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逆鱗 > 第兩百九十四章、撐爆燒著!

第兩百九十四章、撐爆燒著!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其他

第兩百九十四章、撐爆燒著!

神洲有句古諺語叫做:言多必失。

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當你說話過多的時候,很有可能就會失去自己心愛的女人。

李牧羊這個時候才真正的了解了這句話的真諦。

他只要晚上那麼一點點,晚上那麼一瞬間,有可能他就要面對一個讓人難以拒絕也不願意拒絕的誘惑。

當千度對她說『我願意』的時候,你只需要紅著臉點了點頭『我願意為你奉獻我的身體』。於是,乾柴遭遇了烈火,一下子就會燃燒出讓比這火焰山的溫度還要更高的激情火焰。

李牧羊也不是一個不懂得變通的男人。

和他一起入境的小夥伴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刻,別說是奉獻自己一次的身體,就是奉獻出自己一年的身體,他也絕對不會退縮躲避。

「好男人不會讓心愛的女人受一點點傷

絕不會像陣風東飄西盪在溫柔里流浪

好男人不會讓等待的情人心越來越慌

孤單單看不見幸福往來的方向

好男人不會讓心愛的女人受一點點傷——

為相愛的人受些苦又何妨」

西風帝國著名的流浪歌手張鎬哲也曾經這麼唱道。他的歌聲為無聲迷茫無助的男人指明了努力打拚的方向。

李牧羊願意奉獻。

當然,長白七恥也想奉獻,都被他給噴死了。

他的內心有一絲的焦慮,臉上卻異常的溫柔平靜,一幅我尊重你任何決定的模樣,說道:「你先說。」

千度羞澀之極,身體裡面那如洪水般洶湧如浪花般蕩漾的**也沒能讓她失去思考的能力。

她拚命的咬著自己的舌頭,舌頭再一次被他咬出血來,聲音虛弱的說道:「你不是說——你有辦法了嗎?」

你看看,這就是『言多必失』。

李牧羊點了點頭,說道:「金剛不堅是一種很獨特霸道的毒藥,一時半會兒我也找不到解毒之法。而且,就算想到了,怕是在這荒野之地也找不到與其相剋的藥材來配藥——」

「到底——」千度的眼波流轉,臉頰如盛開的桃花一般妖艷。她真得有些承受不住了。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熱,她感覺到李牧羊的身體對她有著瘋狂的吸引力。如果不是她從小就受到最好的王族教育,如果不是她有著常人難比的堅持和驕傲,怕是早就被這春藥給征服了。「是什麼辦法?」

「以毒攻毒。」李牧羊說道。

「好。」千度立即應道。這個時候她也顧及不上到底是什麼辦法了,只要能夠幫她解了身體裡面的毒素,任何辦法她都願意去嘗試。

「會有一些後遺症,還需要你的配合——」李牧羊看到千度眼神迷離的模樣,輕輕的嘆了口氣。現在再和她商量已經沒有任何的意義,所有的事情都需要自己來替她作決定,反正自己也是一心為了她好,絕對不會害她。

李牧羊寧願傷害自己。

他用匕首在自己的手臂上面劃開一道口子,大股紅色的血水滲了出來。

李牧羊把手臂傷口的位置送到了千度的嘴邊,說道:「喝吧。多喝一些。」

千度拚命的想要睜開眼睛,卻無論如何也沒辦法做到。

她還在拚命的拒絕,說道:「為什麼——」

「龍血本熱,而且對普通人來說是巨毒之物。喝了龍血的人會導致本身的氣血沸騰,甚至有可能直接燒毀全身的血管經脈五臟六腑——你體內的春藥也是大熱大毒之物,用龍血之毒去克那金剛不堅的毒,應該會有奇效。」李牧羊出聲說道。「快喝吧。我不會有事的。我也不希望你有事。」

千度不再猶豫,張開嘴巴拚命的去吸食李牧羊手臂上滲出來的大量鮮血。

龍血入喉,就像是一注滾燙的開水或者說是那火焰山谷底的岩漿一般進入體內。

它燙得人身體發抖,感覺自己的喉嚨都會被那氣血給毀掉。

當它進入身體,和身體裡面的氣血進行衝突,然後拚命的吞噬和融合,千度的身體就燒得更加厲害了,全身濃煙滾滾,就像是江南城的小巷子裡面在烤肉串一般。

「李牧羊——」千度的身體拚命的掙扎和扭動,不停的呼喊著李牧羊的名字,說道:「李牧羊——李牧羊——」

李牧羊的另外一隻手伸了過去,抓住她的右手給予她足夠的信心和力量。

他知道,這個時候自己是她唯一的依靠。

「不會有事的。不會有事的。」李牧羊緊緊的抱著她,在她耳朵邊一聲又一聲的安慰著說道——

那似血的月盤變淡了一些,由以前的深紅變成了現在的淡紅。月光也不再像以前那樣的耀眼奪目,而是以更加溫潤的姿態照耀著大地。

紅月距離人們越來越遠,看起來很快就要消失在人們的眼帘。黑暗即將來臨,而紅月消失的時候卻是白晝到來之時。

那是一天的開始。

「天要亮了。」千度睜開眼睛,看著眼前那越來越遠的紅月,低聲說道。

「你醒了?」李牧羊走到千度面前,將火上烤著的半隻紅嘴鳥遞了過來,說道:「吃一點東西吧。味道還不錯。」

千度沒有伸手去接鳥肉,一眼就看進李牧羊的眼睛裡面去,說道:「我不餓。感覺全身都很溫暖,也很有力量——謝謝你。」

「你不吃我就吃了?在這裡面可不能浪費。」李牧羊出聲說道,撕了一條鳥腿就開始咀嚼起來,漫不經心的說道:「謝我什麼?還記得上次我們一起去遊覽學院嗎?當時我落到了寒潭裡面,是你一次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