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八十六章

第八十六章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因著要進入城主府,東華羽凡自然是不會像之前那樣低調了。

把給風傾塵帶的紗帽收了起來。

說起來,要進入城主府,以東華羽凡如今的修為是肯定進不去的。不管什麼地方,實力就是證明。哪怕是一個高明的醫師,若是實力微弱,也是有心無力。況且,東華羽凡對於醫師這一職業,真心不了解。

「等會你只管往那兒一站,把氣勢搞起來。」東華羽凡搖了搖手,對著拉著自己的風傾塵說道。

風傾塵雖有些不明白,不過還是點點頭同意了。

等到感受到風傾塵身上那若有似無的威壓時,東華羽凡讚賞的看了一眼他,然後豎起了大拇指。這才踏步往前面走去。

這兩日城主府內人來人往的,因此一到門口就有人迎上來。

東華羽凡詫異不已,沒想到,這人居然是築基期的修為,比自己還要高一些,當下臉上掛著一絲微笑說道:

「道友你好,晚輩玉虛宗千古冷座下弟子東華羽凡,聽聞貴府公子之事,便攜好友前來,希望能盡綿薄之力。」東華羽凡說著,便將自己的身份玉牌取了出來。

這種東西都是做不得假的,且各城鎮與五大門派皆有牽連,因此那人一觀,便知真假。確認之後,當下臉上便帶著一絲微笑,帶有一絲恭謹,卻並不巴結,想來心性也是不錯的。東華羽凡就喜歡和這些人打交道,因此對此人也有一絲好感。

「原是千古尊者的弟子。這位前輩與東華道友這邊請。」男子見兩人中,風傾塵冷著臉,其身上威勢驚人。比之城主不慌多然,心裡驚詫不已,臉上確實不顯,只笑著引路,卻不多話。

侍者將兩人帶入大廳之中,便離去了,只是卻並不是往大門口的方向走。東華羽凡心裡有些猜測,卻並未開口。

大廳裡面原本還有不少的人,均是從四方趕過來的。看來這碧水瓊漿的吸引力還真不是一般的少。這裡面不少人的修為都讓東華羽凡感覺到心驚,不過也有不少的小輩,想來應該是和家裡長輩一起來長長見識的。

侍女將靈茶奉上,東華羽凡端了一杯放到風傾塵面前。說道:

「老大。先喝口茶吧。」

猶豫東華羽凡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如何稱呼他,乾脆就叫老大,風傾塵沒有反對,變就這麼喊下來了。

許是見多了來人,大廳裡面先進來的不過是微微瞥了一眼兩人。當發現其中之一的男子修為之時,也是一頓,交談之聲倒是小了不少。之時風傾塵冷著一張臉,原本有心想要過來結交一番的人。也頓足沒有過來。要知道不少高階修士都有很多怪毛病,若是不小心犯了忌諱。得罪了人,就不好了。

「好。」風傾塵因著是東華羽凡遞過來的,忽然一笑,只覺得彷彿一座冰山都化開了一樣,整個屋子的溫度突然正常了不少。

「咦,你們也來了,真是好巧。」藍櫻坐在最裡面,也是剛發現東華羽凡他們進來了,想和師門長輩皆在,心裡有了一絲底氣,拉著尹幽妍大著膽子走了過來。

東華羽凡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她早就知道說不準會遇到,心裡已經有了一絲準備,沒想到這個藍櫻居然真的會過來。尹幽妍倒是依舊有些害羞,輕聲說道:

「你們好,真是好、好巧。」

「尹道友別來無恙,沒想到短短几日居然碰面三次,看來也是緣分了。」東華羽凡既然已經公開了身份進來,自然是不好再同以往那樣拂了朝雪派弟子的面子。畢竟五大門派想來同氣連枝,當然,這些都是明面上如此,暗地裡,五大門派的爭鬥也是層出不窮的。

「不知這位師姐適合門派?」尹幽妍見東華羽凡這次居然主動與她說話,心裡一喜,又見東華羽凡臉帶微笑,語氣和善,忍不住開口問道。

「在下玉虛宗千古冷座下弟子東華羽凡。」

「那東華羽仙是你何人?」藍櫻聽到東華羽凡的名字,突然想起牽連日遇到的女子,便好奇的問道。

「同父異母的姐姐罷了,不過我和這位姐姐自小關係不太好,倒是讓師妹見笑了。」東華羽凡聽到這話,語氣便有些淡淡的了。沒想到這個藍櫻倒是如同原著一樣,和女主認識了,只是不知道兩人的關係到底如何。

因著東華羽凡輩分不一般,對於兩人倒不用太過於恭敬,只要不失了禮數便好,儘管前兩天已經失了禮數,可是前兩日她並未告明身份,如今既然表明了,明面上還是不能太過於沒臉。

藍櫻聽聞,倒也沒說什麼,心裡怎麼想的,東華羽凡就管不著了。

倒是尹幽妍詫異的看了一眼東華羽凡,說道:

「前兩日我和師姐曾偶遇過那位東華道友,那位東華道友似乎甚是狼狽,也不知是遭遇了何事。」說完,臉上還帶著一絲擔憂。

藍櫻見此笑了笑,說道:

「師姐勿怪,尹師妹自小性子單純,涉世未深。」

原本東華羽凡也說了和東華羽仙關係不太好,別人不知道,她也是通過凡世測試靈根才進入的宗門,通常凡界家族裡面的事情,她也算是了解。不是同母所生的姊妹,到底不是一條心的,不是仇人就不錯了,更別說關係好了。如今這尹師妹還未那東華羽仙擔憂,若是東華羽凡不高興的話,那……旁邊的風傾塵會不會更加不理睬她們。

說完,藍櫻還專門看了一眼風傾塵,見他面帶冷色,身體周圍皆是冷冷的一片,有感覺他身上隱隱的威壓。心裡已是詫異。沒想到這位謫仙一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