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恃運而嬌 >第二百二十六章 崔子軒出場

第二百二十六章 崔子軒出場

小說:恃運而嬌| 作者:林家成|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三天。

趙匡義是個喜歡跳上跳下,做起事來非常積極,但在同時,他也是個做人十分張揚,做了什麼事都喜歡叫嚷幾句,立一點功勞就唯恐別人不知道的人。再加上,李景進這些年來,都在派人向北周君臣身邊滲透。

所以,趙匡義意圖進攻雞鳴渡的事,以最隱秘最快速的方式,傳到了李景進的耳中。

這一日,李景進站在地圖上,盯著自己旗下的五個關卡久久不語。

時間在一點一滴流逝,趙匡義定下的進攻雞鳴渡的時間,也在一點一滴臨近。

所有大將都站在李景進身邊,焦急地等著他下令。

李景進卻久久不曾下令。

一個將領走出隊列,高聲問道:「殿下,事情緊急,還請殿下馬上下令!」

這將領,正是雞鳴渡的將領劉淦的那一派的。他這時刻正緊張地看著李景進,心下十分擔心李景進會公報私仇,不願意對雞鳴渡施以援手。

接著,另一個將領也上前說道:「殿下,時辰不早了,殿下以為我們當如何行事?」

這將領卻是李景進自己的手下。

李景進還在負著手看著地圖。

他一直不說話,眾將則一直都在看著他。南唐行事與北周不同,南唐從上到下,都有一言堂的習慣,李景進自領軍以來,打了這麼多勝仗,令得趙匡義趙匡胤都是他的手下敗將,靠的都是他的獨斷專行。

過了好一會,在眾將都等得心焦時,李景進開口了,他沉聲說道:「如果柴榮在我們全力防守雞鳴渡時,進攻另一處關卡,事情又會如何?」

眾將一驚,他們從收到消息後便迫不及待要去防守的大腦瞬時清醒了過來。一個大將看著地圖上的五個關卡,試探地說道:「殿下以為,這是柴榮的聲東擊西之策?」

李景進沉聲說道:「如果我是柴榮,我也會行這聲東擊西之策。」

眾將相互看了一眼,同時看向地圖,這時,連剛才叫囂得最厲害的杜淦那一派也安靜下來。

雙方的軍事力量如何,兩邊都是心知肚明,如果這個時候柴榮行的是聲東擊西,那還真是防不勝防。

過了一會,一個將領小心地問道:「殿下以為,我們該當如何?」

李景進的手指在雞鳴渡以外的四個關卡處划過。

片刻後,他的手指指向其中兩個關卡,「柴榮這人行軍打仗,從來都是大開大闔,如果他要進攻,必然只會進攻這兩處!」

聽他說得這麼武斷,一個將領急急說道:「可是殿下,如果料錯了呢?」

李景進緩緩轉頭,他目光如電地盯著眾將,一字一頓地說道:「如果料錯,那我南唐軍敗,趙匡義將攜大勝之勢直入南唐各府。但是,」他聲音一提,高聲喝道:「如果賭對了,那他柴榮稱帝之路從此可以斷絕矣,而我南唐,將取而代之!」在全場將領鴉雀無聲中,李景進沉聲又道:「我李景進,自願承當此次戰役全部後果!」

在一陣良久的沉寂後,一個將領走上前來,他拱手應道:「諾!」

眾將同時出列,同時朗聲應道:「遵太子令!」

……

半夜的淮水,蛙聲不絕,正是睡夢最深時。

也不知何時,一個火光打破了沉寂。轉瞬間,火光四起,照亮了整個天空。

西嶼渡口處,幾乎是突然的,北岸火光衝天,無數北周軍,無數的船隻組成了一隻只巨大的黑色陰影,緊接著,戰鼓聲聲而來,於浪水衝天中,一字排開的數十隻大船同時駛動了。

就在清晨最初的一道曦光中,北周七萬水軍同時發動攻擊,朝著西嶼渡以排山倒海之勢疾馳而去。

轉眼,西嶼渡出現在柴榮的視野中。

柴榮身後旌旗高舉,前方波濤浩淼,他望著越來越近的西嶼渡,這時侯,正處於黎明前的最後黑暗時光,黑漆漆的湖面上,連風都帶著幾分臊氣。

見到對岸安靜如此,南唐軍分明沒有防備,一個將領大聲朝著柴榮說道:「陛下,看來李景進上當了。」

那將領的話音一落,突然間,對岸一陣急促的軍鼓聲,同時也不知是誰一聲呼喝,猛然的,西嶼渡口火光大作,於北周眾人一凜間,只見黑壓壓的一排排軍卒出現在西嶼渡口,同時出現的,還有位於渡口兩側延綿不絕,幾乎看不到邊的水軍。

這些水軍一亮相,所有北周君臣都是臉色一白:這一眼看不到邊的水軍,少說也有十萬。而站在最中間那條最高的船隻上的,可不正是李景進?慘了,他們陷入李景進的包圍圈了!

一時之間,北周君臣臉白如土,柴榮的身後,一個將領顫聲低語道:「莫非天意要亡我?」

自柴榮起事以來,他一直順風順水,這還是第一次,他清楚的感覺到「天要亡我」這四個字。

因為太過絕望,北周軍上下安靜如雞,所有人白著臉看向柴榮,一些將領和士卒已漲紅了臉,所有人都在想著:大丈夫馬革裹屍本是尋常事,大不了這次交待了去!

柴榮也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原以為萬無一失的計策,竟然是這樣的結果。他先是一呆,轉眼,柴榮放聲大笑起來。

他聲音天生渾厚,在河風中遠遠吹盪開來。轉過頭,柴榮看向駛到了他正對面的李景進,高聲說道:「太子殿下果然好算計!只是不知,殿下是從何得知朕要進攻的是西嶼渡?」他這個天生有王者氣概,饒是陷入平生以來最不利的局面,這時也豪氣衝天。

勝利在望,眼看眼前這個一代雄主就要被自己親手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