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逆鱗 >第三百五十五章、佛子點燈!

第三百五十五章、佛子點燈!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其他

?第三百五十五章、佛子點燈!

李思念的神情氣質也產生了變化,臉上不悲不喜,莊嚴肅穆。

身上的淡粉長衫飛揚起舞,就像是一陣風來,就要帶著那聰慧嬌美的小女郎乘風而去一般。

李牧羊終於發現了妹妹的異樣,出聲喚道:「思念——」

崔小心雖然覺得李牧羊對李思念的稱呼不妥,而且聽起來有些怪異,但是當她注意到李思念的神情時,也不由得為之一驚。

成神入魔,一念之間。

李思念進入此痴嗔之境,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遭遇危險魂飛魄散。那樣的後果可就不是他們願意承擔的。

她想出聲叫人,但是現在能夠幫助李思念的人也只有宋洮和千佛寺裡面的那些大和尚了。他們一路尋佛,現在即將到達白雲山頂。這個時候就算是讓人跑下去搬救兵,怕是也來不及。

崔小心自己不修武道,只重學識。身邊只有桃紅柳綠以及兩個馬夫,連一個可商量的人都沒有。

她心急如焚,卻又不敢擾其心神。怕是自己幫了倒忙,反而將思念推入魔道。

桃紅柳綠看到小姐心急,也不知道應當如何寬慰。甚至直到現在她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思念小姐很聰明——」

「思念小姐很厲害——」

「思念小姐不是好端端的站在那裡,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嘛——」——

這是一路走來兩個小丫鬟心裡的想法。她們也早就被李思念尋找佛像的能力給折服。

李牧羊站到崔小心的身邊,聲音低沉的安慰著說道:「不會有事的。」

崔小心眉頭深深擰起,質疑說道:「你怎麼知道?」

「你仔細端詳思念小姐的表情。」李牧羊出聲說道。

崔小心認真端詳,發現李思念仍然處於那種入神之態。

「她的眼神清澈明亮,臉上無任何痛苦或者不適之徵。李牧羊解釋著說道。「就像你讀書入迷了一般,寫字入迷了一般,賞櫻花入迷了一般。因痴而痴。她只是尋找佛像入迷了而已。」

崔小心這才稍微放心,李思念沒事就好。不然的話,她可就沒辦法回去向好友的父母交代了。

哥哥的死訊剛剛傳來,妹妹又因尋佛像而痴傻,怕是任何做父母的都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

可是,聽了李牧羊的解釋之後,崔小心心裡那種極其怪異的感覺再次襲來。

她總覺得面前這個馬夫李目有一些怪異,但是到底什麼地方奇怪卻又說不清楚。

或許,他本性如此?

又或者,是因為他救過自己的原因?所以總讓自己的內心深處有一些不自在?

李思念並不知道它人想法,卻也並不再爬山尋佛。

因為在她的眼裡,漫山神佛都清晰可現。

山腳下面的、山腹中間的。近的、遠的。以及那山頂遙不可及,自己根本就沒有見識過其真實面目的。

沙海拾貝、沙海消失不見。

蒼穹星光,蒼穹依然虛蕪。

李思念不再尋佛,而在數佛。

她小臉微仰,打量著眼前的無數佛像,用手指頭一尊尊的點過去。

「一顆——」

「兩顆——」

「三顆——」——

讓人震撼的事情發生了。

李思念每虛空點一尊佛像,那顆佛像所對應的位置就會神光大熾,一道金色的光輝突然間炸裂開來,穿山破林,直達長空。

她每點一尊佛像,就有一道金光大作。

她連續點了數十尊佛像,就有數十道金光向天空飛升彙集。

有焚音悅耳,有異香傳來。

九天之外有雷霆響動,又像是大門轟隆隆洞開的聲音。

所有人都被這一幕給震驚了。

千佛寺後院,主持妙心疾步走出禪房,無視身邊的尊貴客人,看著白雲山上空的道道金光欣喜若狂。

「佛緣深厚至此——佛緣深厚至此——」

白雲山巔,一背著乾柴的麻衣老僧正沿著山道緩步前行。

當他看到眼前隱藏在草叢裡面的一尊佛像突然間散發出金光時,身上的柴火丟棄,彎曲的腰背挺直,眼裡神光閃爍,身上的灰衣都被那金光給浸染出一層佛光。

他抬頭仰望蒼穹,聲音裡面有著掩飾不住的激動,喃喃說道:「花開見佛,葉落見佛。春風冬雪皆有佛性。天女散花、佛子點燈,萬年難得一見的奇觀啊——我佛門後繼有人了。」

李牧羊瞪大眼睛看向李思念,心想,這是什麼情況?難道自己的妹妹也是龍?

「上天是不是在和自己開玩笑?自己是龍也就罷了,還要讓自己的妹妹也變成龍。要是這樣的話,那他們兄妹必將遭遇世人屠繆。捨出這一身皮肉,也要保護自己的妹妹不能受到任何傷害。」李牧羊的心裡悲憤的不行。

「不對,她不可能是龍。她要是龍的話,定然知道藏匿之法。再說,佛是天神,龍只是半神之體。還從來都沒有聽過半神之體可以號令天神的——可是,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李思念還在數數。

她那纖細粉嫩的手指頭輕點,嫣紅小嘴裡面念念有詞:「一百零一顆、一百零二顆、一百零三顆——」

崔小心緊張的身體發抖,不自覺的抓住身邊的李牧羊胳膊,說道:「思念會不會有事?她會不會有事?」

「不會——」李牧羊心虛了。

那是神的領域,是他也不曾見過的世界。他怎麼能知道有沒有事情呢?

任何凡人想要窺探神之領域,都是要付出慘重的代價。

輕則痴傻,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