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二百六十七章趙括問詢

第二千二百六十七章趙括問詢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鄭天濤掃了兩個記錄員一眼,嘴角沒來由的抽動了一下。看這架勢,哪裡是核對什麼,根本就是有點像審詢,連記錄員都配備得有。

「紅葉堡軍科所,這什麼意思?」鄭天濤還是相當老辣的,馬上裝得一臉訝然的問道。

「你不曉得紅葉堡是防務部下屬的一個較秘密的軍事科研所嗎?」張雄曉得這老傢伙在裝,所以,加重了語氣故意的問道。

見這事躲也躲不過,鄭天濤只好點頭說道:「我是有叫丁大勝同志帶著幾個士兵去紅葉堡看看。

不過,當時我並不曉得紅葉堡是防務部下屬的一個較秘密的軍科所。

估計是較秘密的緣故,估計就是我的下屬丁大勝他們也沒發現這個吧?

而且,事先,我們並沒有調查過紅葉堡的相關情況。所以,出現了這種狀況。」

「這點你可能錯了,丁大勝到了現場後肯定發現了紅葉堡是防務部下屬的軍科所。」張雄否定了鄭天濤的說法。

「這倒奇怪了,既然是較秘密的軍科所,沒有查底細丁大勝怎麼可能曉得這個?

更何況,如果紅葉堡軍科所是直屬於國家防務部門直管的,即便是我們燕京軍區也無權管轄。

我們不是國安部門,也不可能查到這個是不是?」鄭天濤口氣開始犀利了起來,他是想把張雄的氣勢給壓制住。以便於後邊才能有力的反擊。

而且,這貨就是想把自己『摘』出來。一定要緊咬住不知情是軍科所這一條來反擊張雄。

這樣一來,去一所民房搜查的罪名就少了不少。只要不涉及國家安全,鄭天濤相信即便是張雄想整事也翻不起什麼風浪的。

「呵呵,這點鄭司令又錯了。雖說紅葉堡軍科所是較隱秘。但並不代表它就是全隱秘。

只是並沒有對外公開罷了,而在紅葉堡大門門側旁卻是有掛著軍科所的牌子的。

上面明明白白。白底黑字寫著國家防務部下屬紅葉堡軍科所。更何況,經過我們調查。丁大勝帶著的士兵並不是元旦那天才去的。在12月30號那天他們就去了。

只是因為軍科所外邊有武警在執勤不讓進。丁大勝同志還進紅葉堡跟軍科所安排日常事務的李成同志交涉過。

從這點看來,丁大勝肯定曉得了紅葉堡軍科所的身份而不敢冒然撞進去。

不然,何至於交涉什麼?」張雄還笑了笑,講道。

「張局長。我想提醒你。你的調查可是有些不實了。」鄭天濤好像抓住了張雄的什麼把柄,馬上反擊開了。

「噢。還請鄭司令給指明一下什麼地方不實,張某有些糊塗了。」張雄鎮定的問道。

「對不起,12月30號那天我並沒有派丁大勝去。去的卻是軍務部門的林武少校∨局長。你們是怎麼調查的♀個都會搞混了?」鄭天濤批評起張雄來了。

「是林武少校嗎?」張雄轉頭問一旁一個黑衣年青人。

「是的,是林武少校先去交涉。第二天,也就是元旦那天才換成了丁大勝上校的。據調查,因為是第一天的交涉無果。所以,第二天的軍官級別職位都提升了。說明鄭天濤司令員對這件事的關注度加強了。而且也曉得紅葉堡軍科所不是那般好進的≡然,要配上更高一個級別的軍官去了。」黑衣青年人解釋道。

鄭天濤一聽。頓時有種中了套的感覺♀個時候再想否認自己不曉得紅葉堡是軍科所的話那等於睜著眼睛說瞎話。此一刻,老鄭後悔得直想甩自己一個耳刮子。

「對不起鄭司令。剛才我一時搞混了兩個人。就是林武跟丁大勝,我向你道歉。不過,正如陳松所講的。第二天派去紅葉堡的軍官職位跟級別都升級了,是不是可以解釋為鄭司令的關注度加強了。而且,應該知道了紅葉堡軍科所的身份?」張雄借著就逼將了過去。

搞混你嗎的頭,這事你堂堂的張雄局長會搞混嗎?根本就是在給老子設『套』。鄭天濤在心裡破罵了一句,嘴裡講道:「這事並不像張局長想像的這樣。

當時林武回來後只是彙報說是紅葉堡有人看守。我還以為那些大富人家請得有保鏢,這個純屬正常是不是?

像京城一些有名的私宅都請得有高手保鏢的,不讓進去。而第二天換成了丁大勝上校,那是因為林武少匈時頭有事請假了。

所以才換人的。至於說關注度加強,去交涉的軍官的級別職位提升,這純屬你們的猜想罷了。更何況,沒有搜查證即便咱們是軍人也不能胡來是不是?作為軍人,更應該遵守國家法度。」

「是不是猜想把林武少校叫來一問就清楚了,我們今天來主要是核對落實一下。所以,能不能把林武少校叫過來核對一下。我們國安辦案子,事實最為重要。」張雄一臉嚴肅正經,講道。

「我不是講過,林武少校已經有事請假回老家了。估計要十幾天後才會回來。」鄭天濤皺了下眉頭說道。

「那好,林武少校的事就先擱一邊了。」張雄說著,看了鄭天濤一眼,講道,「如果說鄭司令不曉得紅葉堡是軍科所,那後來丁大勝去了後應該看到了。

據丁大勝同志講他在紅葉堡被武警攔住了足有二個小時,對於這個情況,他已經向你彙報過了。

並且提到過紅葉堡軍科所的問題♀一點,鄭司令還記得清楚嗎?抑或是丁大勝上校在說謊?」

「他是彙報過,只是講得不怎麼清楚。也許是當時我有些事擱著,所以,對這方面的言詞有些疏勿了。」鄭天濤一直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