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逆鱗 >第三百八十五章、初見崔見!

第三百八十五章、初見崔見!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其他

下一頁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Co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Co

第三百八十五章、初見崔見!

走在前往崔家的街道上,李牧羊的心情還真是有些忐忑。

這是江南一別之後,他和崔小心的頭一回私下見面。以前都有李思念在旁邊,而且那個時候李思念才是主角,崔小心的視線都極少落到自己身上。

李牧羊的懷裡抱著那幅他清晨起床後新畫的《寒梅傲雪圖》,自從李思念發現這幅畫後,對著他冷嘲熱諷了一個早上。就連吃飯的時候還在說要不要去崔家吃個早餐崔家的糕點在整個天都都享有美名之類的話------這丫頭的嘴巴還是那麼毒。

當然,李牧羊早就適應了。

以前李牧羊在前面走著走著的時候,李思念突然間一把拉住他的衣袖讓他轉過身看著自己為的就是用他的黑臉照鏡子-------這樣的羞辱李牧羊都不放在心上,更何況是這種不痛不癢的幾句風涼話?

原本李牧羊是想要李思念陪著一起來的,他怕自己一個人過來連崔家的大門都進不去。

可是李思念以自己被李牧羊傷害過的理由拒絕了。

李牧羊站在崔家門口,請護衛通傳自己要見崔家小心小姐的願望,並說是崔小心小姐要自己過來的。

幾個侍衛眼神狐疑的打量了李牧羊半天,終於還是決定讓個人進去詢問一聲。雖然他們不明白為什麼小姐要見這樣一個身穿灰衫的低等下人,但是既然此人敢說是小姐要見的人,那就可能確有其事。

不然的話,誰敢跑到崔家大門口來撒野啊?

李牧羊抱著畫卷,獨自站在門口等待。

崔家的府邸和陸家的府邸在同一條街上,只不過一個在街的東頭,一個在街的西頭。

同樣的高門大院,同樣的朱漆大門。

雙門之上扣著獸首,台階兩側各雄鋸著一頭雄獅。

大門旁邊又另有側門,平時大門不開,只有來了尊貴客人或者重要人物出門時才會打開。

李牧羊站在側門門口等待,數名腰挎長刀的虎將站在台階之上虎視耽耽的盯著自己。李牧羊對這樣的場景習以為常,因為陸家的大門門口也同樣是這樣的光景。

嘎吱-------

扣著銅製獸首的大門敞開,一群身穿黑色勁裝的男人分兩排湧出,侍立兩側,隨後走出來的是一個身穿襟口鑲有三頭蛇圖騰監察司制服的男人傲然走了出來。

他環顧四周,眼神瞬間就鎖定在了站在門口顯得異常搶眼的李牧羊身上。

「什麼人?」崔見沉聲問道。

「說是叫李目,是李思念小姐的馬夫,來見小心小姐的。」

「李目?」崔見皺眉,說道:「就是那個會畫畫的馬夫?」

昨晚之後,天都出現了兩條爆炸性的消息成為眾人茶餘飯後的談資。

其一、李思念受宋家三少邀請參加靜水凝露雅集。天都人都知道靜水凝露雅集的存在意義,那是可以直接和帝國王子也有可能是未來君王面對面交流的聚會。而李思念只是一個丫鬟的女兒。

第二條消息也同樣和李思念有關係,因為李思念的馬夫竟然會畫畫,而且畫得還非常好的樣子,就連天都年輕一輩之中在丹青之道上最有造詣的宋洮都對其讚賞有加,天都有名的名媛才女陳文婷也對此人的畫技讚不絕口。

李思念火了。雖然李思念一直挺火的。

馬夫李目也火了,不少人想要知道這個人到底是什麼人,和那個一直流傳在天都人嘴裡的李牧羊到底有什麼關係,為什麼李家的人都那麼擅長畫畫,就連一個馬夫都如此了得-------

崔見作為帝國監察司長史,有監察百官以及民間風儀之重任,對於靜水凝露發生的事情,早有人寫成報告放置於自己的書房案頭。

「應該是吧。」侍衛也不敢確定。擔心自己的失職會被這位大爺責罰,守門的侍衛趕緊說道:「他說是思念小姐請他來的。」

崔見沒有和幾個侍衛一般見識,而是眼神冷洌的盯著李牧羊,說道:「喚他過來。」

侍衛聽令,跑過去邀請李牧羊到大門門口來見崔見。

李牧羊抱著畫捲走了過來,旁邊的侍衛向他介紹,說道:「這是我們帝國監察司的崔長史。你還不快快行禮。」

李牧羊只得彎腰行禮,說道:「李目見過崔長史。」

崔見皺眉,一個馬夫見到自己的時候,他行禮的方式應當是下跪磕頭,而不是這般的行士人之禮------他還當真以為自己是個人物了不成?

「你是李目?」崔見沉聲問道。

「是。」李牧羊彎腰答道。

「抬起頭來。」

「是。」李牧羊抬起頭,和崔見的眼神對視。

看到李牧羊的臘黃面孔以及布滿血絲的瞳孔,崔見更是不喜。

文人應當有文人的風骨,更應當有文人的風流。此人一幅病殃殃的模樣,哪裡還有一點兒精氣神在?他不信這樣的人可以畫出什麼讓人稱讚的作品。也不知道宋洮他們在搞些什麼,竟然幫這樣的貨色揚名。

崔見盯著李牧羊手裡的畫,問道:「你要見小心?」

「是。」

「所為何事?」

「送畫。」

「懷裡抱著的這幅?」

「正是。」

「拿來給我看看。」崔見出聲說道。

李牧羊抱著畫卷站在那裡,並沒有依他的吩咐將手裡的畫卷遞過去。

「耳朵聾了?長史讓你把畫卷遞過去。」旁邊的黑衣監察史怒聲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