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三百零四章喬報國被人黑了

第二千三百零四章喬報國被人黑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要不,蘭將軍自個兒頂替葉凡同志到寮國去解決掉三毒教就是了?我願意把下個月的配額全貢獻出來。」崔金同略顯陰陽怪氣的哼道。

「你們……你們,明曉我沒那本事。」蘭遠金差點給氣噎住了,因為,蘭遠金只是一普通軍官,並沒有國術本領。平時最多是練練軍體拳而已。他跟楊國濤一樣,都沒國術能力的。他是總參派到這邊來制衡a組的。其實,常常還會給a組整點事挑點刺的。

「前方英雄們流血賭命,我希望大家都能支持和理解。就是一個月兩個月的不喝酒不品茶不抽煙,難道真能把我們給憋死了!」龔開河冷冷的哼道,一臉嚴肅的瞪著蘭遠金。

「算啦,我不說了,我戒煙不行嗎?」蘭遠金氣呼呼的講道。

「那更好了,如果蘭遠金同志真的有這種打算。那以後計將軍就可以省去這筆開支了。遠金同志,你可是要考慮好了,是真戒還是假戒?」龔開河可是不省油的燈,難得抓住一個機會整整這傢伙,自然是逼將了過去。不然,總是有顧慮這傢伙是代表總參。

「我只是打算戒一個月,下個月配額少了,是不是得先戒著了。希望龔將軍別曲解了我的意思?」蘭遠金真想捋胳膊上前跟龔開河同志pk一番。只是蘭遠金沒這能量,自然,只能鬱悶的狡辯了。

「那就是了,等下葉凡同志走的時候把這十三件套一併領走吧。還有,如果你的朋友需要我們a組進行短期的特殊培訓的話我們無償提供支持。要什麼儘管開口,雖說他們不是a組正式隊員,只是你的朋友。但也是咱們華夏的高手,跟a組隊員一樣,是不能折損的。」龔開河交待道。

「謝謝龔頭兒關心,如果真需要的話我會帶他們去獵豹基地戰前培訓。陳軍在哪邊,就不麻煩龔組長了。」葉凡講道。才不願意整天被龔開河同志盯上。那自己的點小班底子全給露了。

本來打算在總部隨便吃點什麼,不過,接到吳正風電話,說是請吃晚飯,而且,鐵部長也在,葉凡也就開車直奔『海王星食府』而去。

吳正風跟鐵占雄都坐在大堂的沙發上等著的。

「鐵哥,老吳。讓你們久等了,不好意思,路上堵車了。這首都的交通是得進一步改善了。」葉凡表示歉意。

「城市這麼大,連四環五環都提上了日程。有些街道過於窄小,一時想改變這種狀況,難。這個。也是大城市的能病。」鐵占雄有些感慨,搖了搖頭。

三人講著話進了一包廂。

「老吳,晚上就咱們三個?」葉凡隨口笑問道。

「呵呵,怎麼才三個,那不是還有三個嗎?」吳正風笑了笑,指著正坐在酒櫃面前的三個姑娘笑道,「這是陳經理特別安排的,聽說剛從下邊找來的,絕對純貨色。」

「呵呵。老吳,你這個公安局長很有面子嘛。你看我,走出去沒幾個人認識。」鐵占雄看了那幾個姑娘一眼,笑道。

「說笑了鐵部長,你可是大神,別人根本就不敢認。」吳正風笑聲中略帶點恭敬味兒。

「叫她們出去吧,老吳,今天有正事要聊聊。」葉凡擺了擺和,吳正風一聽。趕緊示意那三個姑娘出去了。

「估計是吳局的事吧?」鐵占雄笑道。

「嗯。」葉凡點了點頭。看了鐵占雄一眼,問道。「原市政法委書記陳加和走了沒有?」

「沒這麼快,至少得年過後了。不過,走是走定了。」鐵占雄說道。

「那就好。」葉凡鬆了口氣。

「怎麼,難道什麼關節出問題了?」鐵占雄一臉訝然,問道。

「這事我暫時說不過來,只要能拖到明年機會就大了許多。今年太多事堵一塊了。正風的事難度很高,首先得打通中組部那一關節。」葉凡說道。

「葉書記,鐵部長,這事,我在下邊瞎折騰了許久也沒什麼效果。只能拜託兩位領導了。」吳正風一臉慎重,講著,拿起酒杯分別敬了幾大杯,那臉一下子就漲得紅了起來。

「怎麼能說沒效果,活動是不能停止的。這段時間你要注重自身形象。多出場多亮相,提高些知名度。甭管有沒用,先混個臉熟再說……」鐵占雄開始交待開了,其實,他曉得,這個,人家吳正風也懂的。

「政法委那邊鐵哥有沒提前打聽點什麼出來?」葉凡問道。

「那邊的事我已經旁敲側擊了一下了,這個,關鍵之處在部長彭定凱同志身上。而彭部長又是國家政法委的常務副書記。只要他點頭了,這事,差點多在公安這一塊上就沒什麼難事了。」鐵占雄說道。

「鐵哥有幾成把握,按理講,你是部委會成員,部里核心班子成員之一,你的推薦份量也是相當重的。」葉凡問道。

「不一定,我的推薦雖說有些用,但不能講份量很重。京城政法委書記的職位牽動著許多同志的神經,是特別的慎重的。

再說了,就說部里,對這個位置覬覦的同志可不少。比如,部里下屬的各局局長,還有外省有資格角逐的各公安廳長,甚至各省政法委書記都指望著這個職位。

對他們來講,雖說級別沒辦,但京城之地總比下邊省份來得風光。而且,近水樓台先得月,在京城任上一屆政法委書記。

得到提拔的機會大得多。你躲在一山高皇帝遠的地方,人家哪曉得你這個什麼省政法委書記?

想再進一部到正部級,那就難了。級別相同,地點的不同也是官員們流動的一個方向。

窮的地方往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