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逆鱗 >第三百零四章、野人撒野!

第三百零四章、野人撒野!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其他

下一頁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Co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Co

第三百零四章、野人撒野!

林滄海安全回歸,讓李牧羊和千度都欣喜若狂。

他們已經做好了活要見人死要見屍無論如何都要把他找回來的準備,沒想到原本以為千難萬難的事情現在就那麼容易的解決了。

蠱雕不僅僅沒有把林滄海吃掉,看起來他還活蹦亂跳的,根本沒有受到什麼委屈------剛才擁抱的時候,李牧羊甚至在他身上聞到了一股濃郁的烤肉香味。

蠱雕還請他大吃大喝了一頓嗎?

李牧羊覺得這是因為自己有神龍護體,大運在身。

李牧羊對著那蠱雕上的野人拱了拱手,說道:「不知前輩如何稱呼?」

野人看了李牧羊一眼,說道:「山洞野人,名字早就忘記了。」

「高人都是不喜歡記自己名字的。」李牧羊笑著說道:「多謝前輩救下我的好友滄海。大恩大德,無以為報。如果前輩有所要求的話,我們定當努力回饋。」

「我沒有救他。」野人說道。「我只是沒有殺他。」

李牧羊認真一想,這真是這樣一個道理。

本來林滄海沒招誰惹誰的走在路上,卻被他養的蠱雕給抓走了。他們為了尋找林滄海一路上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啊?要不是自己有化龍的能力,怕是早就被那長白七恥給做掉了,千度的下場更加糟糕,簡直讓人難以想像。

歸根結底,反而是那個野人對不起他們才對。

李牧羊拱了拱手,說道:「既然前輩如此說,那我們就算兩清了吧。」

野人並不理會李牧羊,他像是發現新大陸一般眼神閃亮的盯著那遠處的雪白小球,聲音顫抖的說道:「我就知道它在,我就知道它一直都在-----我等了那麼多年,終於把它等出來了。」

李牧羊一看野人注視的方向和那激動的表情就知道事情要壞,那可是自己喜歡的雪球啊。怎麼每個人看到都想要據為已有呢?還講不講先來後到的傳統美德啊?

林滄海聽到野人的話,出聲問道:「師兄,你說什麼等到了?你把什麼等出來了?」

「弱水之心。」野人出聲說道。「我早就覺察到附近的水元素突然間密集起來,而且還有大量的水元素朝著這邊聚集。我就知道,一定是它出現了,一定是它到了這裡。沒想到竟然被我猜中了。」

男人臉上有熱淚滑落,他為此寶貝而來,付出了太多太多,等了太久太久。

可是,多年以來,他甚至連那個弱水之心的影子都沒有見過。他以為自己這一輩子都不可能見到他,然後老死荒野,和世間一切再也沒有任何聯繫。

今日終於有機會一睹此物的廬山真容。

「什麼?那是弱水之心?」

「天啊,世間真有弱水之心這種神物?不是說那只是傳說嗎?」

「那隻小動物竟然是弱水之心,我們一定要想辦法把它搶到手------誰能夠擁有它,誰將能夠成為星空級的強者------」

----------

其它人都議論紛紛,顯然被自己聽到的這個消息給震驚了。

就算沒有人見到它的廬山真面目,但是每一個人都應該聽說過它的大名。因為弱水之心的名氣太大太大了。

就連李牧羊也被野人的一番話給震驚了,他瞪大眼睛一臉驚詫的盯著那隻萌萌的小雪球,一臉不可思議的問道:「你說那個小傢伙-------它是弱水之心?弱水之心是一隻動物?」

屠龍課上,李牧羊曾經聽羊小虎講過弱水之心的來歷。說它是世間神器,已經遺失萬年,世間根本就沒有什麼人能夠一睹其廬山真面目。

再說,它是弱水的心臟,水的心臟是什麼,這本身就是一個讓人極度難以解答的問題。

李牧羊沒想到弱水之心是一隻動物,是被他們給擋在琉璃鏡外面的一個小雪球。

要是早知道它是弱水之心的話,李牧羊無論如何也要把它給拉到琉璃鏡裡面守護著避免它被人傷害------

李牧羊和千度對視一眼,兩人都有種極度荒謬的感覺。

如果那個野人所說的話是真實的話,他們都清楚自己之前錯過了什麼樣的機會。

那個時候,雪球原本應該就屬於它們倆人的啊。

人這一輩子,有時候也只是需要一個機會就能夠應勢而起。

當然,機會來了你要用力的抓住。

陸契機的眼神裡面有紫色的火焰燃燒,當然,那樣的光輝也只不過是一閃而逝。

她充滿敵意的盯著那個野人,既然對方知道透明小獸的來歷,那就證明是自己潛在的敵人。

無論如何,陸契機都不會輕易的就把弱水之心這種神物給讓給別人的。

李牧羊也不行。

讓給誰也不能讓給李牧羊。

水是萬物之靈,誰也不清楚龍王轉世和弱水之心的結合會爆發出多大的能量。

即使是不死族的後裔,鳳凰也絕對不敢冒這樣的危險。

「它原本是無形之態,卻能夠化作有形之體。」野人沉聲說道,雙眼炙熱的盯著那隻小雪球,說道:「你難道沒有發現嗎?它周圍的水元素是最密集的,而且它和其它的水元素融合為一體,不需要任何的外力或者翅膀就可以自由飛翔。」

李牧羊點了點頭,說道:「現在才發現。」

之前一心想要救林滄海回來,他和千度忙著趕路,哪裡注意到雪球身邊的異常?

再說,那個時候他們倆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