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逆鱗 >第七十三章、再見江南!

第七十三章、再見江南!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其他

?

第七十三章、再見江南!

「這傻孩子不敢過來------」羅琦眼眶濕潤,輕輕嘆息著說道:「從小到大,你們兄妹倆幾乎都沒有分開過。你這次出遠門,怕是一年半載都見不著。她哪裡捨得?」

「我明白。」李牧羊看著小姑娘輕微抖動的肩膀,鼻腔酸嗆,聲音也有些哽咽起來,說道:「不會那麼久,我很快就會回來的。思念不是說過了嘛,我們學校有可以坐人的仙鶴-----到時候我自己也養一隻鶴,每天都飛回來看你們一趟。在家裡吃完早飯再去學校。」

羅琦在李牧羊的肩膀上打了一記,說道:「胡說。哪能天天回來啊?最關鍵的是保重身體,好好學習,不能讓別人看不起。」

「媽,我會的。」李牧羊鄭重點頭說道。

「登船了登船了。再不登船就要開走了。」身穿短衣的船夫在船板上面大聲喊道。

這艘船是客船,除了少數前往天都的旅人客商,大多數都是像李牧羊這種要遠去天都讀書的學子。

子女遠行,父母親友紛紛趕來送別。

楓林渡口熱鬧非凡,寒暄笑鬧及哭泣聲連成一片。

李牧羊擺了擺手,說道:「爸,媽,你們回去吧。我要登船了。」

「牧羊--------」羅琦強忍著眼淚不要落下來,鬆開了兒子的手,說道:「你本來應該過更好的生活,是爸媽沒有能力給你。你一定要保護好自己,不要被人欺負了。要是在外面受了委屈就回來,爸媽可以一輩子養著你。」

「媽,你說什麼話呢?」李牧羊笑著說道。「我很慶幸我是你們的兒子,我覺得自己現在就過得挺好的。而且以後會越來越好。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

李牧羊知道自己不走父母就不可能離開,他看了李思念一眼,小丫頭仍然站在原地背對著這邊。

「李思念-----」李牧羊對著遠處喊道:「我會想你的。」

他對著李思念的背影揮了揮手,轉身朝著船板走去。

「李牧羊------」有人大聲喊道,一匹快馬朝著這邊奔來。

岸邊所有人的視線全都被那匹快馬上的人所吸引,一個身穿武士服的年輕男人坐在馬上大聲吆喝著。

「李牧羊,請稍等片刻。」男人打馬徑直衝到李牧羊的面前,從馬背上面跳了上來,對著李牧羊拱了拱手,一臉恭敬說道:「城主大人要來為你送行,此時已經到達石林谷。」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

「城主大人要親自來給李牧羊送行?」

「城主對那個李牧羊也太好了吧?就因為考了個帝國第一,竟然就賞賜了兩千金幣-------這筆錢夠他用一輩子了吧?」

「那個李牧羊不會是城主的乾兒子吧?說不定是私生子--------」

----------

李牧羊也是微微詫異,說道:「城主大人日理萬機,實在不用特意跑來一趟。」

不僅僅別人懷疑城主和自己的關係,就是李牧羊自己也都開始懷疑了。

成績公布之後,城主府就命令江南教育司特意送來了兩千金幣的賞格。當時聽到這個消息後整個戶部巷都沸騰了。住在那裡的很多人一輩子都賺不到這麼多錢,但是李牧羊僅僅通過一場考試就得到了這大筆的金錢。難怪人家都說『書中自有黃金屋』,這不就在李牧羊身上應驗了嘛?

現在城主又要親自趕來送行,實在是讓李牧羊感動不已。我是和你兒子有些交情,但是你這優待的也實在太過份了些吧?

「此言差矣。」一匹棕色大馬朝著這邊奔跑而來。馬背上的是一個身穿褐紅色文士服的中年男人,濃眉大眼,寬臉美須。

一群身穿黑色武士裝腰配長刀的軍士緊隨其後護衛在兩側,馬蹄陣陣,卻整齊劃一。聽起來訓練有素,不是凡兵。

咚---------

奔馬未停,中年男人就已經從馬背上躍了下來。

他地雙腳踩在地面上,給人一種將大地跺出一個大窟窿的感覺。

「為國家選才是頭等大事。今日眾多考生遠赴天都求學求仕,作為一城之主,燕某理應趕來送行。」中年男人說話的時候故意提高音量,讓岸邊送行的眾人全部都能夠聽見。

「你是-----江南城主?」李牧羊打量著面前這個身材不高但是卻極具威嚴的男人,聲音怯怯地問道。他還是頭一回和這樣的大人物打交道呢。

而且這個男人身上有一股子讓人望而生威的壓迫感,普通人根本難以和他眼神對視。

「我是燕伯來。」燕伯來笑著說道。他也同樣在打量著李牧羊,高挑俊美,膚色也不像大家說得那麼黑嘛。眼神清澈,和自己對視時不避也不怯。自信坦然,卻又帶有一點點的戒備之心。

「城主大人親自趕來送行,牧羊實在感激不盡。」李牧羊深深鞠躬。

其它的學生也紛紛圍攏而來,誰不想找個機會和城主拉上關係啊。就算他們現在出去求學,求學歸來不也得找一份好活計不是?諾大江南,還有什麼事情是比在城主大人身邊工作更好一些?

「城主識才愛才,實在是我們江南生員之福啊。」

「感謝城主,我等自當勤學苦思,磨礪心性,將來好為城主大人效死力-------」

「城主,請受學生一拜--------」

---------

一個送行的動作,幾句簡單地話,就將眾多生員給感動折服。

燕伯來深不可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