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八十五章

第八十五章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城主府在城中心。

越是靠近城中心的位置,人就越是多。兩人靠腳程都不慢,雖然在城內不能飛行,但是卻能夠縮地成寸的。

沒多久,兩人就走到了城主府的大門口了。

遠遠看去,果然是碧瓦朱甍,鴻圖華構呢。

城主府大門口似聚集了不少的人,東華羽凡此番並不是要急著去見城主,而是想要在這邊來打探一下消息。畢竟能將碧水瓊漿這麼不凡的東西拿出來當做謝禮,證明這個大公子的傷勢定然是不簡單的。只是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希望能夠聽到一些有用的消息,才知道自己的溫泉水究竟能不能救他。

「聽說這個大公子是傷了丹田,修士若是丹田被毀,與廢人無疑呢。」路人甲是一位三十多歲的男青年,修為不過練氣期後期,想來應該只是過來看熱鬧的人。

「我看不然,應是中了妖獸劇毒,若真是丹田被毀,又何必如此興師動眾。」路人乙有些不贊同的搖了搖頭。

「丹田被毀,也不是沒可能重塑丹田。」路人甲聽聞,臉上表情有些猶豫,似乎對於路人乙的話也有一些贊同,不過卻還是如此回到。

一路走過去,不少的人都在各抒己見,每個人的猜測各不同。

東華羽凡有些奇怪,不是說城主曾邀請過城中醫師為大公子醫治過嗎?為何這些人並不知道大公子所得的究竟是什麼病呢?是得病還是中毒,亦或者丹田被毀。每個人的猜測都不相同,這讓東華羽凡沉了沉,若是不知道的話。她也不好判斷呢。

畢竟若真是丹田被毀的話,她也不知道泡溫泉有沒有什麼用,而且這種事情估計一兩天是泡不好的,空間的秘密是不能暴露的,這種情況肯定是行不通的。

若是中毒的話,到時好說,別的什麼可能不知道。中毒泡溫泉那是絕對沒問題的。東華羽凡還記得當時自己在金武城東華府的時候,大夫人曾給下自己下過毒,可是她並無大礙。並且泡溫泉還將那些毒素全部排出了。

想到這裡,東華羽凡看了一眼緊握著自己手的風傾塵。看來,少不得要借用他的名義了,只是不知道他願意不願意。

找了一處客棧。東華羽凡叫了一些靈茶便安靜的坐在了窗邊的一個角落裡面。

不想。竟然遇到了兩張熟悉的臉。

正是朝雪派的藍櫻與尹幽妍,同樣,兩人也發現了東華羽凡他們。

藍櫻故作大方的對著東華羽凡的方向拱了拱手,便尋了一處空座坐下,側身而坐。倒是尹幽妍,有些幽怨的看了一眼東華羽凡身旁帶著紗帽的風傾塵。看到東華羽凡在,猜到旁邊的人是誰也不難,畢竟兩人的手到現在還握在一起的。東華羽凡也很無奈啊。她也不想當別人的桃花的。

東華羽凡在心底嘆了口氣,悶聲喝了一口茶。自己也是受害者好么?

不過,東華羽凡對於這個尹幽妍還是挺有好感的,長得可愛討喜,性格應該比較嬌羞。這樣的性子讓東華羽凡感嘆不已,沒想到在這殘酷的修真還有這麼單純的人存在。想來不是背後有強硬的後台,就是自身天資極好。

突然感覺手上一緊,東華羽凡挑眉看了一眼風傾塵,不明白他又是怎麼了。

「老大,又腫么了您?」

「你不要看別人。」風傾塵遲疑了一下,這才開口說道。

東華羽凡雖然看不見他的表情,但是也能夠猜到兩分。她剛剛想得入神,一時之間竟然盯著尹幽妍的背影發獃,沒想到被風傾塵誤會。不過他這話的意思,還真的讓東華羽凡有些疑惑,這人不會真喜歡上自己了吧?

想想也覺得不可能。

風傾塵修為高深,容貌雖依舊年輕,但是鬼才知道他究竟多大年紀了,說不定就是活了幾百上千年的人了。就算是失憶了,但是本能還在吧,怎麼可能看上自己這麼一個小姑娘,雖然身形高,架不住還未發育完全。想到這裡,東華羽凡已經不知道是多少次低頭看平整整的胸口了。

不過此時東華羽凡都是突然興緻一起,說道:

「為什麼不看,看美好的東西能夠讓心情愉悅呢。」

風傾塵似又不解,隨後將紗帽取下來說道:

「那你看我,我好看。」

不要臉、小婊扎。

東華羽凡急忙將紗帽給他戴上。

這個地方人多口雜,她才不想被別人注目,雖然許多人都喜歡萬眾矚目的感覺,可是和風傾塵在一起的自己就像是陪襯一樣,她東華羽凡雖是原文女配,但是在自己的世界裡面,可不想當一個配角。

「得了,老大,我惹不起您,你好好帶著吧。」戴好之後,東華羽凡憋屈著臉說著。

風傾塵這兩天和東華羽凡相處,也算是知道東華羽凡的性子,見她果然不再看那邊,心裡有些愉悅,嘴角微微抬起。甚至還主動給東華羽凡倒了一杯茶。

就在這時,外面街道人群中似乎已有些騷動。而坐在不遠處的藍櫻和尹幽妍均是面帶喜色,雙雙起身走到客棧外面。人群讓開一個道,一輛用地翼龍獸拉的車子緩緩駛了過來。

「爹爹。」尹幽妍眼睛一亮,歡快的叫了出聲,快步的跑了過去。

地翼龍獸停下腳步,溫順極了,周圍人無不讚歎,能用地翼龍獸拉車,顯然是厲害的人物,雖然地翼龍獸戰鬥力不行,但到底是有著一絲龍族的血脈的,能花這麼大的手筆,也確實引人讚歎。

而此時,車子的門突然打開。從裡面走出兩人。

均是一身白色長衣,一人年紀大概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