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二百六十六章對鄭天濤下手了

第二千二百六十六章對鄭天濤下手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提供文字小說全文閱讀及txt全文下載,書友們可以把本站推薦給自己的朋友,謝謝大家的支持!「決定了!」杜副部長馬上就表了態,而且,態度空前的堅決。

「怪了,是什麼事讓你加快了決定?我記得前段時間我還跟你閑扯這事來,你還講張雄太年輕。工作經驗什麼方面還是欠缺了一點。在你退休前想扶他上去有些難度。反正你是羅列了一大堆理由。」龔開河有些疑惑的問道。

「紅葉堡軍科所的葉凡所長。」杜月朋笑道。

「一個軍科所所長跟你的接班人有什麼瓜葛,倒是怪了?」龔開河問道,心說難道老杜也曉得了葉凡的底細?

應該不可能。老杜雖說是a組的正式隊員,一直安插在國安戰線上工作。但葉凡的事他並不知曉。葉凡的事是一級絕密,就是在a組內部也沒幾個人知曉的。

「呵呵,老龔,你可別跟我打馬虎眼了。紅葉堡軍科所既然是防務部直接下屬的軍科所,而且是由你直接主管的♀個,不得不讓人產生聯想啊!再說,老龔,我也快退休了。你難道還不相信我一個老隊員,老國安,老a組隊員的黨性國性原則嗎?」杜副部長笑道。

「呵呵,你的聯想大錯特錯了。」龔開河笑道。

「不會吧老龔,我還是相信我的先知先覺的。在國安戰線幹了幾十年了。

估計,臨到退休就連部里領導也不曉得我的真實身份。一個秘密要隱藏幾天容易,要隱藏幾十年不容易啊!」杜副部長嘆了口氣笑道,「不過,我有些失理性了。老龔,你批評我吧。在你面前,我真有些失態了♀些事,我是不該問的。」

杜副部長的意思是不該問的不能問。

「老杜,你辛苦了,我代表a組感謝你一直默默無聞的在國安戰線上為國家安全努力工作著。

不過,你所想的跟事實的確有些偏差。實話跟你講吧。葉凡並不是a組成員。不過,此人的確有些本事。

他無意中認識了一個老道士,此人能配製一些有利於提高突破境界實力的藥丸。

這一點對咱們a組來講至關重要。國術境界是a組考核最大的指標,這一個指標不合格,其它都是雞肋。

所以,我們這邊跟他達到了交易。他也給了我們幾顆藥丸,造就了好幾個入門隊員。

這種合作我看是有益於國家跟a組的。所以,我們就簽定了長期合作的事。不過≤得找個掩體是不是?

最後。就折騰出這麼一個科研所來。其實,講它是研究藥丸的科研所也講得過去。」龔開河講得嚴肅,正經。

其實。他心裡有愧的。在心裡講道,對不起了老朋友,這事涉及太大了。葉凡的身份是絕對不能講。你還沒能達到能知曉他身份的級別。

「小夥子功底子不淺吧?」杜月朋笑道。

「還不錯,我們一直在誘導他入隊。不過,小夥子脾氣太臭了。就是不肯加入,而且,如果用強的話就怕適得其反。

因為,小夥子的心思在政府官場上發展一塊上。人各有志,這事,先就這麼擱下了一直拖著。

不過,給他一個軍科所所長噹噹。無非也是想先把他給恰。隨時好聯繫。」龔開河有些事倒也半真半假的講著。

「嗯,小夥子不錯,就連張雄都視他為大哥。估計功底子比張雄還要高些了。

咱們的隊員啊,全都是好鬥份子。一個個信奉拳頭大就是大哥的道理。

沒有能拿得出服眾的東西,張雄不可能這樣佩服葉凡的。不過,這次你估計得為他們擦屁股了。」杜月朋口氣中居然有絲絲興哉樂禍。當然,這種口吻也是一種善意的。並不是真的那種得瑟。

「什麼意思老杜,我可是不明白你講的。難道兩個傢伙惹事了?」龔開河還真不曉得雪紅的事。

於是,杜月朋把事給說叨了一遍下來,轉爾講道:「乾脆你直接以軍委委員、顧問的身份出面敲打一下鄭天濤℃以為首都沒人了是不是?一些個人私怨居然帶到工作上來,這是很不應該的。也免得兩個年青傢伙折騰來折騰去的最後整出更大的麻煩來要你來收場就更煩心了。」

「老杜。你又忘了我的身份。」龔開河笑了起來。

「倒也是,給你一提醒我是給忘了。你去講的確不合適。不然,軍界委員會那些老傢伙又會搬事說事了。肯定會講你手伸得太長,a組管了還不夠,又撈過界了連軍方的高級將領你都想管了,是不是連軍界委員會都想控制什麼的……估計,最後,羅列的事有一大籮筐了。」杜月朋笑道。

「呵呵呵,知我者老杜也!你講得沒錯,這事,就由他們這些小輩去折騰吧。

我想,鄭天濤能坐到今天這個位置上,他也是個明眼人∨雄一出馬,估計他會感覺到什麼的。

國安雖說管不了軍方,但是,攤上你們誰也麻煩。只要鄭天濤一收斂,這事,就擺平了。

更何況,這事,如果真惹出什麼來,估計,鄭家兄弟還真是吃不了要兜著走了。」龔開河居然也有一絲興哉樂禍從電話那頭傳來,倒是非常的罕見。

「噢,怪了,是不是那個叫雪紅的同學也有些根源了?」杜副部長又來了興頭。

「那事你也曉得的,當初也是適逢其會。雪紅的哥哥叫天通,在唐那邊的警衛室工作。不過,這傢伙倒是一甩手掌柜,屁事不管,倒全扔給葉凡了。倒是難為了這小夥子。」龔開河笑道。

「原來是他?」杜月朋頓時是倒抽了口涼氣,天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