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二百九十章動腦不如動拳頭

第二千二百九十章動腦不如動拳頭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這事,葉書記,說句實話,校黨委會還在『拖』著。」武光中覺得欠了葉凡大人情,所以,有提醒葉凡的意思。

「再拖一個學期可就結束了,到時,雪紅的成績跟不上怎麼辦?」葉老大淡淡的哼了一聲,已經有些怒氣了。

「這個,葉書記,跟你講實話吧。陳校長的意思就是先拖著。等我們的項目拿下來後再商量這事。你回去耐心等等,最多到期終應該有說法的。有些事,陳校長也有些難做。」武光中坦然出了實情。

「鄭上明還真是威風啊,逼得你們堂堂的燕大作出如此下策。這學子學習又不是玩小孩子過家家遊戲?還要拖一拖,能拖得起嗎?咱們不能拿年青人的前途當籌碼。一是一二是二,這將擔誤人家一輩子的。」葉凡口氣重了不少。

「這個,葉書記,學校也著實沒辦法。兩個項目建設好幾個億,這個,也關係著我們燕大硬體建設,硬體實力的提升。

對於整個學校的辦學條件的改善都較明顯。我們不能失去這個難得的機會。

你也清楚,學校是清水衙門。想爭取到上頭的一些款子機會是很難得的。人家給你款子你還不善把利用的話下次再去要人家全甩臉子了。」武光中攤出了實話。

「哼,那雪紅就成了犧牲品是不是?如果你們再不作為,我將向教育部提起上訴。你們這是違規『拖住』學生,這個,不讓人讀書。又拿不出理由來,你們良心何在?」葉凡言詞開始犀利,雖說要轉走了,但也得把話說回來。不然,雪紅被他們白白折騰了。

「這事,葉書記,還是好商量是不是?而且。估計你們即便是要上訴效果也不是很大。本來雪紅收進來就是破格錄取的。就拿分數一塊來講也著實太低了。」武光中這是在提醒葉凡,鄭上明光是糾住這一點就夠了。

當然,武光中還真有些怵葉凡去教育部折騰。這年輕人的能量不小,即便是最後不起作用,估計,燕大也會被他折騰『臭』了。從學校自身利益看,武光中當然不希望看到這種僵局出現。

「那好。你們不要雪紅讀書我把雪紅轉走就是了。你們給我開俱個轉人的證明,其它的事我自己去處理。」葉凡這時才拋出話題來。

「轉走!」武光中一臉的訝然,看了葉凡一眼,問道,「轉哪去?」

「華清大學願意接收雪紅,我想,東邊不亮西邊亮嘛。你們把人硬拖著不讓讀書,人家愛惜人才願意接收。那就請武校長開俱有關證明吧,這是華清大學方面出具的接收證明。」葉凡把譚校長親自開俱的證明拿出來擱在了武光中桌上。

「葉書記,你也清楚。對於大學之下的小學初中到高中。都有轉學這一政策。

不過,大學裡頭你幾時聽說過轉學?這個證明我們沒辦法開。大學錄取學生是一項非常嚴謹的工作。

還要跟高招辦等政府部門相掛勾。所以,這證明我沒辦法開。」武光中搖了搖頭,臉色有些難看。

其實,這老頭還是有些捨不得雪紅的。雪紅體育能力強,肯定能拿到有份量的冠軍。

到時自己這個發現人才的副校長臉上也有光彩。更何況。雪紅是到華清大學。

那不是相助對手嗎?這一點。不要講武光中,就是燕大的陳白候校長也是絕不願意看到的事。

「嘭……」

葉老大終於沒能做到唐主席給他題的字『海納百川』。這下子是爆發了,桌子被他輕拍了一掌,茶杯蓋兒都震落到了辦公桌上。

「你們到底想幹什麼。不讓人家讀書又不肯放人,難道真想把我妹子擱在書架上放著。

你們這樣的行為。說難聽點,就是在謀財害命!這事,你們如果不撒手,就是上法庭我們也要跟你們校方爭到底。

你們,太欺負人了。」葉凡聲音相當的大,嚇得武光中的秘書都趕緊伸出頭來看了看,見武光中沒事又縮了回去。

「唉,這事,我問問陳校長。」武光中也是被逼無奈,只好掛了電話給陳白候。不過,最後還是苦笑著搖了搖頭,意思是這事沒得商量。

「行,好樣的,一切後果你們校方自己負責!」葉老大火氣大了,站起來一腳把轉椅子給踢到屋角,噠噠噠氣呼呼的走了。

葉凡剛走,武光中急匆匆的進了陳白候的辦公室。

「走了?」陳白候也是臉色嚴肅著,有些難看。

「唉……」武光中嘆了口氣點了點頭,看了陳白候一眼,說道,「這事,咱們做得有些不地道。正如葉凡所講的,咱們不讓雪紅讀書,又不讓她轉到華清大學。這是哪門子道理?老陳,我心裡有愧啊。」

「唉,這事,老武,你說,我有啥辦法。鄭部長盯得緊,三天兩頭都會來個電話問雪紅的事。一二三再二三的交待了這事,而且,本來這次只下拔一個億的,結果給了二個億。

這個我曉得。這是鄭部長在賣人情給我們。你說說,我能為了一個學生而拋掉兩個億嗎?

這對咱們學校來講,損失太大了。華清大學盯得緊,咱們如果不奮起就要被別人趕超。

咱們倆所大學,各方面條件從來都是差不多狀況。如果華清建設好了,咱們失去了這筆款了那肯定在硬體建設一塊上落後了他們一個籌。

這是絕對要不得的,所以,為了大局,我陳白候只好昧著良心了。要罵,就讓葉凡來罵我吧。」陳白候摸了摸頭上的白髮,自然,臉色也相當的難看。

「老陳,葉凡走的時候甩了狠話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