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三百一十章快刀斬亂麻

第二千三百一十章快刀斬亂麻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這倒奇怪了,既然是荒地,怎麼溪山鎮鎮政府會眼巴巴的看著這麼大片的河灘地讓溪山村的人給拿走。

後來圍堤過後這塊地皮明顯的變成了好地,水稻產得還不錯。這樣的河灘地南山區政府的應該收歸國有才對。

倒是讓溪山村的人撿了個漏?」葉凡有些不明白這個。

「這其中的事就彼為複雜了,還牽扯著違規操作。據初步了解,應該是當時的鎮長叫陳考國,而他的妹夫陳雄就是溪山村村長,看中了這片,想拿來辦廠跟出租。

不過,這塊地因為有七成都是河灘形成的。如果要正式的辦理下來就得向溪山鎮政府承包,那承包的價錢可是不低。

所以,這傢伙轉了個圈子,跟姐夫陳考國一起合夥起來暗箱操作,由陳雄這個村長出面,模糊著就把那塊地弄成了溪山村的地。而陳雄還像模像樣的搞了個分地規則。

其實,這分到地的都是陳雄的一些朋友,或者跟他關係較好的村民。大家都曉得陳雄的姐夫就是陳考國,而當時的南嶺地委書記納蘭若峰跟陳考國關係很鐵。

村裡有人儘管不服氣,但也沒人敢帶頭去折騰這個。再說了,這地本來就是國家的。

如果村裡人硬要折騰的話那這地肯定最後會被國家收回去。折騰來沒用,再加上人家是土霸王,也就沒人管了。

陳雄把這地分配給自己有關係的人後私底下給了點小錢給他們。

爾後這麼大片地就成了陳雄的私有財產。他自已在這塊地上建了兩個廠子,一個是機磚廠,一個是石板廠。而用不完的地還租給了幾個老闆。一年的地租還不少。

而那些老闆曉得陳雄跟陳考國的關係,所以,即便是地租稍微貴些也願意。因為,至少在這裡辦廠子,就可以偷稅漏稅,而且,陳雄又是個土霸王。

這塊地儼然他的勢力範圍。那個不開眼的也不敢來找茬。而老闆們見有這種好處,所以也願意來。結果,全董事長看中這片地後。

我當時是急於把全董事長留下來,所以,對這地的來歷倒是有些疏忽了。雖說當時南嶺地委行署代表全董的奶製品集團跟溪山村這些所謂的『農田』擁有者簽定了出讓合同。

結果還是折騰出這些事來。」喬報國講道,語氣中充滿了後悔。

「那這樣講來,這片地根本在好多方面都存在著不合法的因素。咱們完全可以順藤摸瓜反了老本。這所謂的『基本農田』咱們要翻盤。讓它變成河灘地。再加上當時因為是全董跟水州第二集團軍合作辦廠,所以,為了擁軍,你急切出手也正常了。你不但沒過,反倒有功了。」葉凡說道。

「這事還有些麻煩,想翻盤的話我就要翻老賬。到時,陳考國跟陳雄肯定會翻出來。陳考國現在已經是南嶺地委委員、溪山區區委書記。此人的老領導我剛才講過了,就是現任的省里分管國土城建等部門的副書記納蘭若峰。」喬報國講道。

「你說,這事,會不會有納蘭若峰的影子在?」葉凡問道。突然心裡一動。

「有可能。我剛跟爸通過電話,聽說三陽地區的行署專員劉其林就是納蘭若峰一手支持上去的。

倆人還是老同學,爸分析說會不會是納蘭若峰跟費滿天暫時搭成了什麼交易。

爾後利用這件事把南嶺的田志空跟我一起搬走。或者說把我搞臭,使得我不可能去競爭地委書記或者德平市委書記的機會。

而納蘭若峰聽說一直在力挺想讓三陽地區的劉其林擔任這兩個職務中其中一個。

只不過現在南嶺地區已經敲定由德平過來的盧塵天擔任地委書記一職。估計,這事,也有著盧明珠這個省委組織部長的影子在了。

而劉其林想坐上德平市市委書記一職估計還是有難度的。費滿天當然曉得我的底細。所以。不可能借這事捋了我帽了。

他只是暫時把我掛起來罷了。等這段風波一過,喬家大院肯定出手把這事擺平了。

不過,這樣一來,我也就失去了坐上市委書記寶座的機會了。況且。咱們連對費家不滿意的由頭都沒有。人家最後還放了咱一馬,還得感謝他。」喬報國講道。

「如果真是這樣。那你想翻盤就有難度了。不過,也許不是這樣的,也許只是納蘭若峰支使人或者省里其他什麼同志支使人下的陰手。

我想,這個,跟上頭最近爸支持金樹洋進入中組部是不是有些聯繫。

如果是跟喬家大院不同派別的其它什麼集團出手,唆使人下手捅的你,讓喬家大院處於一種兩難的境地。

而他們渾水摸魚,認為喬家大院會捨棄金樹洋而出手來擺平你的事。畢竟,金樹洋跟你相比誰的份量重,不言而喻了。

舍『金』推你是他們認為喬家大院肯定要乾的事。從而達到他們的目的是不是有這種可能?」葉凡問道。

「這個,我不敢亂猜,這是上頭的事。爸也說太複雜了,這裡頭的關節沒有搞清楚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

關鍵是查不出捅事的背後人,能找出他就好辦了。這年月,一張郵票在普通老百姓手中是沒有用的,你再怎麼信訪,折騰最後都沒人管你。

不過,在某些人手中就可以搞臭一個幹部,甚至捋了帽子都有可能。所以,要查出幕後人那是太難了。

爸叫我不必要去查什麼人了,勞心費神也累人。不過,一旦人事重新調整過後,整個省的大格局總會顯露的。其中,總是有苗頭可尋。

爸也講過了,目前最要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