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二百七十五章瞠目結舌

第二千二百七十五章瞠目結舌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快退!」葉凡一看可是急了,身子一動就想上前擋下一掌。

「不必了!」想不到雪雨的速度更快,往前一撲就到了前面。伸開一掌就狠擋了過去。

不過,葉老大卻是停住了腳步。由於,他感覺到了雪雨的掌勁。一股有形的內息之氣居然從她手中往前噴出,在手掌上構成一個罩子樣的東西往朴真青砸擊了過去。

這一次,葉老大是真的震驚了。內息直噴在拳頭或掌上構成一個薄薄保護罩。猶如在拳頭上加了一個薄鐵皮拳套似的。要做到這一點,這是十段位及以上高手的手筆。

雪雨是十段嗎?怎樣能夠?打死葉老大也不敢置信這個看上去才二十二三的姑娘居然達到了十段。那豈不是講比葉老大更天賦了。這個,太令人難以置信了。

而葉凡也發現,輪椅上那老頭突然喊道:「真青,快退!」

「想退,下輩子!」想不到雪雨突然冷笑一聲,那掌一變影子一晃就到了朴真青面前。

葉……

響倒是不怎樣響亮,只是一聲悶響。雪雨那一掌印在了朴真青的胸脯上。

不過,效果卻是相當的分明。朴真青的衣服倒是沒發現什麼異狀。不過,嘴一張,一口鮮血像瀑布普通的噴了出來。

而且,整個人卻是往後飛跌,最後「嘣,地一聲砸在了二十來米遠的地方。

老傢伙腿兒一陣子猛烈抽搐,雙腿像是補切斷了的蚯蚓一~般的在地下亂踢了起來。

這個),當然是痛苦倒致的自然反應,朴真青根本就控制不住,這下子可是慌得朴家人都一哄蜂的沖將上去了。

「接過幾掌?」就在這時分,坐輪椅上的老傢伙來氣了,雙手在輪椅上突然的一拍,整個人騰起足有三米多高。

變得頭側向下,雙腿往上翹著,像一個跳水運動員,雙掌往下一按往雪雨的頭上劈了過去。

「哼!」葉老大一看,費家的虎鷹功乍然爆出,整個人如一隻在空中翱翔的雄鷹一下子彈起接近四米高度。瞬間就到了那個老傢伙的頭上。葉老大那雙腿如老鷹爪子普通往下踹去。

老頭沒辦法,在空中一個騰身變得雙掌朝上了。跟葉老大的雙腿硬來了一下。

嚓…

輪椅上老頭被葉凡震得落回了輪椅上,輪椅子一陣子吱嘎響,那精鋼打制的特製輪胎居然歪曲變形了。

那是由於老傢伙把葉凡施加的壓力以及本人身上的壓力全壓在了輪胎上,何制幾萬斤。即使是精鋼打制的也受不了。

「年青人,用們華夏人所講的話就是,比試要有武德?」老頭子居然講得一口純正的普通話。

「我也正想跟講講,搞車輪戰術有武品嗎?」葉老大一語回擊過去,老傢伙那波濤不驚的臉上居然也紅了一下。

「我只是想試試她的掌力。」老傢伙找了塊遮羞布。

「同理!」葉老大一語又出,差點給噎著這老傢伙了,意思是咱也是想試試的掌力。

「年輕人,翹皮沒用,要有才能才行。」老傢伙哼道。

「華夏人常講一句話,沒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葉凡淡淡一笑,道。

「好,有個性,我朴尚衝倒要掂量一下的個性!」朴尚衝突然對準葉凡一把揮去。

旁邊遠隔七八米處,剛才朴海青用的黑色鐵鏈子被他隔空吸起,在空中啪地一聲抽響,撕裂開空氣,划出一道凌厲的鏈波直抽向了葉老大。

老傢伙至少十段位,隔空內息之氣能發揮得如此之純熟。葉老大悄然一凌,暗暗警覺了起來。這邊手也不敢怠慢,李刀從手段上一彈就飛了出去。

由於達到十段位了,所以,李刀如今出手時居然能用內息之氣稍微控制住一定的方向。

直擊鐵鏈。

噹噹當……,幾聲脆響當時,三把李刀被鐵鏈給擊落在地。不過,最後一把卻是刺破空氣,如離弦之箭普通瞬間就到了朴尚沖面前。

「好!」王仁磅跟藍存鈞等人叫了一聲好,雙眼都是大放光榮。這個,十段位高手的比試可是很難見到的。

當然,他們並不知道葉老大到了十段位,只是感覺到這內息之術能控制得如此的嫻熟,至少也得是九段頂階了。

只要雪雨那神色悄然一僵,嘴裡嘀咕道:「怎樣能夠,才幾個月,什麼時分打破到了十段位?這子,難道真是狗屎運漣漣不斷,不能夠!假設真是,倒要跟姑娘講一聲,可以支出雪家門牆傳他雪家衣缽,—,—,」

「好個屁!」朴家一些年青人用韓國罵道。

「好嗎的頭!」王仁磅可是良善之輩,粗話爆出馬上還了回去。

「哼」…」朴尚沖就是朴尚沖,人家是有實力之輩,哪能一招就給葉老大處理掉。

只見他往輪椅上悄然的一拍,一道淡淡的黑影閃過,嘣叭一聲怪響。

葉老大的飛刀居然被那道黑影給吸過去了,葉凡定睛一看,發現是個像蓮花瓜瓣一樣的怪異玩意兒。只是很,就三根指頭粗大。

嗎的,什麼東西!葉老大在心裡暗暗爆了一句粗話。手段一動,山塞版本的血滴子脫手飛去。

在空中一陣子旋轉,登時漲大到了藍球大,張開的六瓣蓮花發著幽光,在太陽的反照下猶如一朵紫色幽靈普通的抓向了朴尚沖的怪異玩意兒。

在十段內息之下,血滴子漲得更大更猛。

滋啦一聲,血滴子跟朴尚沖的怪異東東抓在了一同,一口就吞下了那怪東西。

「爆!」朴尚沖神色有些美觀,突然一聲呼嘯,嘴裡居然爆出一口鮮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