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逆鱗 >第兩百七十三章、鳳麟之洲!

第兩百七十三章、鳳麟之洲!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其他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siluke〞info網,無彈窗!

第兩百七十三章、鳳麟之洲!

「白痴?」楚潯譏諷說道。

「你是不是想打jià?」鐵木心是個火爆性子,聽到楚潯敢辱罵自己,當即就要和他動手。

「當我怕你不成?」楚潯伸手拔劍。

「幻境險惡,你們當真要打上一場嗎?」蔡葩在旁邊提醒著說道。

他們倆個打的精疲力竭,到時候可是會讓其它人撿到便宜。要是有人覬覦他們身上的寶貝,背地裡給他來上一劍,怕是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這些衣冠楚楚的皮囊下面,誰知道包藏的是一顆什麼樣的心臟呢?

兩人想到那種可能性,都是頗為感激的看了蔡葩一眼。

正當大家哀怨嘆息,扼腕不已的時候,天空之中突然間黑影籠罩,彷彿那頭頂的紅月被什麼黑雲陰影給遮掩住了似的。

那團黑影越來越近,朝著地面撲蓋而來。

地面之上飛沙走石,狂風呼嘯。

眾多學子的頭髮被吹亂,衣角被掀起。一個個狼狽不堪的模樣。

「有怪物來襲,大家準備殺敵——」

「天啊,那是什麼怪獸,怎麼那麼大——」

「快跑,大家快跑——」——

學子們各自戒備,取出自己的趁手bīngqì。

一個個的身體騰空,準備從四面八方給這怪獸一個合擊。

沒想到的是,那怪獸根本就不理會他們。

它從他們的頭頂卷過,然後朝著水源的東北角飛了過去。

轟——

狼王的四腳落在地上,震得地面發出轟隆隆的響聲,就像是地殼發生巨大變動一般。

紅眼紅毛,全身血紅色。

雙眼兇惡的盯著眼前的星空學子們,讓那些學生都有種脊背生寒的危險感覺。

這是什麼異種怪物?像狼不是狼,像狗不是狗。

又高大威猛無比,就像是一座高高屹立在面前的小山。

每個人被它看上一眼,都有種魂魄被其鎖定的荒謬感。

「狼王,它是紅狼的君王——」

「狼王就是紅月之子,據說神通廣大,可永生不死——」

「這是神獸,我們應該行跪拜大禮,免除災禍——」——

正當大家猶豫著是上前圍攻或者下跪參拜的時候,一個人影從它寬厚溫暖的紅毛後背之上跳了下來,然後是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

李牧羊和狼王談妥了條件之後,便取了它的狼珠,請狼王送他們去取弱水之心。

狼王拒絕,對弱水有一種天然的畏懼,只說自己可以送他們到弱水邊緣,由他們自行去尋找那弱水之心。

李牧羊也沒辦法要求太多,便帶著千度林滄海以及其它幾名同學一起騎上狼背,由狼王親自護送著來到了這河岸邊沿。

李牧羊看著圍攏在四周的同學們,心生喜悅,拱了拱手,笑著說道:「各位同學,別來無恙?沒想到能夠在這裡和你們相聚。我還以為這鬼地方只有我們幾個人呢——」

沒有人說話。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著李牧羊。

「這是什麼鬼?怎麼會有那麼多星空學院的學生從這頭巨獸身上跳下來?」

「還有,這個傻乎乎和他們打招呼的傢伙是什麼來頭?這種出場方式——也太拉風了吧?」

李牧羊看到無人回答自己的問題,所有人都滿臉驚恐的盯著自己以及身後的狼王,便明白了他們的心思,笑著說道:「這是狼王,是我們的好朋友。它很好相處的——來,狼王,給我的同學們打聲招呼。」

「嗷——」

狼王張嘴欲吼。

李牧羊趕緊出聲阻止,說道:「行了行了,你別喊。你一喊你那些子子孫孫的就全都跟著喊起來,怪吵人的——」

「——」狼王才剛剛仰起脖子,第一個音才剛剛發出來就被李牧羊強打斷,這種悶滯不暢的感覺讓它極其的難受。很是不滿的瞪了李牧羊一眼。如果不是為了那弱水之心,它都想把這小子撕碎喂狼了。他和他的那位先祖一樣的讓人討厭。

眾人看到李牧羊竟然敢這般大大咧咧的和狼王說話,而且狼王還表現出一幅無可奈何的模樣,就更加的震驚和-恐懼了。

「李牧羊。竟然是李牧羊——」楚潯站在弱水邊緣,眼裡的凶光一閃而逝。

原本以為在這水之幻境裡面兩人很難碰面,就算碰見——自己也要讓他吃些苦頭。卻沒想到他以狼王為座騎,一出場就給所有人一個下馬威。

這樣的情況下,自己還怎麼向他出手?其它人哪還有膽子去招惹他?

幾家歡喜幾家愁。

楚潯對李牧羊的出場方式心存忌憚,鐵木心高興的就跟看到了親娘——親兄弟似的。

鐵木心沖了過去,一把抱住李牧羊,激動的說道:「李牧羊,果然是你,我就知道是你——」

它鄉遇故知都是一件非常高興的事情,更不用說這危機四伏的荒蕪之地了。

李牧羊拍拍鐵木心的肩膀,笑著問道:「木心兄,沒遇到什麼危險吧?」

「嘿,殺了幾頭紅狼和一些不開眼的三步蛇,然後就一路平安的走到這裡——」

「那就好。」李牧羊笑著說道。又和蔡葩打了個招呼,說道:「蔡葩,又見面了。」

蔡葩表情淡漠的點了點頭,卻是將視線放在李牧羊身邊的狼王身上。這座騎實在是太耀眼了,就算想要無視也極度的困難。

在她看來,李牧羊是班級裡面最神秘最讓人難以看透的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