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逆鱗 >第三十三章、食屍血鴉!

第三十三章、食屍血鴉!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其他

?

第三十三章、食屍血鴉!

烏鴉的身體在空中飄蕩,就像是一隻折了翅膀的傷鳥。

他揮動著黑袍想要保持姿態平穩,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咔嚓----

烏鴉的身體重重地跌落,脊背壓在堅硬地青石牆面上。

即便他已經使用了『浪打千帆』來推動自己的身體,想要讓他的身體避免直接觸礁----可惜,李牧羊那一拳實在是太猛也實在是太重,根本就不是他的海浪力量可以抗衡的。

脊背撕裂般的疼痛,骨頭好像也斷了兩根。

烏鴉的實力雖然遠勝於李牧羊,甚至在李牧羊沒有爆發的狀態下他只需要伸出一根手指頭就可以把他摁死。但是李牧羊的身體之強悍,皮肉之結實,以及自我的修復能力卻不是他們這樣的武者可以相抗衡的。

呼吸急促,持劍的右手一陣陣地抽搐,五臟六腑翻江倒海就像是隨時都要跳出胸腔一般。

咽喉咸甜,強行想要忍住那股子即將噴涌而出的氣血。

但是,越是忍耐也就越發的難受,那種想要嘔吐的感覺也越是強烈。

噗-----

他的嘴巴張開,還是當著李牧羊的面吐出了一大口鮮血。

趕緊抬頭看了過去,發現面前黑霧瀰漫,根本就難以視物,這才放下心來:李牧羊看不到他此時的狼狽狀態。

又想到李牧羊可以聽到他吐血的聲音,他的心裡不由得又有些著急起來。

狙擊一個普通人尚且還不能得手,殺手學院什麼時候才能夠真正的以自己為恥把自己的成功案例收進教材讓他成為無數後輩學習和膜拜的對象啊?

烏鴉一直覺得自己是一個學院派的殺手,他的骨子裡是有著崇高的理想和追求的。

「把他殺了。」烏鴉在心裡想道:「把他殺了,今天發生的事情就不存在了。自己的受傷,自己的吐血----包括右手給左手一塊金幣的事情。全都像是陽光下的白雪,瞬間就化作一灘誰也辨別不出模樣的冰水。」

「你終於現形了?」烏鴉盯著在迷霧裡喘著粗氣地李牧羊說道。他能夠看到李牧羊的位置,他能夠看到他的面部表情,那是一張猙獰暴戾的表情,他實在難以想像,這樣的表情怎麼會出現在這樣一個男生的臉上----正如他實在難以想像在咖啡館的時候他是如何一次又一次地接下自己的櫻花落。「現在的狀態才是你的真實面目吧?你到底是什麼人?」

看到李牧羊被鮮血包裹的紅色瞳孔,烏鴉不由得問出了一個讓他困惑已久的問題:「你是怪物?」

「你該死。」李牧羊一步步地朝著烏鴉走了過去。

烏鴉突然間有了壓迫感。

他感覺到了危險。

殺手的直覺是很靈敏的,他從李牧羊的身上感受到了危險的氣息。

剛才的李牧羊一拳轟碎了他的『靈蛇劍』,雖然說靈蛇劍還上不了百曉生兵器譜,卻也是西風大陸享有盛名的兵器。那把靈蛇劍是他殺掉一個用劍高手時從他手上搶來的,卻沒想到今日毀在一個無名無姓的小輩手裡。

實在是可恨之極!

烏鴉伸手抹掉嘴角的血漬,然後扶著牆壁站了起來。

「你以為這樣就能夠殺掉我嗎?」烏鴉冷笑不已。「愚蠢之極。」

烏鴉伸出雙手,大量的黑煙從他的身體散發出來。

他的左手捏成繁瑣的『三羊拱角』印結,右手在空中頻繁的揮動點刺。

一道紅光閃爍的大門憑空出現在院子里,大門的邊框燃燒著火紅色的火焰,就像是剛剛從地獄裡面拉出來的一般。

大批量的黑色烏鴉扑打著翅膀朝著李牧羊所在的方向沖了過去,沉默又兇狠。

「讓你嘗嘗食屍血鴉的厲害。」烏鴉滿臉得意地說道。「他們會吸干你身上的每一滴血,吃掉你身上的每一塊肉。就連你的骨頭也不會放過------等到血鴉過後,你會憑空在這個世界消失。就像是從來都沒有存在過一般。」

原本烏鴉並沒有想過使用這樣的大殺招,因為它太消耗自己的真氣和元神。而且這種陰暗之物也不能隨時召喚,每一次都要把它們餵飽才行。

倘若它們衝出來之後卻得不到任何食物,它們就會將召喚之人當作食物和目標。前一秒鐘的幫手瞬間變成讓自己難以招架的殺人狂魔,這是任何主人都不願意看到的事情。

烏鴉是這些血鴉的伺主,最開始馴養的時候確實需要以自己的鮮血來餵養他們。

上次在咖啡館他也把它們召喚出來,當時為的就是把李牧羊和崔家那位小姐一起當作食物投餵給它們。

但是突然間出現的『萬家生佛』屬於佛宗大光明術,是這些污穢之物的天然剋星。如果不是這些血鴉被那萬家生佛給全部焚化,怕是那家咖啡館沒有幾個人能夠生存下來。

食屍血鴉們張開利爪,伸出尖嘴,鋪天蓋地地朝著李牧羊所在的位置沖了過去。

還有一些朝著李思念和李牧羊父母躺倒的地方飛去,它們在那裡看到了獵物。

李牧羊就像是沒有聽到烏鴉的話似的,他的眼睛血紅,大步地往前衝鋒。

在他看到那些黑色的烏鴉竟然想要阻擋自己的來路時,李牧羊再次一拳轟了出去。

啪--------

密密麻麻的烏鴉被他一拳打飛,打散。無數只烏鴉就像是無數只黑色的彈珠一般四處飛彈然後撞擊在牆上門上滾落在地。

看到有幾隻血鴉要去撕咬自己的妹妹,李牧羊目呲盡裂,一拳轟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