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四百三十八章下邊有玄機

第二千四百三十八章下邊有玄機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車天吸了口氣,雙臂一動,那對翅膀又彈了出來。只見他身子輕輕一動,翅膀一扇,整個身子往上騰空而起,不久就上升到了七八十米的高度。

這個時候,車天開始控制著翅膀往下滑行著。在降到四十米左右時速度放緩了下來。

「還真是鳥人。」天通剛才沒問出秘密來,有些撒氣似的譏諷道。

「人家有本事,就是能飛,你飛給我們看看?」藍存鈞譏諷道,氣得天通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還捏了捏拳頭,意思是等回國後再收拾你。

不過,小藍同志卻是張嘴呶了呶葉老大的身體處。意思是咱有葉少撐著,不怕你。天通只好鬱悶的揮了揮拳頭。

「小心車天。」葉凡突然叫道,大家發現,這蛇還真是牛逼。居然有十幾條小蛇糾纏在一起好像一條繩子樣的突然被下邊一隻大蟒那尾巴猛力的一鏟動。

那條長達十幾米的蛇繩一下子被鏟得騰到了空中。十幾條蛇同時張開大嘴噴出了毒霧,往此刻正30來米左右高度的車天身了噴了過去。

而且,下邊蛇繩不斷形成,一下子有十幾條蛇糾結在一起形成的繩子在空中不斷的盪著,有的往車天翅膀上纏了過去。

車天一見,趕緊把那假翅膀賣力的一扇想升騰上去。不過。就在這時候,下邊詭異的傳來一道大力,那大力猶如颳了一陣狂風似的,猶如一台超級的吸塵器往車天吸去。

嚇得車天趕緊拚命的煽動著翅膀想往上升去。而這邊王仁磅等人也趕緊拋出繩索想套住車天快速拉回來。

不過,此刻從下邊右側洞壁處傳來的力道太大了。車天撲騰了幾下但是身子還是不聽使喚的往右側洞底下落了下去。

而此刻王仁磅的繩子剛好套住了車天的腿,這貨趕緊昴足了勁頭往懸崖上拉去。

不過。車天一下子變成了頭下腳上。a組的特殊纖維繩被繃得緊緊的成了一條線。王仁磅突然往前一撲,居然扯不往了。看架勢好像連他也得撲下去了。

「快點幫忙,不行啦。」王仁磅嚇得大叫。

天通跟藍存鈞趕緊撲了過來,抓住了繩子,車天身子一頓又停了下來。

葉凡趕緊施展虎鷹之功沿著繩子瞬間就滑到了車天面前,因為,如果下邊吸力太大,上邊拉得太緊,那豈不是活活的要把車天拉成了兩截。

人畢竟是血肉之軀。a組這繩子能承受十幾萬斤之力。繩子不斷車天肯定得斷成兩截。

葉凡站繩子下。往下一掌朝著吸力之處拍了下去。這是盧家的開碑之手,這一掌拍下何止萬斤。

卟!

葉老大突然身子往上一竄,嘴巴一張噴出一口血來。下邊蛇一見有血下來,更是狂燥得很。

「好厲害,這是什麼吸力,難道是內氣。這蛇窟下邊難道有人,而且是個可怕的高手,怎麼可能?」葉凡瞬間在心裡繞了幾個彎彎回來。

見車天又往下砸去。葉老大趕緊騰到空中,十幾把飛刀往吸力之處狠扎了下去。

「唰啦啦……」

車天拚命的搖擺著,葉凡一看不行了,趕緊叫道:「你們鬆開,不然。車天會沒命的。」

王仁磅一看,只得無奈的鬆開了繩子。曉得車天已經承受不住了,再扯下去那等於要了車天小命。

一股凌厲的旋風破開空氣,葉凡抓住了車天。不過,兩人控制不住身勢在旋轉的怪風中被扯得迅速的掉了下去。

「啊,葉少,葉哥……」上邊人全嚇得大叫了起來。

才喏一看就要撲下去,不過,被藍存鈞給擋住了。

「先別急,葉哥是不容易死,也許還有活命的法子。」藍存鈞喊道。

「法子個屁,估計不用一分鐘你連他骨頭渣毛都找不到一塊。」天通氣得破口大罵道,這貨,臉黑黑的眼眶居然有點紅了。

「我砸死你們這群屁蛇!」王仁磅瘋狂了,拚命的敲下洞壁上的石頭舉著狠狠的往蛇窟中群蛇砸去。

「別往右砸,要砸往左邊砸。咱們多殺一隻蛇葉哥多一份子活命機會。」藍存鈞憤怒的叫道。

頓時,石頭如雨般的往左側蛇堆里砸去。而趙青玉也顧不及太多了,把剩下的手雷全都扔了下去,而凡是有子彈的全都往下邊射擊了過去。

頓時,群蛇被炸得亂七八糟,洞窟底下血霧升騰,噼里啪啦的響個不停。空中隨時有幾百條蛇在騰著又掉了下去。

「砸死你們這群龜孫子的。」王仁磅和藍存鈞跟葉凡的感情自然最深了,兩貨都血紅著眼砸瘋了。

足足十幾分鐘過後,下邊的蛇估計也死了一成左右。眾人子彈也用光了,手雷也沒了。人也累得全癱趴在了懸崖上。可蛇窟的蛇全在拚命的燥動著,裡頭是臭氣熏天。

「老大,想不到你先兄弟我走一步了。放心,我們也快了。」王仁磅居然像個孩子似的一邊抹著鼻涕一邊哭叫了起來。

「葉哥,慢走,兄弟們都快來了。咱們在地府相見。」藍存鈞抹了一把鼻涕往旁邊一甩。

「幹嘛,什麼東西,我呸,這麼臭?」天通摸了一下臉上,發現居然是藍存鈞的鼻涕,氣得一腳就踹向了藍存鈞。

而王仁磅也一腳踹向了天通,三人頓時糾打成一團在懸崖上的平地上翻滾開了。

「別打了別打了!」趙青玉跟朱同等人趕緊叫著想拉開三人,不過,三個傢伙的功底子是這裡頭最高的,根本就拉不開。

三人抱成一圈在地下滾著,扯著打著。不過,打歸打,三人都沒用上內勁,全是靠自身的蠻力在向對方攻擊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