假設栽進這事外頭再想爬出來就難了。你明白我的意思沒有?」

「謝謝老指導的關心的栽培,張雄不斷銘刻在心。我也揣摩過這事的輕重,知道這事的嚴肅性和嚴重性。

不過。假設不處理。就怕紅葉堡軍科所那邊無法交待。畢竟,這事觸及到國度秘密,國度秘密無大事。老指導您整天在提示我們要慎重對待每一件事,張雄不斷把這當作信條。

而且,這事假設不處理,到時臨到頭時有人拿這事說事。說我張雄瀆職耽擱國度大事等等,那也是一件費事事。」張雄分析了起來≡然是想再爭取一下,博得老指導的首肯了。

「呵呵,軍科所,你小子使的這點障眼法真能瞞住你老人家我嗎?」想不到一向嚴肅的杜副部長居然淡淡的笑了,那雙眼睛彷彿施了法術普通,能洞徹張雄的心思。

這貨被杜部長盯得心裡有些發毛,眼神不由得有些偏移。

「看到沒,不做虧心事不會鬼叫門。你呀你,這點小心思也拿來擺我桌下面顯擺。

張雄啊,你火候方面還是完善了一點。有些事,既然要干那就要下手狠點。

做成鐵案鐵證,你說紅葉堡軍科所丟了204圖紙,那就請出示一下圖紙的外形或許闡明。

這方面你做得太模糊了一些。有心人假設抓住這一點,首先不要講有沒這圖紙,就你這工作的精細度就不夠一些了。

既然圖紙丟了一半,那就得提供另一半。當然,這個得由紅葉堡軍科所的同志帶來,我們只是驗證一下。

並沒有權利知曉圖紙的內容。而且,圖紙的內容概述總得讓我們知道吧。

不然,我們怎樣才能按要求找回圖紙。」杜副部長几句話上去,張雄登時感覺脊背有些發涼嘴裡有些發苦,額角都差點冒汗了。

他知道,老指導這是在正告本人出手還是太軟了一些。既然要整鄭天濤,那就整到底。

不要搞得半整半不整的,最後搞得不三不四的把自個兒都栽了出來v雄,再一次體味到了指導們的幹事風格和工作藝術。

「老指導,我錯了。」張雄是誠懇的垂下了頭。

「那個葉所長有找人說情是不是?怪了,一個軍科所所長,憑什麼跟鄭天濤這樣的軍界大腕叫板,這跟找死有何區別?」杜月朋彷彿在自言自語,一邊講著一邊伸手指頭悄然的在辦公桌上有節拍的叩著。

他看了張雄一眼,講道:「是什麼人替他出手我不想問了,不過,你覺得這樣干值不值?這個成績你一定要想好再答覆我,慎重再慎重。」

杜部長的表情非常的嚴肅凝重,給張雄帶來了一股有形的壓力。

「其實,只是敲打一下鄭天濤,葉所長的意思也並不是想整倒他。畢竟,有些事,能意會就行了。

葉所長這樣干次要是為了另一件事。所以,從大局出發,葉所長並不想辦為公家的事而影響到國度利益。

至於說老指導您問我值不值,我想講的就是,我以為值。不瞞老指導,葉所長是我大哥。

我是想幫他,並不是他有請人出面跟我講什麼?就是看他的面子。當然,丁大勝他們的確做得太過火了。

讓他們吃些甜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