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二百九十五章你丫的太餿了

第二千二百九十五章你丫的太餿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回到外邊,天通一拳就捅了過來,喊道:「你丫的太餿了。」

「餿,這個啥意思,咱家不懂這個。」葉老大一本正經,講道。

「那個,竊聽帶子明明是你小子給我的。這下倒好,這黑鍋,老子背得冤死了。你得給賠償點什麼,不然,不行!」天通喊叫道。

「雪紅可是你妹子,背背黑鍋有啥。還想要賠償,你賠點給我還差不多。今天可是把幾個傢伙得罪慘了。他娘的,今天運背。要不是你拳打了小鄭同志,咱們今天就憑這盒帶子也得讓鄭上明落下個黨內記過不可。可惜了。」葉凡說道。

「記屁的過,那玩意兒拿來干屁用。不說了,你個死太監,咱們玩玩,讓小天同志出出氣,不然,你知道的。這氣要是憋久了,到時爆發出來時小天同志啥時把你紅葉堡的什麼砸壞了可別怪俺。比如,你大廳里那個假龍榻,還有那銅獅子,古董什麼的。」天通同志居然耍賴了,要拿葉老大撒氣。

「是嗎,小天同志。我葉老大嚴重警告你。你丫的敢動紅葉堡一草一木,你個小天子馬上滿地找牙去!」葉老大很囂張的叫道。

而且,這貨是面掛微笑。自然,這貨現在突破十段位了,有底氣了。

而小天同志為了躲避雪紅這煩心事,這段時間都沒露面,也不曉得在幹些什麼,所以,他是暫時還不曉得葉老大已經是十段位高手了。這當然是葉老大故意為之,其目的是不可告人一要讓某人成豬頭快哉一下。

「嗯,你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膽是不是,馬上去,走走,到寒潭裡邊試試。」天通差點給氣扁了鼻子,他是打死也不相信才幾個月葉凡能到啥境界。所以,一扯葉老大就要干架。

「開車,王朝,到寒極寺。」葉老大故意的扯了一下,不過,裝著被天通逼的樣子才鑽進了車子,而且,還縮了縮脖頸,說道,「小、天同志,等下是真打還是假打。」

「這東西要玩就玩真的,假的屁意思?」小天同志那頭仰得很高。王朝在心裡偷笑,心說你小、天同志聽說才九段頂階,這下子可是著了某個小人的道囉,等下有得樂子玩了,哈哈哈……

不久到了寒林寺背面的樹林子里。

「來吧,小葉九段三階同志,即便你小葉同志踩了狗屎現在突破到九段頂階。但是,我要提醒你,姜還是老的辣。

老子已經是『大滿灌」已經摸到了十段的門檻,可以這麼說吧,就是費青山來也未必能戰勝咱小天同志滴。

到時成了豬頭滿地找牙啥的可別怪我小天同志事先沒打招呼。而且,本人先讓你十招,來來來!你如果輸了的話賭資の萬。

聽說你特有錢,這點錢對你不算什麼,就算是添點彩頭救濟一下咱這個窮人。嗎的,錢都花光了,不撈點不行了。」天通同志囉嗦了一大堆話。

「你就這點出昔?」葉凡瞅了他一眼,譏諷著說道。

「啥意思?」天通一臉丈二和尚樣子問道。

「葉哥的意思是200萬太少,要添注。到時,兩位不管哪位贏了錢,我這個證人也得抽點手續費是不是?不要太多,百分之二十就是了。」一側的王朝一臉得瑟,笑著講道。

「你丫的不會搶銀行去,老子好不容易賺點你還要抽二成,滾一邊去。」天通小罵了一聲,轉頭看著葉凡,乾笑道說道,「你的意思是要添注?那中啊,有人送錢,小天同志從不拒絕。錢這玩意兒人人都喜歡,不過,準備添多少?」

「你說呢?」葉凡也是乾笑著盯著天通,朝著王朝眨巴了一下眼睛,說道,「把咱們倆人賭注的話錄下來,剛好我那還有台收錄機。別到時有人會賴賬咱們可就虧大發了。至於說你要抽成,沒問題。如果本人贏了,給你一半的抽成。等下喊響亮點,就算是啦啦隊成員了。

「yes!」王朝一個標準警察禮,頓時樂開花了。

「這個數怎麼樣?」天通不理這貨耍寶,伸出一隻巴掌。

「五千萬?」葉凡故意的問道。

天通不由得嘴角抽搐了一下,說道:「五千萬就免啦,都是自家兄弟,拿太多我這心軟受不了。就1000萬怎麼樣?」

天通同志講這話時還咬了咬嘴唇的,估計覺得還是多了點,有些不忍心這樣子搞葉老大的錢。

「中,成交!」葉老大一聲喊,一拳幹了過來。

天通也沒二話,一腳硬梆梆的就踢在了葉老大的拳頭上。啪地一聲,葉老大退了三大步。反觀人家天通同志,沒動過。

「唉,一千萬拿得真有些不好意思了。本來以為你是不是又踩了那什麼屎到了九段頂階,誰想到都幾個月下來了你居然沒絲毫長進。來來來,你再攻擊,還有九次機會,我只抵抗絕不還擊。」天通還嘆了口氣,這貨心裡早樂開花了。這年頭,有錢就是心情爽。

「好滴,第二拳到……。」葉老大拉開了聲親,只見這貨雙手在空中胡亂的揮舞著,好像在練快速的太極拳一般。

小天同志一看,差點笑出聲來。這貨乾脆操著手站在原地等著這傢伙把花招全耍完才使力了。

足足一分鐘過後,葉老大額角都冒汗了,這貨在心裡叫著苦也。嗎的,這便宜師傅南陵候搞的這『水功,還真他娘的耗費勁力。

才玩出點噱頭來居然都冒汗了,也不曉得能不能搞出個水球出來給小天同志好好洗洗腦。當時迷糊中聽那便宜師傅講這水功可以治天下,就槁個水球就如此的難度,太麻煩了。

就在這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