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二百九十九章莫非上頭有狀況

第二千二百九十九章莫非上頭有狀況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我不明白大伯這話什麼意思?莫非上邊有狀況?」葉凡問道,心裡一動,聞出點什麼味兒來了。(om

「哈哈哈……」喬橫山大笑了起來,笑夠後才說道,「你小子總算是開竅了點,現在明白我的意思啦?小子,雖說你現在在下邊。但也要時刻關注著上頭的『大氣候』才行。要經常跟那邊知曉大氣候的人通氣才行。不然,不通氣啥事不曉得自個兒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真是笨蛋啊。」

「啥意思,我真沒鬧明白?大伯給個詳細具體點的提點,別讓小葉同志在這方面反應太愚鈍了。大伯也曉得,現代社會是信息化社會。打贏局部戰爭需要軍隊現代化信息化,而這官場內也一樣。提前得到消息就等於掌握了主動。這也許是陞官的謎碼之一吧。」葉凡這貨在電話面前居然是一臉恭敬的說道。

「算啦,不給你玩這個了。估計就在年底前吧,寧志和可能會去天府省任省長。

而金樹洋同志也有五成可能進入中組部頂替寧志和。當然,因為他剛進到部里,在部委里的排名是最低的了。

這個,需要一個成長的過程,急不來。這是上面的一些大方向的東西。

而這一次你那岳父跟費家也有接洽一下。」喬橫山曝出了大消息。葉凡瞬間就明白了,無非是費家支持金樹洋進入中組部,而喬家支持寧志和到天府省任省長罷了。

「我還以為寧部長下去任一省書記呢,原來只是個省長?」葉凡淡淡的哼道。

「你小子,叫我講你什麼好。天府省你不是不曉得。咱們國家人口第一大省,地域遼闊,物產豐富,經濟較發達,有多少人眼睛盯著的。寧志和同志能坐上這個位置,也算是有所得。不過嘛,聽說該省書記陳於明同志明後年就要到點了。」喬橫山又曝出一內幕來。

「明白了。這是費家在預先鋪路啊。到時陳書記一退,寧省長順理成章了。倒也不虛寧部長到天府省一行了。」葉凡笑道。

「呵呵。」喬橫山只笑了兩聲並沒有回答。

「對了,既然這次喬家大院跟費家莊進行了接洽。而費滿天同志可是南福省一把手,為什麼不連帶著把我那大舅哥的事給一併辦理了。這樣一舉兩得,多好。對於兩家人來講,一個地級市市委書記又能算什麼,只能講是一陪襯罷了。」葉凡說道。

「你小子懂個屁。這事,一碼歸一碼。真以為官場上那點事就是我給你青菜你給我蘿卜那麼簡單是不是?

金樹洋進中組部,寧志和到天府省,並不光是一個費家莊跟喬家大院雙方就能拍板的事。

其中牽扯的彎彎道道都能把你給繞暈過去。你就不要去理了,理死你小子也理不出來。

你以為報國的事是小事,真要扯進去,恐怕,今後遇上像寧志和這種大事時,喬家大院還真幫不上手的時候。

整個華夏這麼大,又不只是一個喬家大院跟費家莊。京城還多著。像天府省省長跟中組部副部長這樣重量級的職位。京里有多少雙眼睛在盯著的。

小子不是要把事想得太簡單了。不講了,這事,你岳父不好意思開口,你自個兒給想些輒,利用你葉小老大的人格魅力和人緣關係把報國的事給辦理了。」喬橫山有些不耐煩了。

「我,這事。太難了。我一個同嶺市市委書記能決定南福省一個地級市市委書記。這個,大伯是不是太抬舉我了。我又不是費滿天,這個,沒辦法。」葉老大自然不想接這燙手的山芋。難度太高了。

「有人不是講過,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你大舅哥的事就擱你頭上了。當然。這種事也不能講十拿九穩。就是喬家大院出手也未必敢講這種話。不過,你要儘力去辦理。有沒出力,我們不會瞎眼的,你小子別跟我打馬虎眼。」喬橫山說道。

「我總能不白乾事?」葉老大嘀咕了一句。

「白乾,你小子啥時這麼好心過?人家把辛苦養大的女兒給了你。你兩個天天在紅葉堡熱乎著,現在倒把人家父母哥弟都全給忘了。你小子,做人得有點良心是不是?

真的想六親不認是不是?報國是你大舅哥。再說了,你小子幹了點事,你那岳父不會忘了你的。

到時有什麼還不得他幫襯著點。別太小家子氣,眼光還放長遠些。也許,你小子自認為能跳到市委書記這一層次好像還行。

實話跟你說,廳級到副部級更是一個很高的坎。那才是真正的步入黨的高幹行列。

平常所講的廳級幹部也是高幹那只是打了擦邊球的『高幹』,是要加對引號的。」喬橫山隱有所指,自然是講在葉凡提副部的機會上喬家大院會伸手的。

「那好吧,我這可是被你們逼的。我儘力就是了,真拿不下不能怪我。」葉凡無奈的說道。

「知道就好。」喬橫山說著就要擱電話,葉老大趕緊喊道,「慢著,大伯,還有件事我想問問?」

「啥事,快講。」喬橫山可是有些嫌煩了。

「最近軍界委員會或者軍隊高層有沒什麼有關的事?」葉凡問道,有些事又不好挑明了講。

「你小子到底指的是哪些事,事當然有,太多了。你叫我講什麼?」喬橫山哼聲道。

「比如,委員會下邊各個部門之間有些互相扯皮等等。」葉凡又明晰了一些。

「我想想。」喬橫山想了想才說道,「前次軍界委員會開會,我有機會也旁聽了一下。

就一件事我覺得有些奇怪。防務部的肖鐵峰跟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