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四百三十四章蛇吻

第二千四百三十四章蛇吻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我知道,蝠王的威名比少林武當掌門威風得多。我車天絕不敢有二心。

不然,天下雖大,但也無我車天容身之地。更何況,宗無秋也不會放過我。

這輩子,只有跟在蝠少你的身邊才有活命和報仇的希望。如果蝠少不相信的話如果有機會出去,我帶你到三毒教祖宗廟去把胡八刀師傅留給我的帶血的包裹拿出來給我證明一下。

那個,可是難以假造的。因為,那帶血的包裹是我父親用特殊手段用心血寫上去的。」車天講道。

「你說說,三毒教祖廟裡是不是有什麼好用的東西?」葉凡突然來了興趣,這貨還真是,還沒脫離危險居然又起貪心了。

「當然有,你被煉製成毒人時的那隻手掌就是祖廟裡面一件物品。聽說是老祖宗死前把全身內息夾著毒質一起融於手掌之中的可以傳給後人。

令宗無秋相當鬱悶的就是他的身體不適合這手掌中的傳承。所以,才傳了一部分給才喏姐妹倆。

才喏一個普通女子,因為身體特別有抗毒性,所以,短短几年通過那隻手掌相助居然達到了六段。

而跟你合體後再加上手掌之力,以及宗無秋的精純內氣相助,蝠少你現在是不是突破到了十段第二個層次。

而才喏也突破到了七段開源之階。其實,才喏姐妹也是一對可憐人。只是宗無秋煉製毒人的工具罷了。

而且,她跟你合體時還是處子之身。因為,她的身體宗無秋無福消受。

這個,倒是給蝠少你撿了個大便宜。蝠少如果真能把『毒人』功力練成。以你11段的身手就可以滅了宗無秋這12段位強者。

這『毒人』施展毒功那才是真正的用毒高手。只不過聽宗無秋講,百多年來,只有五毒教的龔秋煉成了一個毒女。此女叫譚笑笑,現在估計是六段左右身手。」車天講道。

「我自身成了毒人。經後誰還敢接近我,這毒人根本就煉不得,還得趕緊消除了為好。」葉凡搖了搖頭。

「不一定,毒是控制在你的手上。你想施展毒就出毒,沒有施展時跟普通人沒什麼兩樣。

當然,既然稱之為『毒人』,我想,這個。肯定有後遺症的。到底怎麼回來,我也不清楚。

估計只有宗無秋這老匹夫會曉得原因。還有,龔秋也應該知曉。今後蝠少功底子高了,如果能拿下宗無秋,自然可以逼出『毒人』的法門來。

也許,這法門就藏在祖宗廟裡。」車天講道。

「三毒教的祖宗廟既然有如此的好法門,裡頭估計除了胡八刀之外還有高手在坐鎮吧?」葉凡問道。

「肯定有,只是我從沒發現過。」車天說道。

「算啦。不講了,我先給你療傷。不過,只能是稍微減輕一些。咱們現在要一起拚出去。」葉凡講著,伸手掌貼了過去。車天倒也全身放鬆了,任由葉凡的內息之氣在體內經絡中流動著。

「蝠少的內氣有些奇怪。好像不止一股似的。另外還有一股很溫柔,很舒服的內氣在我體內循環了一圈下來,我感覺非常舒服。這股子內氣好像有療傷的作用。」車天說道。

「呵呵,排除雜念,專心療傷。」葉凡笑了兩聲,曉得,這個估計是寶志禪師的佛功內息在作怪。

還有,葉凡頭次在車天的體內施展開了師傅的水功。這水功聽說不但能聚集水氣攻擊對手,而且,水是天下至純至柔之物,善加利用也能利用水份子來療傷。

果然,收手後車天表示效果非常的好。至少,他的傷得到了明顯的改善。現在已經能行動了。

「車天,這全紅艷麗紅色的蛇見過沒有?」葉凡指著蛇窩中那條有碗口粗大,舌頭噓噓吞吐著足有二米長的蛇問道。

「難道它就是『它紅』的雜交品種?」車天相當謹慎的說道。

「管不了啦,殺過去。」葉凡說道,飛刀無聲的分三角扎向了蛇窩中央那隻紅蛇。

這邊王仁磅等也不慢,全都衝殺了過去。

頓時,蛇窩中響起了滋滋滲人得很的聲音,那些毒蛇仰起頭來嘴一張一噴,成片的毒液像是雨彈一樣的攻擊了過來。葉凡等人拿起遮擋物擋著攻擊了過去。

手雷雖說還有剩下十來顆,不過,這個時候還沒到關鍵時刻大家捨不得用。而且,這洞穴里隨便亂炸要是搞得洞塌了大家也是死路一條。

嚓嚓聲中,蛇一下子被大家砍死踩死了上百頭。

不過,令葉老大有些鬱悶的就是那條紅蛇居然會閃,自己的三把飛刀居然被它給閃過去了擦巴著蛇身喳喳地刺在了洞壁上。

不過,那些蛇顯然經過訓練。全部排成了蛇牆似的,幾百個蛇頭壘在一起噴洒著毒液。

而且是搞著接力賽似的,一拔一拔的噴過來,葉老大等人儘管個個都是高手。

但那些蛇毒好像腐蝕力度特別的強。沾到岩石上後連石都都給打起了一個個的小坑。這要不噴人身上還了得,一時,大家全給逼得停了下來。

因為,那條紅蛇嘴裡噴出的不是毒液而是紅色的毒霧,這毒霧散開去在大家的掌勁相激之下灑拋得老遠。一時之間,洞穴里充滿了一股子怪異的氣味兒。

眾人趕緊戴上了不願意戴的防毒面罩,就連葉老大這個聽說是『毒人』的人聞到這紅霧感覺都有些『暈菜』。因為,葉老大沖在了最前面。一頭扎進了紅霧之中才會有所感覺的。

「車天,你不是講毒人天下無敵嗎,怎麼我感覺這紅霧能對我造成威脅?」葉凡問車天道。

「那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