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二百八十章狗子的追女經

第二千二百八十章狗子的追女經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突然,林子里一道悠揚的笛聲傳來,吹奏的是電影《少林寺》的主題曲《牧羊曲》。

笛聲很悠揚,很傳情,很好聽,葉老大不由得停下了腳步,靜靜的聽起這笛音來。

「怪了,笛聲中似乎有一股子淡淡的憂傷。」葉老大講了一聲,看了雪紅一眼,問道,「吹笛的是什麼人?」

「管他幹什麼?」雪紅好像對此人沒有好感,哼了一聲。

「莫非,是咱們的雪紅公主的追求者吧?」葉老大似笑非笑,說道。

「不是!」雪紅斷然否決了葉老大的意想,見葉老大不相信樣子,雪紅嘟上了小嘴兒不滿的瞪了葉老大一眼,哼道,「這天下男人全死光了我也瞧不上這種人?傻不啦嘰的真是的。」

「唉,紅公主,他也是個痴情人。」這時,老媽子不由得嘆了口氣。

「淘氣還小,人家也不喜歡他,痴情就變成纏情了。雪媽媽,你說煩不煩。」雪紅哼聲道。

「淘氣是誰?」葉老大來了興趣,問道。

「問這麼多幹嘛,我妹妹,你可別想打她主意。」雪紅的話可是令葉老大有種啼笑皆非的感覺。想不到雪紅的戒備心如此的強烈,葉老大心裡不由得升騰起一種怪異的感覺。莫非這小妮子愛上自己了,所以才不讓自己再去招惹什麼?

「我連她的面都沒見過,我打她主意幹嘛,真是可笑。」葉老大聳了聳肩,有些鬱悶。

「那個傻子就想打她主意。」雪紅講道。

「葉公子,淘氣我們稱她是『淘氣女王」她是看了英國那女王一時興起,從此後村裡人都叫『淘氣女王」

她跟紅公主是雙胞胎姐妹,紅公主是姐姐,淘氣女王是妹妹。而那個吹笛的痴情人叫『南雲諸神」跟你差不多年齡。

喜歡穿著一身的白衣服,也不曉得是什麼地方來的。不過,自從舟氣女王去了一趟省城,回來後那個『南雲諸神』好像就跟上了她。一直以來,淘氣都沒給他好臉色看。不過,南雲諸神好像很痴情,天天在這裡吹笛兒。

已經快一年了,村裡人都習慣了。要是哪天沒聽到笛聲,反倒覺得不自然了。」這時,雪雨插嘴講道。

「難道是他長得很醜,所以,你們家淘氣不喜歡他?」葉老大有些八卦了。

「錯!」雪紅想都沒想,直接否決了,她看了看葉凡一眼,譏諷道,「人家長得比你好看得多,相貌雖說不能賽過古時傳說中的潘安。但跟你相比,那是天壤雲泥之別。」

「我有那般慘嗎?你也太寒磣人了。」葉老大不由得有些鬱悶。

「咯咯咯,…」雪紅得意的大笑開了,那聲音如珠玉落盤,直衝林樹而去。

「他不怕生人吧?」葉凡對這位老兄很好奇,想去看看。

「怕什麼,你要看就去看。不過,一般來講,他不會理你的。你這種人,人家看不上,根本就不屑於跟你接交。」雪紅那是繼續打擊著葉老大。

「呵呵,那得看他有沒那本事看不上咱。」葉老大淡然一笑,信走往著笛音傳來的方向而去。

一條盤曲的石階小路往上而去,雪紅他們都沒跟來。葉老大獨個兒直往上而去。

大約走了上百米階梯,發現上頭有一茅亭。遠遠望去,一個全身白色衣褲的人還在吹奏著曲子。

此人略長的方臉,高挺的鼻樑,整個身材看上去彼有股子電視中盜帥楚留香的架勢。

再加上一竿翠綠色的笛子在唇邊,葉老大不得不有些憤憤然的在心裡鬱悶了一回。

因為,雪紅講得沒錯,此人的確比自己長得要帥那麼一點點。而且,從此人身上,葉老大居然有種同氣息的感覺。

利用氣波之術探測了過去,葉老大心裡暗暗一凜,心說此人估計也是一功底子不弱的強者。葉老大不由得心裡更是好奇得很。

於是,輕輕的信步而上。

發現茅亭里還有一張小石頭桌了,四條雕花的石凳子。桌子上擺著一壺酒,旁邊有兩個小酒杯。

酒壺跟酒杯都是碧雲色的玉石做的,顯得精緻』雅玉。而在盤子里還擺著一碟糕點之類的茶點,有點像是桂花糕。

「兄弟好雅興?」葉凡是沒話找話。

不過,人家南雲諸神同志根本就沒理這貨。他還在專註的吹著他的笛子,好像這世上沒有人在這亭子里似的。葉凡這貨不由得有些訕訕然,心說這傢伙還真是冷漠了。大凡有本事的人都有股子傲氣,不過,也太傲氣了,甚至有些狂妄。

葉凡看了看亭子中的圓桌子,乾脆走了過去一屁股就坐將了下來。

「不準坐?」想不到這時倒是引來了那人的出聲。

「噢,閣下,這亭子是你家的財產嗎?」葉老大是故意如此問的,既然此人也是外地人,那這亭子就不可能是他家的了。

「不是!」南雲諸神搖了搖頭,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不過,你不能坐這裡,那是她的位置。」「她……她是誰?」葉老大淡淡的哼了一聲,決定刺jī一下這位老兄。

「我的淘氣女王。」南雲諸神略顯生氣的講道。

「她並沒來,我先坐坐,她一來我就讓位怎麼樣兄弟?」葉凡故意的講道。

「她……唉……,估計她永遠不會來。」南雲諸神居然嘆了口氣,那平靜的臉上居然也漾出一絲苦澀來。

「為什麼?」葉凡問道。

「不為什麼,她不來就不來。」南雲諸神又板起了臉孔。

「唉……,二十四橋仍在,波心蕩、冷月無聲。念轎邊紅葯,年年知為誰生!」葉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