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二百七十八章本姑娘又不是老

第二千二百七十八章本姑娘又不是老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王子跟藍子等人終於沒憋住,全爽笑開了地。

「打死們,還笑!」雪紅氣惱了,追打起這些不良『少年』來。

「出去,不準笑!」就在這時分,站雪紅一旁的雪雨兇巴巴的瞪了王仁磅跟藍存鈞等人一眼。

三人互望了一眼,無法的聳了聳肩膀出去了。知道這母大蟲跟葉老大是同一個級別的十段位高手,哪兒惹得起,那不是找抽?所以,三人也不要這臉子了,乾脆光棍的閃外邊去了。

「雪雨姨,先出去行不行?」就在這時分,想不到雪紅居然臉紅紅的沖雪雨講道。雪雨還真聽話,點了點頭出去了。

王仁磅三人正在外間的一個會客間喝茶,一見雪雨出來。嚇得王仁磅一囉嗦,三人互望了一眼就想閃到外面過道去。

「走啥,本姑娘又不是老虎?」雪雨冷哼了一聲,三人只好又一挪屁股坐了上去。這個,陪這個喜怒無常的像姑娘樣的女子在一同,藍子三人真是找到了陪君如陪虎的感覺了。就這樣,三人尷尬的喝著茶,連句屁都不敢放了。

「那個雪雨姨有些奇異,她這麼年輕怎樣叫她雪雨姨,彷彿是跟媽同一個時代的人吧?」葉凡有些不明白了。

「我媽其實不老,不到40歲,以為我媽是老太婆是不是?他們結婚得早,十八歲就生下我了。」雪紅白了葉老大一眼,胸脯前兩個鼓鼓的排球在葉老大面前晃dàng著。

雪紅雖剛到十八歲,但這個地方特別的發達。配上高挑的身體。顯得相當的yòu人跟火爆了。

葉老大的眼神不經意間就滑到了人家哪個部位。再加上雪紅是彎著腰講話,那胸溝子深得能扎人眼球。

葉老大那不良的眼神很自然的就滑了出來,不斷想探個終究。這貨只恨本人的目光為啥不能拐個彎從現象看到本質。這個想法倒是真在這貨的心中一閃而過,這聲響經過化音迷術都能拐彎,為什麼目光不能?

當然,這貨早領教過雪紅這個地方了。

只是那個時分在寒潭中練功,也來不及欣賞。此一刻倒是有股子伸手揉捏一把的衝動葉老大自詡本人是正人小人,從來不強求人,也還是控制住本人了。

「想不到媽如此年輕,那雪雨豈不是有三十多歲了?」葉凡不由得問道。

「也不過三十歲出頭,不會超過三十三歲,她比我媽要一點。後來不斷跟著我媽,她們情同姐妹。

雪雨姨由於在二十歲時在雪家祖宗山洞中遭到過老祖宗存上去的內息之氣洗潤。所以,這面相不斷都沒多大變化。

我媽講了,雪雨姨這面相可以保持四十年。估量到她六十歲時才漸漸的有些衰老之相了。這個,在我們雪家叫做童子臉。到奧秘很兇猛的一種東西,女人都喜歡的。」雪紅一臉羞羞的講道。

「這個,那是不是也遭到過雪家老祖宗的滋養?難怪天通也是一張娃娃臉,難道也是童子臉形成的?」葉老大彼感興味的在雪紅那nèn得能捏出水來的臉蛋上滑過,心雪紅要是永遠保持著十八歲的臉那可就是好了。

「以為老祖宗留下的童子臉那麼好到手是不是,那得經得老祖宗的預留秘技認可才行。就連我媽都沒經得老祖宗的認可,所以。媽雖保養得好,但看上去比雪雨姨要老一點地。不過,也老不了多少。不過,媽不斷很氣惱,心裡怪老祖宗公平。」雪紅沒好氣的哼聲道。

「那也正常,家老祖宗也太怪了。自家後代不給反倒給一個外人。難怪媽會生氣那天通的臉咋回事兒?」葉老大有些困惑不解了。

「唉,我家老祖宗早不在了。她是用秘法把這項功法存在祖洞里的。不符合條件即使是親人都沒用。至於天通哥,倒不是童子臉的緣故,而是由於從有奇遇形成的

「雪丫丫長輩死了?」葉老大驚得差點從病床上跳了起來。這個,朴信東都沒死。雪丫丫怎樣就死了?要知道,在十大高手中雪丫丫可是排名第二的,那比朴信東兇猛得多的國術巨腕。

「才死了。」雪紅沒好氣的哼道地。

「難道沒死,本人不是講死了嗎?」葉凡有些訕訕然笑道。

「那是老祖宗,雪丫丫是我奶奶,她活得好好的。不過,這童子身是老祖宗留下的,有緣人才能得到。就是奶奶都沒有得到老祖宗認可。她跟媽一樣都很絕望。只是,我奶奶又不一樣。」雪紅有些鬱悶的講道。

「那呢?」葉凡直勾勾的盯著雪紅的臉。

「我……我……暫時還沒得到。媽要找到一個擁有陽剛之氣特別足的人一同去也許還無機緣。」雪紅講到這裡,臉紅統統的。眼神卻是在葉老大身上掃滑著。

這貨不只要些發毛,趕緊笑道:「呵呵……」

「笑啥,一定得陪我去一趟。」想不到轉瞬間雪紅又潑辣了起來,葉老大真有些無語了。

「這個,我們倆不適宜。」葉凡有些尷尬的講道。

「我都不怕怕什麼,我又不想當老婆,真是家之氣!」雪紅白了某君一眼。

「那就好。」葉凡總算是鬆了口吻,要是被雪紅纏上那就有得樂子玩了。兩個女人一台戲,跟喬大姐天天在紅葉堡糾纏著,那真要頭痛死了。

「先前,那個奧秘人叫我轉交一樣東西給。」這時,雪紅臉上恢復了安靜,講道。

「啥東西,那人有些奇異,叫什麼蝠王南陵候是不是,彷彿沒聽過這種人?」葉凡mō了mō頭倒也想起來了。

而且。腦子裡瞬間就回想起了那老傢伙走前給本人傳的『蝠功』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