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九十一章 救

第九十一章 救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吼……」

身後的吼叫聲似乎越來越近了。但是神識範圍內依舊是一無所獲,這讓東華羽凡心裡莫名的感覺恐懼。難道真是六階的赤練壁虎?如果真的是追向了自己等人這方,估計凶多吉少。

況且……東華羽凡想到自己儲物戒指裡面的那沒獸核,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獸核的緣故才讓那個六階妖獸緊追不放。可是此時也沒有時間去問葉伽了,只能卯足了勁逃。

「快,前面有個山洞,進山洞裡面去。」葉伽對著倆人喊道,隨後快速的從儲物戒中取出一顆白色的珠子,珠子平凡無奇,但是東華羽凡卻能夠看出葉伽嚴重的堅定和一絲不舍。

不過倆人不多做懷疑快速的進入山洞,東華羽凡回過頭,正巧看到葉伽將一滴血滴在了白色的珠子上面。珠子瞬間吸收,隨後就看到葉伽快速的捏著一個法決,珠子懸在他的胸口,只聽得葉伽口中突然低喃:

「開。」

洞口瞬間被一道水藍色的屏障擋住了。

還未等東華羽凡倆人差異,葉伽突然吐出一口鮮血,臉色如同白紙一樣,額頭更是汗水涔涔,整個人增添了一種病態美。

「師兄,你怎麼樣勒?」東華羽凡和東華羽仙急忙上前,將葉伽攙起。

東華羽凡回頭看了看那道屏障,隱隱能夠看到屏障中間有一粒白色的顆粒。攙著葉伽往裡面走一些,只是往裡面走了之後。東華羽凡和東華羽仙對視了一眼,這個洞似乎有點深呢。

倆人不敢貿然往前面走,將葉伽放平在毛毯上之後。東華羽凡暫時放下對東華羽仙的意見說道:

「你看著點葉師兄,我去看看裡面。」

這個山洞不知道是不是哪一個妖獸的洞府,若真的是的話,那還真是前有虎狼後又雄獅了。

東華羽仙看了一眼東華羽凡,雖然不太情願理會她,卻還是點點頭,強忍住對葉伽的擔憂。警惕的看向四周。

取出一顆夜明珠放在手中,東華羽凡強打者精神,壓下心底的那絲害怕。壯著膽子往前面走去。這個山洞很深,越往裡面走,就越覺得空氣帶著一絲冰冷。這種冰冷不是陰冷,而是那種嚴寒的冷。東華羽凡抖了抖。饒是如今築基期了。仍然還是有些怕冷,也有可能是因為這裡實在是太冷的緣故了。

走了一會,還是看不到盡頭,東華羽凡不敢繼續往前走了,就怕萬一有什麼自己連進空間的機會都沒有。不過在回頭的時候,東華羽凡突然靈機一動,彷彿是想起什麼似得,調動這體內的冰靈力流轉經脈。頓時。身上的那個冰冷的感覺消失了。

東華羽凡欣喜若狂,沒想到這樣真的有用的。

況且靈力在體內。根本就不會浪費,東華羽凡這才邁著輕鬆的步伐回去了。

結果還未走進,東華羽凡就聽到了一聲聲撞擊的聲音。

心裡一頓,飛快的往前面跑去。

好在東華羽仙雖然有些焦急,但是倆人也並未有什麼事情。

只是葉伽的臉色依舊不好,緊閉著雙眼,一直都沒有醒過來。

「有恢復靈力的丹藥嗎?」此時的葉伽昏迷狀態,根本沒有辦法吸收靈石裡面的靈氣,只能是用但要了。

好在東華羽仙就是靠嗑/葯才成為築基期修士的,此時身上的丹藥到時不缺。而且,東華羽仙拿出手的但要居然不是普通的下品回氣丹,而是一枚上品的回氣丹,這種回氣丹的丹毒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一個玉瓶中只裝了一顆,想來對於東華羽仙來說,這顆丹藥應該也很寶貴,畢竟如今能夠煉製上品但要的煉丹術幾乎很少。

能夠煉製的,也不會來煉製這麼低品級的丹藥了。

見東華羽仙一點都不心疼的就給葉伽服用了。東華羽凡心裡有些感慨,果然不愧是原配搭子,東華羽仙對於葉伽也還算是用心了。

不知道為什麼,東華羽凡沒來由的鬆了口氣。

服用了但要,進入體內的靈力便能自行運轉,所以不用擔心。

「不能這樣下去了,你面究竟有什麼?」東華羽仙看了看被撞的晃動的水藍色屏障,臉上焦急,問道。

「裡面太深了,並且很冷。」東華羽凡遲疑了一下,還是說道。

東華羽仙咬咬牙,看了看葉伽蒼白的連,在一看那水藍色的屏障,吐了口氣說道:

「你再前面引路,我扶著葉師兄,我們進去。」東華羽仙說這話的時候,幾乎是咬著一字一句的說出來的。

說完之後,還冷冷的看了一眼東華羽凡,讓東華羽凡特別的莫不這頭腦。不過她明白,東華羽仙是肯定不願意讓自己幫忙扶著葉伽的。同時,東華羽凡也知道她特意讓自己在前面引路,不過就是為了防止那未知的危險罷了。

索性東華羽凡也不想和葉伽走太近,在前面引路縱使危險,也好過被人在後面捅刀子好。

東華羽仙雖然是個弱女子,但是修真者的體魄比常人還是要強許多,攙扶著葉伽也沒有多吃力。

果然,東華羽仙感覺到,越往裡面走,似乎就越冷。她疑惑的看向一臉輕鬆的東華羽凡,非常想不明白,她的修為比她厲害不了多少,可是似乎一點都不懼怕這寒冷。隨後一想到她的靈根,便有些瞭然。

只是心裡的嫉妒的火焰卻燃的越來越高,若不是此時她身旁有葉伽在,她真的好像一劍劃傷那張礙人的臉。對於身前的這個女子,東華羽仙沒有一丁點好感。從上次陷害東華羽凡未遂之後,她就清楚。自己和東華羽凡已經算是不死不休的地步了。