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逆鱗 >第三百四十五章、收買兒子!

第三百四十五章、收買兒子!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其他

第三百四十五章、收買兒子!

面勁湯酸,再將熬好的老母雞澆一大勺上去,配上一把辣子,簡直是人間美味。比李牧羊在星空學院跟著師父夏侯淺白吃的那什麼名貴的宮山五彩雞要好吃一百倍一千倍。

還是熟悉的配方,還是熟悉的味道。

李牧羊離開了江南多久,就離開了母親多久,離開了這面片湯多久。

一口咬上去,李牧羊有種熱淚盈眶的感覺。

在外面的時候發現自己長大了不少,成熟了不少。但是一旦回到了父母家人身邊,又瞬間變成了一個永遠都對他們心存依戀的孩子。

「牧羊,多吃點。」羅琦一臉慈愛的看著李牧羊大口喝麵湯的模樣,不停的催促他要多吃,自己的麵湯卻沒來得及動上一口。

「嗯。」李牧羊連連點頭,說道:「真好吃。母親,你也吃一些。」

「好。我也吃。」羅琦笑得合不攏嘴。前一天還病得卧床不起,得知兒子回來瞬間就變得精神抖擻起來。兒子就是母親最大的身心支柱。

李岩漫不經心的把自己買回來的烤肉餅推了過來,低聲說道:「這是西城王二胖子家的烤肉餅,據說是天都的百年老字號,我去的時候還排著長隊呢。」

羅琦瞪了李岩一眼,把那烤肉餅給推走,說道:「兒子碗里的麵湯還沒吃完呢,你怎麼讓他吃這些外面買來的吃食?那些東西健康嗎?有我做的麵湯有油水嗎?」

「這個——」李岩喏喏,說道:「不是你讓我去買的嗎?」

「先放著。等兒子吃兩碗面片湯後再吃你的烤肉餅。我做了一大鍋面片湯,他不吃你吃?」

「——」

李岩還想說些什麼。但是看到妻子的眼神,也就知趣的閉嘴了。

李牧羊無比同情的看著父親,父子兩人眼神對視,都有種相對難言的苦笑。

李思念洗漱之後出來,抓起一個烤肉餅就往嘴裡塞,兩側腮幫高高的鼓起,一邊咀嚼一邊對著父親李岩說道:「我就最喜歡吃烤肉餅了。而且王二胖子家的烤肉餅與其它家可是不同的,可不容易買到——父親,這烤肉餅真好吃。」

李岩心情大悅,看著女兒憐惜的說道:「喜歡就多吃些。最近都瘦了。」

「瘦些好看。」李思念把嘴裡的肉餅吞咽下去,做出一個賣萌的表情,說道:「好不好看?」

李岩連連點頭,說道:「好看。好看。我女兒怎麼樣都好看。」

羅琦把一碗熱氣騰騰的面片湯放到李思念面前,說道:「再好看也要把這面片湯都給我吃了。」

「我吃不下。」李思念一臉的苦楚。「再說,小心姐姐一會兒就要來接我,我們還要去千佛寺給哥哥祈福呢。她可不知道哥哥已經平安回來,」

「千佛寺?」李牧羊抬頭看向李思念,說道:「你們要去千佛寺?」

「是啊。」李思念點頭說道。「昨天才定下來的,為了某個沒良心的。不過說起來也真是奇怪,我們正準備去求菩薩保佑你平安歸來呢,沒想到你當天晚上就平安的回來了。這樣的話,這千佛寺還要不要去呢?這菩薩是靈驗還是不靈驗呢?」

啪!

李思念的腦門上挨了一記。

羅琦慌張的給菩薩解釋,說道:「童言無忌。童言無忌。小孩子胡言亂語,菩薩勿怪。」

又轉身生氣的盯著李思念,說道:「思念,怎麼能胡亂說話呢?菩薩當然是靈驗的,她一定是聽到了我們的心聲,所以才把你哥哥平安的送回來了。千佛寺還是要去的,都已經向菩薩發下誠心許下誓言,怎麼可以欺騙菩薩呢?」

李思念捂著被筷子敲打過的腦袋,很是不滿的白了一眼在旁邊幸災樂禍偷笑個不停的某個傢伙,委屈的說道:「人家又沒有說不去。人家只是覺得有一點好奇嘛——」

李思念的眼珠轉了轉,說道:「再說,既然哥哥回來了,那就證明一定是菩薩顯靈了。所以,他這個當事人是不是需要跟著我們一起去千佛寺向菩薩說聲謝謝啊?」

羅琦一下子為難了,說道:「是這麼個理。牧羊平安歸來,是應該去千佛寺上一柱香還個願。要不,牧羊跟著你妹妹去一趟千佛寺?」

「不方便。」一直沉默不語的李岩出聲阻攔,說道:「牧羊的身份太敏感,而且又和崔家那邊有死仇。思念是要和崔家的小姐一起去千佛寺,身邊自然有人跟隨保護。倘若被崔家的人知道牧羊安然回歸,那麼,他們定會痛下殺手。那個時候,牧羊不又危險了嗎?」

「說得也是。」羅琦驚了,說道:「那還是不要去了。我們誠心在心裡感激感激就好了,菩薩無所不知,他會體諒我們的難處。再說,思念過去好好幫你哥哥解釋解釋,讓菩薩感念到我們的心意。」

李思念撇了撇嘴,說道:「菩薩要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哥哥去還願,菩薩一定會保佑哥哥平平安安的。」

「哎,你這小丫頭——」羅琦提起筷子又要敲打。

李思念連忙逃開,喊道:「你們厚此薄彼。哥哥沒回來的時候,我就是全天下最乖巧懂事的女兒,你們就什麼事情就依著我。哥哥才回來,你都已經訓了我好幾回了,還要動手打人——」

羅琦指了指桌子上的面碗,說道:「趕緊坐下吃飯。吃不完看我怎麼收拾你。」

「——」

一家人剛剛把飯碗放下,外面就傳來大門被叩響的聲音。

李思念跑過去開門,看著站在門口的陸清明,很是恭敬的行禮,說道:「陸叔叔早,陸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