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三百零九章拿人家的手短呵呵

第二千三百零九章拿人家的手短呵呵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以前的上級趙括一走就成了燕京軍區帶一副司令員。能坐上藍月灣這個司令寶坐的,那位都是有份量的軍界大腕級人物,不可太小視。

「哈哈哈,葉書記,你可是著相了。剛才你可是自己講的,我是這藍月灣的主人,你是遠到而來的客人,所以嘛,不要推辭了,這第一碗當然屬於咱們的遠方的朋友了。」林司令員又輕輕的把碗推到了葉凡面前,一臉爽朗的笑開了。

「對對對,葉書記,你就不要推辭了,咱們可是經常在這裡大塊吃肉,你是客人加朋友,當然你該先了。」猴平、碩天棋等人都笑著配合起了林司令。

葉老大也就勉為其難的接受了,他也曉得,人家林司令是看自己在。組的位置才如此這般的。當然,以前也有些香火情嘛。

「葉書記喝什麼酒,茅台還是五糧液?」鄭方問道,因為,這裡頭是獵豹的地盤,郢方才是真正的主人。

林宏是管全基地的,但是,卻是管不了獵豹的地盤。這獵豹儼然是一個國中之中。

林宏覺得,自己更像是一個為獵豹服務,打雜的司令員。在外人眼中自己是司令員,很風光很有權,這基地所有的事都可以管。

只有林司令清楚,這獵豹的事自己哪樣都無權插手。往往都是鄭方傳來a組的通知,林宏再傳導給基地下去執行就是了。

這一點,在坐的猴軍長以及顧副司令員都心知肚明的。

「陳軍,我車裡有酒,拿四瓶上來還有,煙給整一條過來。」葉凡把車鑰匙遞給了陳軍。

大家一聽,全都盯上了葉老大。

「幹嘛,各位,這樣盯人可是不禮貌的?」葉凡聳了聳肩膀,講道。

「呵呵呵……」林宏這半老子居然帶頭乾笑了起來,害得一屋子人都在乾笑開了。倒是沒人問話答話了。

不久,陳軍把酒跟煙拿了過來。

「別動,讓我先鑒定一下。」猴軍長眼疾手快一把就往陳軍手中搶去。

「呵呵呵,我可是老領導,還是我先。」想不到顧天棋離陳軍更近,人家一伸手就把煙給搶走了。猴軍只能是乾瞪眼。

「怎麼不服氣是不是猴軍長同志?」顧天棋瞄了瞪著個金魚眼的猴平同志一眼,笑道。

「我服氣!這年頭就是這樣,帽子大一級壓死人嘛。」猴平憤憤不平的講道。

哈哈哈……

全都笑開了。

「不用拆了,一看這包裝我就曉得是特級好貨。」林宏只是瞄了一眼,講道。

雖說林司令員還沒能達到副國級待遇那種水準,但是人家背後人卻是能享受副國級待遇的。自然,這種好貨色人家也打擦邊俅品過。

「就是那種?」猴軍咕嚕了一下口水豎手指頭指了指『吊頂」

「還用再問嗎?」林司令員笑了一聲。

「這個,葉書記,不如這樣。晚上喝了就可惜了。乾脆,每人一瓶,你反正都喝過了,再喝也是浪費,這個,我們拿回家去慢慢品味一下。還有這煙我們也拿去分了算了。當然如果你那邊還有散裝的,就拆一盒或者一瓶來給咱們嘗個鮮就是了。」猴軍長一臉正經,講道。

葉老大差點被這傢伙的無恥給氣樂了,指著猴軍半晌給喀住了。不過轉爾,葉老大突然心裡一動笑道:「中,今天林司令、顧司令、郢師長、猴軍長。

剛好四位,那酒四瓶,剛好是每人一瓶。這煙,你們每人兩包就是了。

還剩下兩包當場拆了兄弟們先抽著了。酒的話晚上就喝你們的茅台了。」

「葉……,葉書記,還有我呢?」陳軍可是耐不住了,又不敢大聲問出來,這貨在一邊嘀咕了一句,眼巴巴的盯著四個半老的傢伙樂滋滋的分酒分煙口不過,這貨的嘀咕聲音可是不小,大家全聽見了。

葉凡曉得這傢伙是故意的,瞪了他一眼,哼道:「就這麼多,這樣,你拿走一包煙,咱們拆了一包就是了口酒嘛,沒了。」

「摳門!」陳軍手腳麻溜的伸手接煙,這邊卻是又嘀咕了一句。不過,這次嘀咕的聲音很小了。

「摳門是不是?這一包你小子就別拿了。」葉老大動作可不慢,那煙剛到陳軍手掌上被這貨一扯就拿了回來。

「老大,就剩一包煙了你還拿回去,還要不要小弟我活下去?」陳軍一急,連小弟都叫出來了。

「陳軍,年青人嘛,喝啥酒,喝酒多苦啊,別喝壞了抽壞了身子。咱們老了,壞了就壞了口你可是要悠著點了。」顧天棋陰陽怪氣的笑道,拿陳軍開涮了。

「要不這樣,顧哥這苦就小弟我替你受了怎麼樣?為領導分憂,也是我當下屬應該乾的事兒。各位將軍,你們的苦我陳軍都願意給代受了。」陳軍乾笑著手往顧天棋的煙上招呼了過去。

「怎麼能這樣,當領導的更應該身肩責任,怎麼能把『苦楚,往下級身上推,這樣的領導是不負責任的。我碩天棋可不想當這種領導。所以嘛,這苦,我還是自個兒先受著了。」顧天棋手一擱又把陳軍的手給擱了回去。

哈哈哈……

大家見這兩個傢伙在練太級推手,全樂開了。

「好了陳軍,我後備箱還有些貨。拿上來,每人兩瓶酒,你也給補上。」葉凡擺了擺手。

「還是大哥大方啊,你看看老碩,整個就一摳門將軍。」陳軍屁顛著的笑著跑到外邊拿煙酒去了。

自然,大家都樂呵呵的孝拿了葉老大的孝敬。

「凍位領導,人言說吃人家的嘴軟,拿人家的手短。呵呵,明白這個意思了嗎?」葉凡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