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逆鱗 >第三百七十五章、丫鬟女兒!

第三百七十五章、丫鬟女兒!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其他

?第三百七十五章、丫鬟女兒!

這就是欺人太甚了。〔

寧心海是車夫,他把馬車趕過來,立即就有下人迎過來接走了韁繩。自己同樣是馬夫,主動喊他們叫做『兄台』請他們幫忙,他們卻對自己冷嘲熱諷。這是什麼道理?

想起外界稱呼妹妹李思念為『丫鬟的女兒』,和這件事情聯繫在一起,李牧羊的心裡更是憤怒之極。

他不怕自己被人欺負,反正他已經被人欺負慣了。他怕的是李思念被人輕視侮辱。

寧心海在旁邊看著,李牧羊不想惹出事端。

強忍著心中怒火,看著他們說道:「我們同樣是被邀請來參加靜水凝露雅集的客人,憑什麼別人可以,我就不可以?」

一群青衣雜役走了過來,為的是一個馬臉漢子,他冷冷的掃了李牧羊一眼,說道:「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身份?人家寧管事是崔家管事,而且是給崔家的小心小姐趕車。崔小姐是我們這裡的常客,寧管事也是我們的熟人。你呢?你是誰啊?你們家小姐又是誰啊?我以前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你?是第一次來這裡吧?」

「我們家小姐是李家李思念。」李牧羊正色說道。「思念小姐是宋三少親自帖邀請來參加雅集的客人,豈是你們這些人可以輕視怠慢的?」

「李家?」馬臉漢子和身邊的幾個同伴對視一眼,然後一群人哈哈大笑起來。「真是笑死人了。李家?哪個李家啊?天都還有個李家嗎?怎麼從來都沒有聽說過?」

「馬哥,天都還真有個李家。戶部李侍郎家不就是李家嗎?不過,他們家的那位公子哥可沒機會來參加咱們的這靜水凝露雅集吧?」一個大塊頭笑呵呵的說道。

「那是當然。我是沒見過李家那位來過。能來參加咱們靜水凝露雅集的可都是手眼通天的人物--------」馬臉漢子咧嘴冷笑。「思念小姐我們是知道的,既然是主子親自帖邀請,我們自然不敢輕怠。倒是你------」

馬臉漢子在李牧羊的臉上身上掃來掃去,笑呵呵的說道:「你又是什麼東西?自己就是一個馬夫而已,竟然敢讓我們兄弟來給你牽馬?怎麼著?你還想著比我們兄弟高人一等不成?」

「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是什麼意思?你的主子進去參加雅集,你一個車夫還想跟著進去不成?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貨色。自己守著馬車吧,馬跑了車丟了,我們兄弟可就不負責了。」

「你-------」

「我怎麼了我?不服氣啊?」馬臉漢子腦袋一揚,說道:「不服氣就打我啊。」

啪!

李牧羊一拳打在他的臉上。

馬臉漢子的馬臉上結結實實的挨了這麼一記,臉上留下了一道紫紅色的手掌印。

馬臉漢子捂著臉頰,一時半會兒竟然沒有反應過來。

這是真打啊?

其它人也全都呆住了,一個馬夫敢打他們兄弟?

要知道,他們可都是宋家的雜役。宰相門前三品官,其它家來參加雅集的車夫哪一個不對他們客客氣氣的?

劇烈的疼痛感襲來,讓馬臉漢字終於恢復了一抹神智。

他盯著李牧羊,惡聲說道:「你敢出手打人?兄弟們,給我操家什上。」

說話之時,一群雜役便將李牧羊圍攏中間準備動手。

「住手。」一聲嬌喝傳來。

原本在小樓門口就下車的李思念和崔下心朝著馬場這邊走來,出聲喝止的人正是挽著崔小心的李思念。

李思念眉頭緊皺,出聲問道:「生了什麼事情?」

「他動手打人。」那些雜役都識得崔小心,卻不認識李思念。不過,既然是和崔小心一起來的,自然就是李家的那位小姐了。對於這位小姐,他們可就沒有什麼好怕的。丫鬟的女兒嘛,誰會把她放在眼裡?

「是他讓我打的。」李牧羊指著馬臉漢子,出聲說道。

「怎麼可能?」馬臉漢子大怒,說道:「有哪個白痴會讓別人來打自己?」

「你就是那個白痴。」李牧羊說道。他看到這些人對李思念的輕蔑,這比當眾抽他的臉還要讓他心裡難受。他心裡暗自誓,自己一定要好好努力,早日成為星空強者,再也不要讓自己的妹妹被人如此的怠慢和侮辱。

崔小心看向寧心海,問道:「寧叔,李目說的是真的嗎?」

「正是如此。」寧心海點頭說道。「他們辱罵李目,並說如果李目不服氣可以打他------想來李目是不服氣的。」

關鍵時刻,這個一直站在旁邊冷眼旁觀的心佛倒是選擇了幫李牧羊一把。或者說,他心裡清楚,自家的小姐是希望自己給出這樣一個肯定的答案的吧。

啪!

崔小心一巴掌抽在了馬臉漢子的臉上。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你們能夠辱罵的?你們罵了他,就等於是罵了我,我倒是要問問三哥,這就是他的待客之道------」崔道。

「小心小姐-----」馬臉漢子一下子驚了,撲通一聲跪了下來,哭喪著臉說道:「小心小姐,我們沒有罵他,只是這小子-----只是這人極不講禮,對我們吆來喝去的,本身就是一個馬夫,卻要讓我們來給他看管馬車------所以我們兄弟幾個心氣不順,就和他爭吵了幾句。」

其它雜役看到崔小心生氣,也都跟著跪倒下來。他們想不明白,只不過是一個馬夫而已,怎麼兩家的小姐就這麼賣力的替他出頭?

「這自然不是我的待客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